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作家许名华短篇小说《孝》
作家许名华短篇小说《孝》
作者:许名华(江西)


再过两三个月,又快满一年啦。

   正值金秋十月,是大山村里,每家每户稻谷收获的时节。

   今天一大早,七十多岁的钟有老汉,满怀心事地来到山脚下,眼望着层层叠叠的梯田,长势良好的稻谷,每一串谷穗沉甸甸的,一片灿灿耀眼的金黄。这是钟有老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半年时间下来的打拼,用辛勤汗水,所换来的果实。

   钟有老汉兴冲冲地回到家里,早饭也不吃,径直走进了卧房,一声不吭地仰躺在床上。

   老伴来到床前问着说:

“他爹哇!不舒服么?”

钟有老汉‘嗯’了一声说:

“别问,累啦我休息一下。”

“好好休息咯。想吃了呢,饭在锅里温着哈。”

老伴不多问就出门了。

看着老伴出门,细心听着脚步声渐渐已远。钟有老汉一骨碌爬起来,打开抽屉拿出几块饼干来充饥。胡乱填饱了一下肚子,继续安静地躺在床上。

钟有老汉知道,自己只能装病,儿子才能回来。

儿子在城市里工作,一年难回来一趟。就说前年呗,儿子接他两老伴,到城市里去住,不到两个月就吵着要回山村老家。说城市里人多车辆多,声音噪杂心里烦,整天呆在屋里头又热,整天吹空调,周身关节软生疼,就好像坐牢房没两样。山村里自由自在,树木多绿色风景好,空气又清新,烧火柴又方便,山溪水可口清甜,自己想吃什么种什么,都是绿色食品。没办法儿子拗不过老人,恁是把两老人送了回来。

儿子不希望老人去地里劳作,养好身子比嘛都强。钟有老汉的劳作就是锻炼身体,年轻人就是不懂。他心里计算着,如果自己不装病,儿子肯定汇钱回来,请人工收割稻谷,不划算劳命伤财,他要节省经济合算。要是自己生病了,儿子一定能回来,只能自己装病的下下之策。因为,他也的确想念儿子了。

时近中午,从外面回来的老伴,走进里屋,看到钟有直挺挺躺在床上,心里面着急地问着说:

“他爸喔,生病啦。”

钟有老汉微点头:

“嗯。”

“打蛮起来吃一点饭咯。”

钟有老汉摇了摇头,说:

“不想吃咯。”

老伴心里面急拿不定主意,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按了儿子的手机号码,直接拨了出去。

“儿子快回来,你爸生病躺在床上,两顿没吃饭啦……

儿子听着家里面出大事了。急忙向单位领导请了假,带上媳妇和儿子,火速地赶回来。

老伴那个急的呀,在屋里来回地踱步。说:

“好好的,咋就生病了呢?……

钟有老汉半眯着眼睛,带安慰地说:

“莫急咯,死不了人就是哈。”

老伴厄了他一眼,说:

“呸,呸,尽说些不吉利的话。”

为了儿子念书有出息,什么寒酸苦辣都经历过。现在家里的生活条件好了,老伴希望钟有多活几年。

将近傍晚,儿子亲自开着小车,带着一家人终于回来了。

儿子儿媳急忙来到床前,就要把钟有老汉送医院,一边亲切地说:

“爸,咱们送你上医院。”

钟有老汉一轱辘转身,从床上坐了起来,连摇着手说:

“我没病,不上医院。”

站在跟前的儿子儿媳一脸疑惑。

“这是?……

钟有老汉长吐了一口气,手指了指胸口。说:

“我是心病。”

儿子儿媳还是一脸疑惑。

“啊?……

此刻,钟有老汉命令般的口吻说:

“明天割稻谷。”

儿子不解地说:

“爸,不用这么麻烦,割稻谷可以出钱雇工咯。”

“我不同意雇工。”钟有老汉毫不让步,坚持着不愿意雇工的原则,拍了拍儿子肩膀。说:“你们年轻人呀不懂……

儿子一直摸着头脑,猜不透老爸的心思。

第二天,一家人在田里割稻谷。钟有老汉兴奋的像小孩子一样,干起活来也不觉得累,有说不完的话题。讲他的过往经历,少年的时候、青年的时候、壮年的时候……

割稻谷一个星期结束。

儿子儿媳们又要出去了。

临出门互相告别着说:

“爸,妈,我们出去啦。”

钟有老汉站在屋檐下,挥了挥说:

“去吧,去吧……

小孙女玲玲,从父母身边迂回过来,来到钟有老汉身前,踮着脚尖轻轻地给了他脸上,亲了一个小响嘴。说:

“爷爷,我会想你的呦。”

然后,儿媳拉着玲玲上了车。

看着汽车越走越远。钟有老汉偷偷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接连着摇了摇头……

 

 

 

[下一篇] 是梦非梦

[上一篇] 职责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2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