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创作理论 > 将新时代入诗
将新时代入诗

作者:红粉草木

也许世界上有纯粹的足球,但是我向来反对纯诗及其创作。不过是无病呻吟,有些人故弄玄虚,玄之又玄,美其名曰纯诗,“摒除一切客观的写景、叙事、说理以至感伤的情调”。我曾问,那么把什么内容呈献给人民大众呢?拿什么与人民大众同呼吸、共快乐呢?诗圣杜甫是现实主义大师,《石壕吏》等作品流传至今;我们现在读来能够知道当时的社会情形、人民疾苦,似乎又听到了人民的心声。诗仙李白是浪漫主义大师,《梦游天姥吟留别》等作品抒发了热爱国家却怀才不遇,甚至于赍志而没的汹涌情怀。在他们之前,《孔雀东南飞》等作品,在注重形式华美的同时也关注民生,把社会矛盾纳入诗歌。新诗中的精品《再别康桥》,艺术性地呈现了美丽的风景和难以割舍的深情;《雨巷》推给了世人一个丁香一样的姑娘,姑娘穿越狭长而昏暗的时代弯路。《致橡树》、《隐形翅膀》、《乡愁》也都十分丰满。所以我们不要追逐虚无的纯诗,而应创作反映社会现实、推动社会发展、关注民生的诗歌,当下就是要把新时代入诗,与时俱进!

       有朋友不禁会问,什么是诗?进一步说,当今诗歌该怎样定义呢?这是最基本的问题,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对家事、国事、天下事,人人都有看法或情绪,甚至按捺不住,“偶尔把握着了,要将这些组织起来,成功一种可以给人看的样式,又得有一番工夫,一副本领。这里所谓给人看的样式便是诗。”朱自清先生谈得实在、中肯,一语中的。我也觉得,把当今世界两大主题,把实现中国梦的新时代,艺术地写进诗歌,人民大众喜欢读,甚至爱不释手,那么这就是具有新时代特点的诗!比如女诗人郑小琼的诗歌,体现打工生活,把工厂流水线写进诗里,文情并茂,很多读者深受感动,成了粉丝。那天再读《重庆坠江》,发表于中国诗歌网的作品,忽然觉得也是从心理学层面发力的作品,警示人们不能对形形色色的公交车乘客疏于管理、属于监督,要防患于未然!

前些天我看了对洪瑜沁诗人的专访。洪诗人在瑞士教授中国现代诗,坚持理论与实践并重,有板有眼游刃有余,国外学生兴致很高、进步也大。我反复琢磨,颇有获益。她说,她是技巧型老师,“现代诗歌看似天马行空的文字中自有规律与章法,把一些基本框架的东西拎出来给学生看,让他们知道,成为一名诗人并不难,这就是我教学的目的。”其中基本框架包括三个基本写法:虚实结合、避用典故、取远譬。《时间密码》是她的诗集,也是教学结晶。好不夸张地说,一个个诗人,都下了功夫,都有所建树,搞创作自有章法。一句话,现代诗写作,有章法、有技巧,诗人们诗兴大发就能信手拈来!

       在此还要谈一下诗风。习总书记指出:“中国精神是社会主义文艺的灵魂。”我多年来写作有一个很深的体会,爱国情深才能笔下生花,否则思路紊乱、文理不通。比如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陆游“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文天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林则徐“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古人尚且如此,我们怎能不更上一层楼?何况又踏上新征程,怎能不为国而歌、为时代而歌呢?中国诗歌网发表的《舟在囧途》就是一例。我们搞创作,务必树立和坚持正确的文化观,增强做中国人的骨气和底气,这样才能把艺术水平进一步提升,写出更多精品来!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写作教学仿若导游

[上一篇] 诗从哪里来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