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我家冬季取暖的今昔
我家冬季取暖的今昔
作者:寄望

              

 

历史以来,每年一入冬,家住农村的居民都要面临一个很重要的难题,那就是如何温暖度过天寒地冻的“冬仨月”。

我是在密云区溪翁庄镇尖岩村居住,我家“冬季取暖”方式的变化,也正是家乡“冬季取暖”方式转变的一个缩影,这个演变过程,也是我的亲身经历,每一个阶段我都是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1973年,我们全家三口人,我和体弱多病的母亲,还有在生产队里担任会计的父亲。家中有三间水泥预制板房(移民房),西屋是用于存放杂物的库房,中间一间是“堂屋地”,一进堂屋门靠东边有一个大锅台,东屋有一个炕,是全家人的卧室,窗户是属于“上支下摘”的那种样式,用窗户纸糊着窗户棂。那时,每到秋后农闲的时候,父亲就务必要腾出十至十五天时间上山打柴,其重要用途就是为了冬季烧炕取暖,其次是为了蒸白薯(每逢秋季生产队每家至少要分一千斤以上的白薯)。每天除去做饭需要烧柴以外,晚上还要单独在灶火眼儿内添些柴草,用于烧炕。白天的时候,炕头上放一个火盆,把灶膛内未烧成灰的木火炭,扒拉出来放到火盆内,老人盘着腿儿坐在炕头上就着火盆烤火取暖,室内温度很低,屋顶的水泥板上常常结着厚厚的冰霜。

1978年,母亲于1976年因病去世,家中只有我们父子俩,居住条件并无改善,冬季取暖仍然靠烧炕,所不同的是,到年底时能到附近煤站买二百斤煤球,用于到腊月二十三至正月十五春节期间屋内取暖,并可同时用于烧开水用。但因为白天家中无人,炉子封不住火,基本上每天都要重新生火,室内温度仍然很低。

1988年,全家五口人,父亲、我和妻子,还有八岁的女儿和两岁的儿子。这时,我们的住房仍然是三间,不同的是将西屋改成卧室,睡木板床,夜间用电热毯取暖;中间屋子把锅台拆掉,改成客厅,在客厅内安装一个“三开炉子”,上面安着铁皮烟囱直通窗外,烧蜂窝煤取暖;而东屋父亲的炕依然保留着,只是改在窗根下留一个灶火眼,从外边直接往炕洞内直接添柴禾,烧炕取暖。

1998年冬季,从西屋的外窗根处,安装一台烧蜂窝煤的土暖气炉,用一吋铁管串联起三组暖气片,每间屋子一组,相比三开炉子又改进了一步,但由于蜂窝煤的质量优劣不同,有时封火太严,炉火就憋灭了;封得不严,炉火又着过了,经常重新生火,采暖效果仍不理想。西屋床上仍旧用电热毯取暖,父亲东屋除去烧炕外,夜间还要用暖水袋给焐被窝,白天用电热宝为他焐手取暖。

2008年,我家购买了邻居三间房子(与我家原有的三间房子一条脊相连),家庭住房数量从以前的三间增至六间,期间,又对旧房内外进行了彻底装修改造,其格局为:自西向东,西头两间是卧室、中间两间屋打通后改成客厅、东头两间为卧室。在西头靠窗根处,搭建一个简易锅炉房,内装一台烧烟煤块的立式采暖炉,每间屋子装一组暖气片(每组12片)。从这以后,每年入冬以前都必须要购买至少四吨烟煤块,以备冬季烧土暖气取暖之用。煤的价格随行就市、高低不等,有一次最高价时达到1100.00元/吨,因此,每年光买煤就需投资三至四千元左右。售煤商贩将煤送到大门口外,自家人还要花费时间往院内运。正式生火以后,我自然就当起了家中的“锅炉工”,每天添煤四至五次,还需清理炉灰渣,弄得浑身上下灰头土脸、狼狈不堪。尽管如此,采暖的效果也并不咋样,室内温度随炉火旺盛与否而升降,在封火的过程中,温度就下降许多,打开火后温度上升的比较缓慢,有时炉火熄灭了,还要清理炉膛,重新生火;况且为了节省燃料,又不可能昼夜添煤不止。因此,虽然花了不少钱、受了许多累,每年冬季的取暖效果仍然不太理想。况且烟儿煤在燃烧过程中,排放出许多有毒物质,对周围环境造成严重污染。

2013年,父亲因病去世,孩子们都在外面工作,家中只有我和老伴两个人居住。这年,我在中间的两间大客厅内安装一台柜式空调,但是卧室内的取暖问题始终没得到有效解决。因此,使在城里工作和生活的子女们,每逢入冬季节,因为怕冷,都很发怵回老家,没有重要事情很少回来。

2017年夏季开始,我将家中的六间老移民房子进行了翻建,并且按照楼房的格局,设置了两套“三室一厅”,室内也自带厨房和卫生间,近一百五十平米的正房全部铺设了地暖,装修工程于2018秋季完工,恰逢政府对农村实施“煤改电”的优惠政策,购买安装了海信科龙牌空气源热泵与地暖管道接通。

这样,气温一下降,就将该设备开通运转起来,经过测试,室内温度都能达到18摄氏度,如果到数九寒天,自己还可以根据需要将温度调高;暂时无人居住的房间,还可以通过分支器给予关闭,取暖效果非常好。

另外,从11月1日起到来年3月31日止,农村用电享受国家峰谷电价的优惠政策,即每天晚上8点至次日早晨8点每度电的价格为0.10元/度,白天的用电价格为普通农电价格0.4883/度。以2018年为例,我经过对每天用电费用的监测后,表字显示用电平均每天费用25.00元,最高时达到36.00元,最低时14.00元,自从11月15日至2019年3月15日,共花电费3000.00元。相当于煤改电以前买煤所需承担的费用,但是实行电采暖以后,既清洁卫生、又有利于环保,再也不用遭受一冬的劳役(烧锅炉)之苦,况且取暖效果又很好,一举多得。

从此,子女们再也不用担心冬季回老家挨冷受冻了。在市区里居住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经常带着孩子举家回到这里度周末,大人们身穿薄衣服在客厅内看电视、聊家常,孙子和外孙子穿着背心、短裤在地板上尽情地玩耍。尽管外面气温很低,一家人在室内却是暖意洋洋、其乐融融。

 

 

[上一篇] 春贺冬奥

[上一篇] 素质谈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2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