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是梦非梦
是梦非梦
作者:宋伟

“谁拿884电台上的两块电池了?”营部通信班长惠男晓愤愤地质问。

“没拿,我们刚来,谁能拿那玩艺儿!”不知是谁替大家没好气地冒了一句。

“查出来定饶不了他。小兔崽子!”

交接电台的手续在并不愉快的气氛中默默地进行。

上级命令某部25日到靠家地区参加集团军组织的一次合成演习,各连通信员到营部领电台, 却发生了上面不愉快的一幕。

发完电台,人都走了。惠男晓把情况给营长汇报后,只见营长黑黝黝的脸上,绷得梆硬的肌肉在神经质地颤动,平时总是舒展的眉宇紧锁着,满是胡茬的嘴轻轻地蠕动了两下:“不像话,把演习当儿戏?追回电池,对当事者进行严肃处理。”

这话说得虽不狠,却十分严厉,使惠男晓感到不安。营长转身刚走,他便赶紧下连追查电池去了。

却说炮连通信员小郭回到连部后,就开始享受报复人以后的快乐了。这下够他受的了,工作不细,直接影响演习,我要叫他吃不了兜着走。他心里在说,嘴里可没敢说。

在营部通信班那会儿,小郭因星期天上街喝酒,被通信班长惠男晓批评后便耿耿于怀,总想找机会报复。下到炮连后苦于没机会,今天,他的报复心理终于得到了满足。他能不暗自庆幸偷着乐吗?他打起口哨,在整容镜前做了个鬼脸,露出了得意的狞笑,摇晃着身体颠到床边,拿起一张报纸看了起来。瞧那得意劲儿,不亚于凯旋的英雄。

突然,他眉头一皱,像是在寻思什么,继而变得不安起来,在屋里踱着步,从裤兜里摸索着掏出一支烟来,划了两根火柴才点燃,深深地吸着,像饿了几天烟的抽烟大王。迫不及待地从嘴里吐出圆圆的白色烟圈。他此时多么希望此事像白色烟圈那样,圆满而又轻松。

豁出去了,就凭我在营部待过一段时间,跟营长的关系不错,营长也不致于像对别人那样,还能动真格处理我?能把我怎么地?大不了训我两句拉倒。他显然是在自我安慰。

当兵三年的他,耳闻目睹过许多事情,的确也算对了一些。看样子,他很像个稳操胜券的生意人。

叮铃铃......电话铃声打破了他的白日梦。

“你是炮连通信员吗?请你到营长办公室去一趟......

对方话还没说完,小郭一听情况不对,就“啪”的一下把电话撂了。

做贼心虚的小郭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报告进了营长的办公室。见营长正在写什么,一边给营长问好,一边往沙发上靠。营长抬头见他若无其事的样子,便猜中了九分。

“小郭啊,进屋没叫你坐,你就坐下了?可真够自觉的,未免有点太随便了吧!”营长这句软中带硬的话一出口,小郭白皙的脸霎时变成了“关公脸”,身子像装了弹簧一样,不由自主地弹了起来,两腿伸直,两脚靠拢并齐,立正站在营长面前。

营长望着小郭红扑扑的小白脸,若有所思地说:“你还真看不出来,竟会给演习出难题。你可曾想过,少了两块电池,就有一部电台不能工作,不能联系,影响演习的协同动作,这个责任不是你能负得起的。你今天的做法是非常错误的,不能原谅的。你对惠班长有意见,也不能把意见带到演习中来啊!况且惠班长批评得对,你好好想想吧。”

“营长,我只不过想作弄一下惠班长,并没有别的意思,电池我都带回来了。”小郭边说边从兜里掏出电池交给营长。

营长接过电池掂量着,“没别的意思?是想报复人家吧?还不承认。你是不是有侥幸心理,认为跟我熟悉,我会睁只眼闭只眼,年纪轻轻的,学会来这一套,告诉你吧:私人感情归私人感情,犯着哪条处理哪条。”

小郭听到这里,他的心理防线被彻底摧毁了。他觉得跟营长鞍前马后一年多,直到今天这前后5分钟时间才真正看清了营长的为人,营长啊营长,你可真“绝情”......

他正思忖着,营长那浑厚的中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第一,回去写出深刻检查,把猥琐的思想动机好好挖一挖,晚上在全连军人大会上公开检查自己的错误行为,并给惠男晓同志道歉。第二,我已将你的情况通知了炮连党支部,建议撤销你的连部通信员职务,下班排当战士。也许对你的处理有些重,正因为是你,身为通信员,在营部、连部都工作过,和营连首长都熟悉,所以对你的处理问题,干部战士们都很关注。有想不通的地方,我下午再找你谈话,你先回去写检查!”

营长说完,又叮嘱一句:“记住,检查不深刻,不但我通不过,军人大会上全连同志也不会同意。”

小郭听完营长的话,好似五雷轰顶,他感觉头有点发晕,平日油腔滑调的他,现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平日仗着和营连首长关系不错,在营部连部都工作过,在战士们面前总是盛气凌人,神气活现的。此时,他没了往日的神气,像泄了气的皮球。

营长怎么知道是我拿的电池呢?活见鬼!小郭在回连的路上边走边合计,但怎么也想不出个究竟来。也许是没有必要想起来了,一切都晚了、完了,想起来又有什么用呢。

小郭回连后趴在桌上开始写检查,不大一会儿功夫就睡着了。他梦见自己在爬一座山,踩滑了一块活动的石头,摔了一跤,而且摔得着实不轻。

等他醒过来时,桌上只留下一本被口水和汗珠打湿了的信笺纸,他茫然地看看信笺纸,又望了望远处高耸入云、连绵不断的山脉,百思不得其解。

写于1987814日下午

整理于2022525日夜

[下一篇] 唠叨

[上一篇] 作家许名华短篇小说《孝》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2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