登录/ 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一扇一世界 纸笔纳乾坤 ——有感于杜立宪画扇

作者:董培升 编辑:王浩 副总编


 艺术家简介: 杜立宪,男,大学学历。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名人名家书画院院士,中国扇画竖画法第一人。师从李苦蝉,以画鹰、松鼠、俊马、老虎等动物画为主,尤其对十二生肖研究透彻,独创多多。他的扇子艺术集诗书画于一炉,在为私人订制中尤显风采。





   一把折扇轻轻地打开,像是推开一扇窗,让一缕清风吹拂着飘动着,迎面的风景舒展着沉醉着。不论看风景的人还是风景中人,都随着风的拂动,心也在飘动,怀旧或者眺望:几块湖石,几缕长叶,几朵小花,还有几只小虫小鸟,缓缓向你展开,仿佛在自由地寻找最美的风景,没有负累的飞向远方……







  折扇乃日常生活的寻常器物,自到了文人雅士手里,多喜欢在此提笔留墨,直至成了一种中国传统文化符号。一把折扇在手,你就沽染了文学,渗浸了书画,彰显了志趣,让骨子里再也挥之不去的“诗意情怀”。据说,在扇上题诗作画始于魏晋,《南齐书.刘祥传》记载:“司徒褚渊入朝,以腰扇障日。”元代胡三省补注《资治通鉴》卷135说:“腰扇佩之于腰,今谓之折叠扇”。还有,扇子还演绎出许多美好而有趣的故事,如“误点成蝇”、“书圣题扇”。明清时期,像唐伯虎、仇英等许多文人雅士嗜扇如命,催生出了纯粹的扇面画种,而实用功能渐渐淡化,装饰性艺术性不断强化。所以,戏台之上的达官贵人、公子书生手把折扇,悠哉悠哉,似乎成了标配。


  我认识杜立宪时间不算长,他退休之后,心性淡然,宽厚达观,以画扇为乐事,以扇会友,有君子风度。与之交往,常阅其扇,我感觉他不是单纯在画扇,而是在画一种生活,画一段心情。那原本平常的风景在一鸟一物,一静一动,一丘一壑,在他的笔墨里都与主观情意相呼应融合,并表达一种感受、一个情景,由表及里,由外入内,渗透着无处不在的闲适于优雅,有趣而新颖,写出了最丰富的变化与最情致的风雅。在一摇一扇中,游山观水、写字作画、烹水煮茶、抚琴辨音、赏戏听曲等等,让人也变得诗意起来,从而更加深刻地认识自己,唤醒自己,触摸内心,体现出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



  杜立宪因为有深厚的文学修养做铺陈,扇面的内容非常广泛,人物故事、仕女情态、湖石流水、花鸟虫鱼、龙虎灵猿等皆能入画。这一幅:依傍池石,水莲花盛开池水之上,在红花绿叶点缀下,顿生“玲珑有致清新秀,一婉回眸出水莲”之意,营造出灵气、活力和神秘之感。那一幅:一株牡丹花开正盛却位于含苞之下,叶之青涩色,半透光盈影,色彩明丽却无艳俗之感。又一幅:有林松枝桠随风摇曳,灵猴松鼠跳跃期间,跃然入目,活泼生动,为作品增添了自然清新的气息。再一幅:一抹香兰,但存小径通幽处,花蕊意蕴几许,绘于图之中心,花瓣似白若金,浓墨处一抹靛蓝,酿就一湾缠绕梦境,它不低头,不骄纵,不自轻,不柔弱,淡然达观。我喜欢关公夜读,于中军帐里,关兴周仓分立两旁,品一杯茗茶,阅一卷《春秋》,不论外面风云如何变幻,威风凌凌岿然不动,神焉英雄焉,见之无不肃然。还有,墙角早起的牵牛花,带着被露水滋润过的清新绽放,可能有几只麻雀在跳上跳下,恰似一小串轻盈俏皮的音符;也许那边的一株芭蕉舒展着它肥大的绿叶,悠闲地在微风中轻荡,把大片大片的叶子高高地举向天空。


  法国大作家巴尔扎克说过,艺术作品就是用最小的面积惊人地集中了最大量的思想。杜立宪借用扇面的艺术形式,一面作画,一面题诗,珍藏一方“观自在”之地,以小见大,以简单蕴含繁复,集诗书画印于一体。在一折一开之间,无不营造出从容安适的自然祥和的气息,像旧的泛黄的照片经过了岁月的洗礼,使得扇面作为一种小品性的绘画形制完全从扇子物中脱离出来,透过自然感悟人生旅途,思于斯感于斯用于世,让整个世界尽纳心中,注重的是意境、智慧,由感性升华至自然、人文、精神三者合一的智者境界。咫尺之间,参悟自然之后,一花一草便是整个世界,扇子就成为了人文之扇,精神之扇。


    读画可以养眼,读诗可以养气, 读书法可以养德。小小一把折扇子也是传承文脉的一个大舞台,杜立宪以传统笔墨融入现代审美元素,让扇子因书画而增色添彩,见微知著,既可以舒眼目怡心神,又陶冶性情,展现出无穷的大千世界。









来源:采风网 点击量:107 发表时间:2017-09-11

[上一篇] 淡泊自抑诉真情——读郭桂杰散文集《美丽的年轮》
[下一篇] 以创作为生命的诗人 ——序张雷先生《问天酹月集》 陈小奇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