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山村情事》之归去·来兮(连载四百一十一)
《山村情事》之归去·来兮(连载四百一十一)
作者:海云千里

第411章、回归

董艮秀,什么时候,你也变得这么有心机了?

告你啊董艮秀,我可不喜欢有心机的女人。

和有心机的女人打交道,太累。

嗖地,春生的眼光就对上了秀子的眼光。

“你已经……见到儿子了?”

“见到了,我本来是想找春福问问的,可没等找呢,就在送小归上学的时候碰上小盼了。他们兄妹俩在一个班上,我一眼就看到了小盼,长得特别像冬冬,我问他叫什么,他说他叫赵盼,我问他爸爸是不是叫赵春生,他说是。”

“所以,你就让他叫你妈妈啦?”

“哪能啊?”秀子白了他一眼,“就算认,也得当着你的面认啊,我让人家叫妈妈人家也得叫啊?不得吓着孩子啊?我走的时候小盼才一周岁,他哪里能记得我?小盼管我叫阿姨。我们娘俩几乎每天都见面。”

“噢?你们还……天天见面?”

“不是啊,如果我去送小归,就能见到,我要不在,同事去送小归,或者小归自己去上学,就见不到了。”

“这么说,你也见到春福了?”

你要是见到春福了,应该就能知道我一直单身着呢,为什么不回到我身边,还给我乱点鸳鸯谱?

“见到了,不过不是送小归上学的时候。小盼上学是春福家的保姆接送的。小盼告诉我是跟着春福呢。我专门去找过春福。看到儿子安好,我也就放心了。”秀子解释道。

当时以为你和那个女人在一起过日子呢,怕她带不好儿子。知道是跟着春福他们呢,自然就放下心了。

要是跟着你们俩,我早把孩子弄自己身边了。

知道是跟着春福,而且,自己天天见儿子,还叮嘱女儿一定多和这个赵盼在一起,赵盼有什么事,也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告诉她。

就等于在赵盼同学身边,放了个卧底,所以,不用偷,旁边看着就可以。

“你既然见到春福了,怎么还不回家?你该知道我一直都在等你呢。”

某人又有些生气了。

“噢,我没问,还以为你跟她……那什么呢。”

那天都亲眼见了,还问什么问?

秀子略带羞涩地笑了笑,哪有天天揭伤疤看的道理?看一次,心伤一次。

奇怪的是,春福也没说,在一起坐着喝茶好一会儿,总共也没说几句话。好像春福对她,也有隔阂和戒备似的。

现在想来,是不是受春生的影响,春福也把她跟牛雨星扯到一起了?连这货都误会了自己,他能不跟春福说吗?

或者春福也以为春生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呢?

哦,后一种可能,可能更小一些吧。

“小盼一直在城里跟着春福他们吗?”

“没有,一开始在老家跟着大伯大娘呢。”春生说。

“咱村也有小学,可我一个人在乡里没时间管。大伯大娘他们大字不识一个,春明哥也没时间管他,这小子玩疯了,连特么作业都不做。

“有次春福回去了,知道了这个情况,就和我商量,想把盼儿接到城里上学。正好让盼儿和他儿子做个伴,他媳妇也没什么事,可以一块照看着。家里也有保姆。我这才把他交给春福了。”

“盼儿是上学晚还是咋的?”听见春生说盼儿长盼儿短的,秀子也改了称呼,但眉眼间有些担忧,“怎么会和小归一个年级啊?”

她担心孩子的智商有问题。

“不是,上学不晚,但在村里那小子的学习状况实在是不咋地。来后人家学校测试了一下,怕跟不上课,就建议蹲一级,这样就比同龄的孩子低了一个年级。别怕啊,咱儿子的脑袋瓜没……”

“爸爸还有粥吗?”

突兀的问话把两人的谈话打断了。

俩货光在这谈论儿子了,把宝贝女儿冷落了一边。

“有有有……”忘了这碴了。

春生赶紧又开始舀粥喂女儿。

一边喂着,一边和媳妇商量下一步的打算。

“这一阵小归的腿不好,暂时先在这儿将就一下,等没事了我去孩子们的学校附近转转,看能不能找处民房租下,我们这家子,这下团圆了,你这小屋可不够我们住的……”

……

 

写到这里,笔者,就打算收笔了。

可是后来的一件事,让笔者颇有些感慨,甚至……还有些诡异,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就连巧合,也巧合得……这样诡异。

这世上,真有那些虚幻神秘的事情吗?

 

这件事是过去了十几年后才发生的。

那时候,国家发生了一件大事。

一场史无前例的运动席卷了大江南北,连他们这座小小的县城,也无一例外地波及了。

那场运动,让赵春生和董艮秀,有一种革命革到自己头上的感觉。

 

春生有过一段伪保长的黑历史。

虽然他一再解释说那是抗战需要,伪保长是为掩护抗日地下交通站站长身份的,那时的他,是双重身份。

但没用。

能证明春生当时真实身份的,当然大有人在。

比如说江伍和杨光耀,比如说当时直接领导他的公安局一些人,更比如说现在就在公安局的李辰方、周大海等人。

但能证明赵春生的人,要么住了五七干校正在接受组织审查自身难保,要么人轻言微重量级不够,要么,想整他们俩口子的人根本就没打算采信证明人的证明,自然……赵春生找的所有证明都没用。

于是乎,赵春生,被下放到了原籍,接受群众监督、劳动改造去了。

秀子,自然没这段所谓的黑历史,但她的问题更严重。

秀子是吃了她哥哥的掛了。

在那个惟成份论惟阶级论的年代,不要说秀子本身就是地主阶级出身,社会关系中还有这样一个黑点,再怎么着也是不行的。

一想到革命队伍里,竟然混进了个阶级异己分子,那些个没经历过那个严酷年代的革命小将,是真坐卧不宁啊。

万一,她的亲哥哥,潜回来和她联络窃取我们的情报怎么办?

万一……怎么办?

万一……怎么办?

设想了很多很多后果,哪一个后果,都是革命不能承受之重。

况且,她还是伪保长的老婆。

就算没前面那些事,伪保长的臭老婆,也不能呆在革命岗位上啊!

话说,那个时候,革命小将们都是怀着一颗最赤诚最崇敬的崇拜之心保卫领袖保卫共和国保卫革命胜利果实的,他们几乎没有任何私心杂念地坚守着他们的职责,所以,他们是最坚决也最无情的。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们可是什么样的权威都敢挑战,什么的“牛鬼蛇神”都敢反的,况论一个基本没什么权威没什么背景的赵春生、董艮秀了。

所以……

[下一篇] 《山村情事》之归去·来兮(连载四百一十)

[上一篇] 《山村情事》之归去·来兮(连载四百一十二)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1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