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玉米花,开放在属于自己的季节里
玉米花,开放在属于自己的季节里
作者:张修东

朋友,久居水泥框架结构,你见过玉米花吗?生活在人车如潮的闹市,你想念玉米花了吗?

我这里说的玉米花,不是玉米须,也不是爆米花。它,是玉米开在属于自己的季节里的花。

立秋前后,是玉米花开得最盛的时候。

当我从田间小道上走过,墨绿色成片的玉米地,一棵一棵精神饱满,持枪站立着,像守护农稼的卫士。当我从田垄沟脊上弯腰穿过,高过两头的玉米主干,附带着果实,矗立两旁,像在接受检阅,对它们的存在,我油然而生敬意。当我站在煤矿开采后的塌陷地之上,绿油油的玉米地片片茁壮,着实吸引我的目光不能移开。

地层深处几百米的井下,源源不断的“黑庄稼”蜂拥而至来见阳光。像煤炭深藏地下一样,现世600年的玉米,自清朝中晚期在全国广泛种植,其产量已稳居世界第二位,同时,已经被证实的50多种营养保健物质中,玉米含有7种,可谓营养丰富。活力四射的地面之上,却是生机彰显的“绿庄稼”在支撑着社会的发展。

最为得意的,是站在社区家属楼的阳台之上,眺望不远处的玉米地。

此时,满眼皆绿的庄稼地里,有一杆杆直挺挺的银色“旗帜”在招摇。太阳一照,银光闪闪,夏风一吹,摇曳不止,恰似一直不知歇息的欢迎队伍,在摇旗呐喊,为即将到来的丰收助威。

看到这些,我的心里舒畅极了,热燥烦躁的空气流走了许多。绿,给人以生机的,本身就是凉爽的;而那片绿色之上的银色之花群,带来希望的信息。

一个人,哪怕在农村呆上一年,也会对玉米产生感情的。我打小生活在农村,对玉米并不陌生。它的果实经过加工,成为我读中学时的主食,是怎么也不会忘记的。玉米煎饼、玉米窝头、玉米糊糊、玉米呱嗒……确是一天三顿饭都离不了的,生活底片留存满满的记忆。

说起对玉米煎饼的感情,生长在农村,难以割舍。即使现在,我也会隔三差五买回一些,来丰富饮食。

在老家上高中时,沿途路过一片片玉米地,风吹叶片抖动,无形之中加快了我们回家带饭的步伐。周五回家,捎带一周的煎饼,一沓一沓叠得整齐的煎饼,用塑料袋一包,包袱一裹,背着就奔了学校,一吃一个星期,对于有过吃煎饼经历的山东人来说,煎饼,百吃不厌,越嚼越香。

记得那时学校也种了一块玉米地试验田。有个暑假,轮到我们班级去拔草,让我也体验了一把农人的艰辛。

天干物燥,玉米地像个大蒸笼,密不透风的层层玉米秸秆屏障,将劳动的我们挡得严严实实。低头是疯长的野草,地干草湿,不好拔,头顶是炎炎烈日,晒得人快要蔫了。唯独抬头看到玉米花一棵一个样,伸出多个手指朝向天空,好似才引发了兴趣,我想:玉米花是玉米主干向农人展示的平台,快些拔完草,去欣赏玉米花。

花儿,本来就是自身成长历程的显现,正如眼前的玉米花,上帝分工时,让它显示银色一样。

世上每一种花儿都有其存活的理由、存在的方式和展示的方式;世上每株花儿都有其异与它花的花语。比如,丁香花的“回忆”,郁金香的“热情的爱”,百合花的“纯洁”,君子兰的“高贵”,茉莉花的“你是我的”……而我心中的玉米花,估计也有花语,可惜我没有查找到。既然如此,姑且给它取个花语:蓄势而为,绽放自己。

为什么这样说呢?我看到的玉米花,玉米秸秆最上方长出来的那部分,应该是玉米的雄花穗。据说,在经过长期进化之后,玉米地花萼、花冠都退化了,它的花属于不完全开放。这正是再说它的蓄势待发,蓄势而为,而玉米花顾不了这些,依旧勇于承担,甘于担当,在微笑着绽放自己呢!

对世上每一种花儿,我们都应当给予尊重。鲜艳的,是它的青春期,不鲜艳不足以显示特性;浅色的,是它的低调,愿意默默无闻一生;五彩缤纷的如菊,有黄菊、墨菊、黄菊、白菊、红菊等等,不管是啥颜色,都同属于一个团结如一的大家族。各色花当中,有的三季开放,有的百日巡展,有的一现即完成使命。而玉米花呢?春之酝酿,夏之长成,秋之收获,冬之收藏,然后是作为疏肝利胆的药材,一年来世上一遭,就是让人们珍惜它的探视呢。

玉米花开在属于自己的季节里,虽然它没有紫藤花串串锦绣,没有月季花斑斓多彩,没有黄菊嘟嘟情爱,没有海州常山层级分明,没有长寿花叶瓣鲜亮,以及石榴花抱团密结……但玉米花,却从不孤寂孤独,从不自甘堕落,善始善终引以为豪。

眼望不及的成片的玉米地,有它的兄弟姊妹陪伴,更为欢喜的是,在这个季节里,一切都是值得自己拥有的。

你看--

天上,有彩云在飞翔

地上,有雨水在流淌

雀儿,在杨树上做着梦

树林里,有蝉儿在鸣唱

田野里,菜蔬丰硕野果飘香

小路上,行人指指点点在欣赏

玉米地是我的伙伴。田间地头站立一会儿,我仿佛看到了在老家农村家门口的玉米地,和小伙伴们捉迷藏的身影,看到了和母亲一起收割庄稼的影像,看到了竖立于天井的黄橙橙的玉米垛,看到了镶嵌在白墙之上的一嘟噜一嘟噜的玉米串……

这天晚些时候,我紧挨玉米地走着,也开始佩服起玉米来了。

它的命运就是走入泥土,世间无闲田的填补,一粒“粟”生万颗子的作为,从此这个世界便有了无限生气。在与土地结缘的氛围里,它给土地的回报就是结果、开花,让土地觉得没有枉费心机培养它。玉米须,玉米秸,玉米花,说到底,是长给土地看的。

夏末秋初,我愿意走进玉米地,细数它从南美远道而来浸入中华大地的今生来世;乐意去静心赏读每一朵玉米花,用镜头记录下它的风姿,待到丰收季节时翻看;更情愿深入玉米腹地,再一次感受它的炽热情怀、热情姿态和宽广胸怀。

这样一来,生活在自己季节里的玉米花,有人赏读,被人赏识,得人喜欢,是多么恣意,是不是可以朝向天空,展开翅膀,尽情畅想自己的未来呢。

[上一篇] 从故乡的老母庙说起

[上一篇] 行进在铺满阳光的路上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1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