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大地的声音
大地的声音
作者: 马占顺



      “冬至”节气这天正好是周末,是人们休息的时候。

      用老人们的说法,这天因为是夜间最长,白日最短,应该是养精蓄锐的大好日子,人们在寒冷的冬日里,理应起的稍晚一些。可就是这天早晨,那瞌睡虫早早的离我而去,我却再也睡不着了。总想早早出门去听听,进入“冬至”这最寒冷的日子里大地的声音。

      于是穿衣、起床、走出大门。

      哇!好冷啊。一开门我就感到了寒气逼人。

      一股寒风迎面而来,好像头上、身上和脚下全都被这股寒气浸透着。只有两只不怕冷的猫猫躲在门口的角落里,披着御寒的长毛龟缩着全身,发出一口轻轻的叫声。

      出了门我感觉真是万籁寂静。大地上的一切植物、动物好像都还没有睁开沉睡的眼睛。就是连入夜前一有动静就扯着嗓子爱叫的狗狗们,这时可能也不能再坚守自己的岗位了,困的趴在地上在呼呼地酣睡,因为它们睡得最晚。

      走在路上,这时我能听到的就是自己足下的脚步声。我每天都感觉这脚步声也是一支美妙的曲子!不信你听,走快时这刷刷的脚步声节奏就跟着快,似乎在大地上弹起奏出一段快乐的舞曲,像“快三”、似“伦巴”一样的美;伴随着《歌唱祖国》的乐曲行走,就如参加国庆阅兵的战士那样自豪;当你停下来时,这刚刚奏起的音乐之声好像也就无声无息了。

      行走在黎明前的时间里,我都听惯了这有着韵味的脚步声。

      但好像在今天、在“冬至”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不单单就是听到自己的脚步声,我好像还能听到一周前,这场预期而至还未化尽,静静地睡在路边、草坪、树丛里片片的白雪,伴着我的脚步那有节奏的声感也在歌唱。

      那欢快的曲子《我爱祖国的蓝天》从我的心窝里飞出,这歌声好像伴随着我的脚步也从白雪中飞出!……

到了宽阔的大马路上,正好迎面跑过来一对锻炼的男女。这女士身穿一身红色的运动装,外套一件深色的羽绒服坎肩,棉手套包裹在双手上;男人身高马大的,一身藏蓝色的运动装紧紧地裹在身上,黑白条相间的针织帽把两个耳朵裹得严严的,敞开的羽绒背心像两个翅膀,让他跑起来就像雄鹰展翅呼扇有力。

      在我与他们相遇的一瞬间,我猛地听到他俩的一句对话。男人:“咱们都坚持十多年的跑步了,过了年我都有七十五了!”我侧身看看这男人的身影,哪像七十多的老人啊,分明不是一个小伙子在说话吗?望着远去的背影,我感叹:“数九的头一天,就遇到这样一对,可能就是一对天天奔跑锻炼的老人,大地的声音是从他们身上发出的!”

      没多时,打着右侧闪光灯的公交车不紧不慢地停靠在公交站牌的前面。上车的人们鱼贯而入,各自找到合适的座位都做了下来。

      我静下心来忽然感到:大地的声音最早还是从这公交车司机的身上发出的啊!你看,坐头班车的人们穿着各色各样的保暖羽绒服、戴着口罩、带着手套匆匆的从四面八方集中到公交车站前来。

      不错大地上最早发出的声音是从我们和跑步的俩人身上啊。可想过没有,开第一班公交车的司机难道不比我们更辛苦?

      之前我就听到过一位司机与车上保安员的对话:“早晨四点半要发出第一趟车,我三点多就得起床。吃个早点,再往车场走,到了车场还得简单的检查一下车况啊!”奥,我明白了,是公交车司机和车上保安员们的辛苦,才唤醒了大地的声音。

      坐在空调呼呼响的车厢里,正当我享受温暖之时,马路两侧便道上一个个橘红色的晃动出现了。我知道他们就是我们经常说起的城市美容师——清洁工。你看他们穿着橘红色的工作服,宛如盛开的一朵朵石榴花这样的漂亮。看着他们挥舞扫把,扭动的身体,原来他们也是最早奏响大地之声的音乐人啊!

      我想,最早奏响大地之声的还有我们的边疆战士、我们的武警。他们日夜的执勤、站岗、巡逻,警惕和保卫着祖国的安全。能让我们安安静静的休息、高高兴兴地工作、快快乐乐的享受改革开放的红利。

      奏响大地之声的还有我们各行各业的群英们:企业家、科学家、农民工和……

      是他们奏响了大地之声音,并让这声音始终在大地上回荡!

      2019年12月23日

[下一篇] 昨晚的月光

[上一篇] 学习“焦裕禄精神"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2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