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凤凰台传说之二

作者:老平.张润平 编辑:王浩 副总编

庙中缘 

 张润平

成安县城东关,有一个人姓刘,叫斗金。开了一个磨坊,生意不错,几年下来也成了小康之家。又托人花钱在县衙门里谋了一个书办的差事,吃上了皇粮,把磨坊生意交给了兄弟经营打理。刘斗金这个人倒也勤快,人也聪明,就是有一点不好,喜欢赌博,又爱奢华,花钱大手大脚。

那时候,官府衙门征收钱米槽粮,分为两季:夏粮和秋粮。各乡村田丁地亩核查,是由书办一手整理,官府差役支出银两,都由刘斗金承办。一般逢解时都是今年支明年的,上边催的紧了,额外再收一些行夫牙税,刘斗金权势在手,看着收上来银子不由得贪心膨胀,任意大赌大费。到了第二年又收钱粮时候,挪新补旧,倒也没有露出来马脚。不过刘斗金有一样好处,为人处事非常有同情心,平常身上都带有小包几十个,每个包里放着五、六文钱不等,遇见那些跛的,瞎的,拐的,年老有病的。从来不吝啬,慷慨的很。

十月里这一天,刘斗金和一个下人去城北收完钱粮,回来路上,天朦朦星星地下起了小雪,来到凤凰台道观前,就看见庙门前的石鼓旁,坐着一个身穿单布衣的穷人,在那里低着头流泪,浑身哆哆嗦嗦,连声愁叹。刘斗金走上前问道:“天这么冷,你咋不在庙里?出来坐在这里,还穿的这样薄,不怕冻着?还唉声叹气的,有啥过不去的坎?”那人抬起头,站起身来,拱了拱手,施了一个礼说:“小子姓房,是河南南阳人,是某科的举人。你们县的县令是我的一个至亲,因为自己家境贫寒,又不想耽误自己功名,想往京城谋个差事。来到成安求他借点盘缠,谁知道这官不但不相认,反命令差役把我赶了出来,逞虎狼之威。现在身无分文,旅舍饭钱也付不起,房主赶逐,进退无路。只好来这庙中安身,前思后想,没有出路。寻死的念头都有,所以伤心悲痛。”刘斗金看着这个人,又问道:“你居然是一个读书人,还中了举了,吃了十年寒窗苦不容易,你到京都,得需要多少盘缠?”那人皱着眉头算计着说:“房钱,饭钱,连带行路盘费,如果有银子二十两将就能将就着到京。”刘斗金听着其人诉说的苦楚,鼻子里一阵阵泛着酸,说道:“现在正是十月寒天,我看你身上连个棉衣都没有,饿不死也得冻死。这样吧,我给你银子五十两,你置办一些棉衣。等天气暖和,雪停了,你再上路。”说完从收来的银钱里掏出五十两,交给房举人,房举人绝处逢生,涕泪交流,郑重接过来,说道:“恩人,大恩不言谢,有朝一日,小子有出头之时,必结草衔环以酬恩公。”房举人小心问了姓名,跪在雪地上磕了一个头,踏雪而别,收拾东西去了。

事情过了三年,县官被参离任,新县官到任,大有才能,点收钱粮,都是亲身亲为,不容书办插手,不论正项,杂项都的到户逐一盘查。纸包不住火,终于露出来马脚,刘斗金侵用贪没的夫税,水落石出。总结盘算一共侵用一千七百多两。上面传令,严拿收禁,追偿银钱。一时间家产尽绝,相好同僚都不敢出头露面,刘斗金在羁押中受了许多刑杖,受尽了苦楚,到了年尾判决下来问成死罪,待来年秋后斩立决。

才过正月,当今皇上驾崩,新皇上登基,发了一道圣旨大赦天下。死罪赦免,改成流徙口外一千里。刘斗金侥幸活了一条命,即可打点行囊,带了妻子出了监狱,与兄弟抱头痛哭。亲戚朋友赠送了一点银子,被公差押解着上了路,一路上受尽了苦难。走到半路,银子已经用完,可怜夫妻两个沿路乞讨,破衣赤脚,受尽了千难万苦。出了宣府镇,就是口外。自己寻思着这一去有死无生了。

到了流徙之地方,报名唱号,也许是老天爷开恩吧,官家看他也是一个识文断字的人,就安排他到文案上做一些轻松差事。一晃眼过了若干年,这一天跟着差官到市集上采购,顺便到镇府核查往年流徙名册。进了宣化镇门,到了镇府,办了公事刚刚出了差事房,只见大堂台阶上站着一个人,招呼着刘斗军喊着:“那个配军户,你过来,我有话问你。”刘斗金听见喊他,心里惴惴不安,低着头小心翼翼上前,请安打辑,磕头行礼。那人围着刘斗金转了一圈,忽然说道:“你莫非是成安刘斗金吗?请抬起头来。”刘斗金战战兢兢慢慢抬起头看着眼前之人。面红如赤,神清气闲,一身官威,一双眼眯缝着正看着他。吓得刘斗金赶紧又低下头,嘴巴里结结巴巴地回答:“小的,小...的,正是成安配军,名字叫刘斗金。”“呵呵呵呵,你可记得十几年前凤凰台道庙里的事吗?赠送盘缠给谁了?”刘斗金趴在地上,努力想着。因为时间已远,一时间想不起来。那人一把拉起来刘斗金叫道:“恩公,是我也,当年受你活命的房举人啊,你怎么就忘记了?”刘斗金恍然大悟,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眼泪像决口的水,流了个稀里哗啦。被房举人拉着,像腾云驾雾一样,懵懵懂懂进了内室,按在太师椅上。房举人郑重的要磕头,慌的刘斗金团身爬在地上连连叫道:“使不得,大人。”房举人拉起他,吩咐人拿来好衣帽给他换上,又安排酒席款待。席间刘斗金小心翼翼问道:“房大人如何到了这里?”房大人说道:“那日蒙恩公赠送银子,顺顺利利到了京都,投入某王爷府效力,王爷见我实城,十分优待。那年边境有了战事,王爷挂帅御边,我在王爷身边出谋划策,后来独领一军,大破敌营,因功升职,镇守这宣化已经三年了。因为一直在军中,又在边关之地,军务繁忙,没能及时联系恩公,今天你来时我就看你面熟,等你完了公差才和你相认,请恩公不要怪罪。恩公又是何故落到这里?”刘斗金叹了一口气,羞红了脸把自己如何贪没银子,败露之后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又把这些年辛苦的生活经历诉说了一番。房大人也陪着流了眼泪然后说:“恩公夫妇从今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前些日子,我在这里开了一家商铺。来往山西,陕西,直隶,山东各地货物,米粮布绢,我都备齐,正好缺少人手,恩公夫妇吃住在府里,代我打理掌管。”刘斗金喜出望外。

从此以后,刘斗金专心工作。因为受了许多年的苦楚,性情大改,凡事勤俭节约,再也不敢奢耻浪费,做人做事也很朴实。过了两年,房大人又分一铺子给刘斗金,生意也越来越好。后来,寄书信并且带了好多口外土产物品,给成安兄弟。分别十几年,直到通了信息,家人才知道刘斗金的因缘奇遇。刘斗金后来老死在口外,骨殖三年后返回了故里。

来源:原创 点击量:252 发表时间:2017-12-16

[上一篇] 丫鬟传奇
[下一篇] 万历皇帝赐村名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