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记住乡愁 > 祭父七日(四)
祭父七日(四)
作者:陈爱平

  今天是你走后的第四天。此刻,我跪在你的灵前为你守孝。水晶棺材内,你安详地躺在里面,而我和你的距离,不过一米。一米也就三尺远,但这短短的距离,却让我们父子天人永隔。

爹,今夜天寒地冻,晚饭时放在你棺材前的那碗饭已经凉了,你不要再吃了,来,儿子陪你喝杯酒吧,暖一暖你僵硬的身躯。

说起喝酒,过去那美好的回忆就又来了。爹,还记得吗,我第一次喝酒是在咱老宅子的东屋里,那个时候我也就六七岁吧。那一天是大年初一,五更起来,我换上崭新的衣服,随着你们去给村里的邻居和长辈拜年,村里人不给压岁钱,但为了让你记住老人的好,家家都会给两颗水果糖,就这样我每年都能挣两三口袋糖回来。吸吸含在嘴里的糖甜滋滋,摸摸口袋里的糖心里美滋滋。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能穿着崭新的衣服,揣着满口袋的糖跑来颠去,放着鞭炮,心里别提多美了。到现在,我在陕西过过年,在新疆过过年,在河南过过年,在首都北京也过过年,但是最开心的年,还是我小时候在小狼营村里过的年。

说到儿时的话题,我总是跑题。但是,当幸福的回忆勾起甜蜜的儿时记忆时,总是话说不完我们还是回到喝酒的事上来吧。记得那是你领着我去拜完年回到家里,你让我去喊来大叔、二叔、还有邻居河叔,你们四个人聚在一起,你从碗橱里拿出一瓶光肚子的老白干,又拿出四个酒盅,围坐在煤火旁喝酒。下酒菜就三个,一个水煮花生、一个拌猪杂、一盘炒鸡蛋。

这是我第一次见你喝酒,你和叔叔们说笑着,感觉特别开心,而我总是时不时地跑去蹭着吃块肉、或者吃口鸡蛋就跑出去疯一阵儿后来,我再进去,河叔就提议让我尝尝酒。二叔赶紧阻止,但你和大叔则在一旁笑吟吟不说话。河叔就哄着我说,可好喝了,说着他端起酒盅,滋溜一下就喝了一杯,砸吧砸吧嘴说,甜,甜滋滋的,来,喝一杯吧。我也忘了我当时怎么想的了,就接过来仰头喝了下去。嚯,一股火辣辣的灼热感辣的我直吐舌头,连声嚷嚷着辣死我了、辣死我了。这是二叔早就夹起了一块儿肉塞进我嘴里,说赶紧吃肉,吃肉就不辣了。爹呀,你想起来我当时的丑态了吗?

你没那么爱喝酒,咱家也不善酒事。所以在我的记忆里,家里不怎么摆酒席,偶有酒席,也是我们的朋友来了才喝酒。即便如此,你也从不坐下陪着喝,直到十年前娘过世后,我把你接到了洛阳的家中,我才劝你每天喝两杯。

爹,你可记得,我娘走后,我和姐弟怕你在家中睹物思,我就决定把你接到几百公里外我的家中,在我们姐弟几个商量后都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那一年,过完春节,我就在大年初六把你接到了我家。

由于担心你初来乍到,在城市没有熟悉的人,熟悉的环境,怕你心生孤单,我和你的儿媳就推掉了所有的应酬陪着你,那一段时间,我俩每每下班都会匆匆赶回家中,为你调剂着做饭,做你想吃的饭菜,即使需要加班我俩也尽量错开,至少保证有一个人在家中给你做家乡的饭菜。

我的几位挚友朋友得到你来的消息后,也都会在闲暇时轮流着请你吃饭,为你散心解闷。知道老人都爱听戏,我的战友还特地为你买了一个小收音机,让你出门时带着听听戏、听听广播。

你在洛阳住的那段时间,是我们全家最难忘的时候,那个时候,孙女有爷爷,爷爷有孙女,父亲有儿子,儿媳,儿子、儿媳有爹爹,每天就这么相互叫着,那才叫生活。

记得那个时候,每到开饭的时候,你的大孙女都把盛的第一碗饭端给你,小孙女则会颠儿颠儿的去拿两个酒杯,咱俩一人一个,我把酒给你倒一点,我自己倒一点,咱爷俩谁也不劝谁,喝完吃饭。

爹,你这一走,儿子再也没有机会陪你喝酒了,现在难,以后更难,今夜咱还是多喝两杯吧。什么,别喝醉啊。好吧,听你的,那我喝完这杯酒再给你唱段《白蛇传》吧,愿你在我的哼唱中安详的睡,安详的睡。

【小青 白】

许仙,你来的好。

【白素贞 唱】

手指着负心人怨恨难平

【许仙 白】

娘子救命,娘子救命啊

【白素贞 白】

怎么,今日你也要为妻救你的性命么

【许仙 哭】

娘子救命,娘子救命啊

【白素贞】

你忍心把我伤

端阳佳节劝雄黄

你忍心把我诓

才对双星盟誓愿,又随法海入禅堂

平日恩情切不讲

不念我腹中还有小儿郎

法海与我来鏖战

我与神将对刀枪

只杀得云愁雾散,波浪翻滚

云愁雾散、波浪翻滚、战鼓连天响

你你你,你却是袖手旁观在山岗

你你你,手摸胸膛想一想

你有何脸面来见妻房

……

  

[下一篇] 李增林文学作品:儿的生日,娘的苦日 ——写在生日

[下一篇] 祭父七日(六)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2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