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用生命谱写壮丽的华章之一、二

作者:武汉张国强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一)

    弹指算来,从二零一三年王盛华先生的鸿篇巨制《梦中家园》一经出版,迅速在陕西文化艺术界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与评价,并因之荣获了当年的孙犁散文大奖,到二零一六年,再版三次,畅销不衰,连续发行量达六七万册。更是不在不同阶层都产生了轰动的社会效应。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二零一七年下半年,久病初愈的他,忍受着身心疾病的煎熬,一交新春,又一次推出了煌煌一百三十余万字的系列巨著——《听雨》文集,再次给陕西的文学艺术界带来震撼。

左一:著名作家王盛

    开卷祥览,凝神静思,他那融通中西,卓有远见的文艺理论思想,魅力无尽,稳健成熟的自然现实主义艺术风格、洞察世相,扬清激浊的杂文小品,与时俱进,开拓创新的奋进精神,既特立独具,又浑然一体的在三秦大地的文学艺术界树立了一座精神坐标,展现出一道奇瑰的景观,并激励着文学艺术界的志士仁人,践行不息,砥砺前行!

    可以说,王盛华的小说创作是以二零一六年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遥远的白纱巾》为标志的,在此之前的几十年时间里,他在报社,尤其是陕西省文联组联部长期事务繁剧的情况下,以惊人的勤奋写出了大量的诗歌、散文、中短篇小说、报告文学、文艺评论,在全国各大报刊杂志发表了400余万字的作品,且卓有建树,意匠圆融地运用多种文学表现手法来表现相应的体例题材,获得省级以上文学奖项23次,成为公认的“西部最有实力的作家之一”。在长篇小说上,他受自柳青以来,尤其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路遥、陈忠实、贾平凹等本土作家的影响陶熔,已明显地提升了他在构建自己意象世界上的创新能力,所以在《遥远的白纱巾》里,他将诗一样的语言生活化,将旧题材新颖化,将多种手法归一化,以主人公的生活经历为主线,来表现自然现实生活鲜活灵动的生机与活力。在陕西文学界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与评价,但在人物、事件、戏剧性冲突的过程中,有部分章节衔接过度处略有生硬的缺憾,我曾把这种手法比之为罗丹笔下的巴尔扎克塑像,断痕处棱角鲜明,但主题却凸显出,再次书中多元化,多线索的穿插,如克昌、紫霄的爱情,房东老大娘的三个面黄肌瘦的女儿在煤油灯下轮流用半截铅笔做作业的情景也真切动人,但终显单调、消薄等等。而这些瑕疵,经过《沦落天涯》的磨炼,直至后来的《梦中家园》递进拓展,得以完善升华!

    苏东坡说:“求物之妙,如系风捕影,能使物了然于心者,盖千万人不一遇也,况要妙达口与手!”随着文学对人性本质终极关怀的观念深入,文学理念的深拓与延展,每当阅读优秀的文学作品,我们常常会感到作家们那里是在用文字来叙写,那分明是在用心灵在谛听、在感悟、在体味,所谓情动形言,取会风骚之意。阳舒阴惨,本手天地之心,观山则情满于山,悦水则意融于水,心灵与风云而并驱,在盛华先生的《梦中家园》里,他那以一贯之地自然现实主义表现手法,借助他那魂牵梦绕的洛州山水风情、民俗情结,以及曾令他血脉喷张的拉美主义魔幻风情进行了无痕迹的点化、借鉴。在他的笔下,拉美文学里那光怪奇幻的氛围“遮天蔽日的林莽,荒凉萧条的大漠,奇形怪状的植物,野蛮愚昧的土著”成了“碧波涟漪,丹江与洛水争荣,剑锋峥嵘,商山与云蒙齐辉”的雄秀画卷,还有那山迎人面起,翠荫欲遮天,曲径疑无路,树末云留恋的馒头山,山根下那潺潺湲湲,四季欢歌的洛河,仓颉庙栋宇连云的浮雕绘画,题铭对联,山顶上绵亘天际,淡远如抹的秦岭蟒岭一线……同样在他笔下胡安·鲁尔福的那种“取消议论,让现实在穿越时空中对话的多维呈现”的表达方式,通过他沉稳冷静,随物赋形的具象写实使是他笔下故事情节、人物个性,较诸以往更加地血肉丰满,鲜活灵动而得以立体还原。

    有许多的情节与细节,使人过目难念,回味无穷:如《没有爱情的年代》中的主人公与几个初识的朋友的对话:“你单位是不是也在批林批孔?”那还用说,农村都在搞,何况是县上单位。前几天我听说了一件事,一个农村妇女不知道林彪披着孔老二的外衣是什么意思,对他儿子说,林彪当的是副主席,都能吃上红烧肉,啥没有?还去借孔圣人的外衣,孔圣人也是活该,当他的圣人有吃有穿多美,不像我们吃了上顿没下顿。现在倒好,把他的衣服借给林彪,让人拉出去批斗,圣人当不成了,还让我们跟着熬夜受累,真是没事找事!”话刚说完。田慧笑疼肚子,张丽云的泼辣,赵正的豪爽,主人公平和中的幽默毕现无遗!

    贾平凹说:“作品能有温暖感,有沉稳的节奏感,其实是作家胸襟气度的反应,沈从文作品从来没有夸张变形的东西,没有生硬尖刻的东西,没有戏谑调侃的东西,作品温暖了就呈现柔软!”他又说:“又如,文化大革命,是谁的责任?毛主席,走资派,好像是,又好像不是,是全部中国人都参与了的悲剧,这样的作品,越写得温情,越能写出社会的人性的深刻处!”

    当贾平凹以他的商州三录、再录的山水风情民俗情结,始于《浮躁》到《废都》再到《秦腔》为乡村风情祭上了无可奈何的挽歌,到《古炉》、《老生》时,那遗脉余绪己如,落霞散成绮,丹水静似练。而王盛华的洛州山水风情与民俗情结由《遥远的白纱巾》到《沦落天涯》再到《梦中家园》,同样在人们蓦然回首中,渐次清新而呈现,坚挺到震撼!

    如果说京夫是 “把平民生活人文化,把现实生活历史化,把中国国情生态化”(孙见习语)来展现平民悲情命运的生化史、抗争史,记录史!贾平凹则是以民俗风情展现乡村生态风情,在现当代文明历史的进程中无可奈何的衍化史、没落史、终结史!王盛华何尝不是展现底层人物在恶劣到绝望的生存环境中,不死不止,愈挫愈奋终至成功的血泪史、悲壮史、成功史!

(二)

    正如李若冰,陈忠实、贾平凹、京夫、肖云儒、李星、孙见喜等等文坛上的专家学者和社会各界的人们感受的那样:盛华先生笔下的那种清风扑面,明月入怀般的乡村图景,如饮酒醪、温醇难忘的人情故事,深入心底,超乎尘垢的真纯感悟,其实是给他所推崇的袁枚的“独抒性灵,不拘格套”的观念注入了丰富而深刻的时代内涵,表现了他理论探索上的胆识和远见:所以他的《贾平凹小说的民俗心里轨迹——兼论民俗文学》一文中,史料祥明,层次清新,雅俗共赏,深入浅出。当有评论家认为贾平凹的早期作品失之肤浅时,是他看出了这种风格背后的必然:“他(贾平凹)那时从商州的山里走出来,无疑一切都是美好的,美好的就有了田园牧歌似的《山地笔记》”,当贾平凹声望日隆,又是他敏锐地体味出了其中的不足“以表现面容姣好,心底善良的女性见长,但这些人物却又有雷同——重复自己之感。”再则当《废都》遭遇重重围堵,面临风雨如晦的局面时,又是盛华先生在《文化艺术报》率先发声、仗义执言,当有人跟风炒作《废都》借以扩大报纸的发行与影响,却是以围攻贾平凹为代价时,他敢于直面怒吼:“你是主编,你能不知道?别给我装糊涂,还说要让你爱护贾平凹,你就是这样,一点朋友义气都没有!”并且为我们留下丰富而详实的关于当年《废都》出版前后的珍贵文史资料!他同样以惊人的勤奋,把从指缝里抠出来,把别人用来休息和睡觉的时间,创作出融新闻通讯、报告文学、文艺评论于一体,光华四射,激情洋溢的关于李若冰、路遥、陈忠实、肖云儒、京夫、高建群、赵熙乃至予涵盖了整个陕军文坛精英们的长篇小说的创作实况,并以其独特的专业程度,思想深度,视野广度,独立的维度,为陕西文坛和广大读者奉献出使人回味无穷的精品力作。

    正是由于他在文艺评论方面“不拘一格,独抒性灵”的风格与远见,他被誉为陕西“最有特色的评论家”。一如他的老朋友,著名作家贾平凹先生说的:“王盛华可以驾驭多种题材的写作,他写诗歌,散文、写小说、写报告文学、写艺术评论多领域成绩斐然,影响很大。他有深厚的生活基础,作品中的商洛气息很浓,读来非常亲切!他的文笔也是公认的很精到,所以读后味道十足。”在发掘整理宣传报道民间艺术上。如他在《攀山越巅高少峰》一文中,他只用一言一行就已经把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陕西分会主席高少锋从风雨中擎起:“咱是苦出身,身子珍贵不起来,省下钱把戏演好,比啥都值得!”和“不知道是你(高少锋)的手哆嗦,还是倒水的人手哆嗦,只知道接你的小姑娘眼泪就唰唰地落了一大滩。”把一个为了民间艺术事业,甘洒热血的铁汉雕出坚如磐石的憾人力量!同样是出于对艺术矢志不渝的追求,盛华先生以奇正相生,跌宕起伏的笔致,心犀相通地再现了当代的“毕加索”——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授予“民间工艺美术大师”称号的旬阳剪纸艺术家库淑兰和她那妙臻天成的传奇经历与绝技,并以穿越时空的心灵感应,使人们对这位民间艺术天才那生前身后的盛衰际遇,激荡起难以抚慰的沉痛浩叹。

    唐伯虎是明代艺术史上的旷世奇才,名震四方的江南四大才子之首,曹雪芹在《红楼梦》里对这位独禀清明灵秀之气的人物几次提起,可与他那“画臻三昧境,妙觉六如身”的天才画作对照的是:这位坎坷潦倒至奇窮的人物,连他那死后的身后事也全亏他的朋友祝枝山来料理的。他自己那“解领皇都第一名,猖披归卧旧茅衡,立锥莫笑无余地,万里江山笔下生”的题画诗和“生在阳间有散场,死归地府又何妨,阳间地府俱相似,只当漂流在他乡”的绝笔诗就是证明。虽然后来冯梦龙在他那《警世通言》里《唐解元一笑姻缘》的生花妙笔作过演绎,但毕竟是话本。可这种事情到了周星驰那儿,唐伯虎却华丽转身成了一个油腔滑调、武功盖世、笔墨超群的时潮新锐人物,由此而牵连的巩俐也有愧对国人之感。此风一长,竟闹腾到一帮子胡编胡导们同步推出一影一视,两个情节如出一辙的新式武打片《梁祝新传》来,面对这种糟蹋古人愚弄今人的“影视佳作”。盛华先生没有作怼骂式的抨击,而是予以有理不在言高迈式的延展:“照此下去,孟姜女岂不是可以和秦始皇在长城上拳脚相向,一决雌雄。刘三姐何尝不能仗剑走天涯,而在茶馆里与莫怀仁为争一册《武林秘籍》、以醉剑醉棒相见”。盛华先生以起码的艺术道德与社会责任据之以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言之以力地给那些胡编胡导们吹去一股清凉的风,为他们醒醒脑筋!

    如果说商洛作家群绝大多数都是以其与生俱来的平民情结,聚焦于社会中下层到最底层的人物、事件,通过关注社会、关怀人生、关心精神的悲悯情怀与责任来发掘凡人善举的闪光点。盛华先生在这一点上,理所当然的奉献出了一组组独一无二堪称经典的范文。如他应邀为《陕西日报》“关爱弱势群体”写的《一切全靠我们自己》的短篇小说。《朋友王腊红》及为《生命的忏悔》作序里的高军等公安干警们,从他们这些底层人物的善行义举到保一方百姓的生活平安乃至于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而与一系列犯罪分子作斗争事件中,使人们真的都感受到了:正是这些汇川归海的闪光点,交织出了我们国家、民族、社会辉煌灿烂美好明天与未来的希望之所在!

    曾几何时,陈忠实先生还如此警示过盛华先生:“你来自山里,咋不写你山里的事,写你熟悉的人,你文笔扎实,以后甭写这些应景的文章,不然会毁了你!”随着时过境迁,星移物换,盛华先生用他自己的心灵之火燃烧、照耀和激励起他所能鼓舞到的人和事时。陈忠实先生这才看到了一个真正得到王盛华:“他不断地完善自己,也不断地超越自己,以自己独特的生命体验与艺术感悟,浓郁的生活气息,如饮醇酒的乡情乡音,如歌如诉的事抒氛围,读来常常令我动容,一则和他的生活经历有关,二则缘于他骨子里的忧患意识!”

    所以,方英文每次见到盛华先生都说:“你是一个创造奇迹的人!”他更肯定,是盛华先生把路遥笔下的高加林没有实现的梦想在他身上实现了。如果说要评价王盛华,这是关键的一句话,我则由衷地在他题赠给我的新著——《听雨》文集上题下如此之感慨:“真情心声,至味深纯,包罗世相,提要钩沉,前事不忘,后来之师,引领文坛,纸上丰碑。”和“默雷原足震尘氛,高山自会济风云,精金美玉本无价,落霞孤鹜映天心”。


作者简介:

    何君文,1968年生于陕西商洛,大专学历。中医大夫,易经风水预测师。青年书法家、艺术评论家。其书法作品深得苏、赵精髓,多次参加省内外展览并获奖、入编各类丹书纸卷达二十多部。著名作家贾平凹先生曾多次在文章说:“何君文善医善文,又懂易经、读书颇多。与我交识数年,确是不凡之人!何君文先生在各个艺术门类中皆有成就,他是一个纯粹的文人!” 


来源: 陕西 文/何君文 点击量:143 发表时间:2018-07-11

[上一篇] 舒展生命张力——记全国著名铁板浮雕艺术大师郭海博
[下一篇] 墨韵生香 ——郭强花鸟画赏析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