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采撷春花
——读《曲终集》

作者:马永欢


我阅读孙犁先生的《曲终集》,仿若在新春的时光里徜徉,看见了春花朵朵,情不自禁地采撷,收藏于心。这仿若我的小孙女,一岁半,在路边,我抱着她逛马路,她看见一树春花,便伸出稚嫩的小手,指向盛开的春天花朵。我说:“不能采,只能看,如果你采了人家骂的,她似乎听不懂,好像也管不了那么多,就是叫,在我胸前不断地乱动,要采一朵花。”我没有办法止住她爱花的心,于是抱着她走近花朵,让她悄悄地采了一朵红花。

1

在《我与官场》一文中,孙犁说:“我自幼腼腆,怕见官长。参加革命工作后,见了官长,总是躲着。如果是在会场里,就离得远些,散会就赶紧走开。”我喜欢阅读,因为我也一样,工作了三十一年,文学写作十三年有余,我不喜欢走近官员,如果一走近,我说起话来口无遮拦,容易得罪领导,因而领导不喜欢我,所以我自知之明,远离领导,抑或工作上的领导,抑或文联领导,抑或其它领域的领导。这样一来,我在领导视野中仿佛不存在,默默无闻地工作,默默无闻地业余写作。

“文艺界变为官场,实在是一大悲剧。”孙犁先生的这一句话,震撼着我,其实我感受过,只不过说,孙犁先生敢说真话,白纸落黑字,而我知晓,但不敢这样表达。如果表达,也只是绕山绕水。说实在的,很久很久,我没有走进文联的门了,因为不想走进。如果走进,仿佛走进官场,而不是走进我喜欢的文场。

“文人与官员交好,有利有弊。”“总之,文人与官员交,凶多吉少。已为历史所证明。至于下流文人,巴结权要,以求显达,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孙犁先生的这一番话,我理解,我经历过,我耳闻目睹过,所以我对于官员的交往,持慎交态度。

2

    在《文虑》一文中,孙犁先生说:“作家,一旦失去热情,就难以进行创作了。”我深有体会,在十三年有余的创作中,我天天充满热情,尽管一路上,有各种各样的人给我泼冷水,但我依然对文学充满热情,对创作充满热情。我始终把别人给我泼的冷水,当作是油,油浇火,火更加燃烧,势不可挡。我也莫名其妙,自己创作是自己的事情,别人想看作品就看,不想看就不要看,又何必说长道短,甚至在同行里生出嫉妒如火来。但越是这样,嫉妒我的人越多,我越奋发图强,天天创作,天天阅读,一年出版一部书,不仅在我们县域传播我的文学精神,而且让我的文学精神走出永平县,走向全国。此时此刻,我感到我的文学路越走越宽阔。

我时而对自己说,创作需要热情如火,或不能熄灭。如果失去热情,内心的文学之火一熄灭,就完蛋了,我的生命就完蛋了,就前功尽弃了。所以我一定要保持热情,仿佛知名作家林清玄死前所说的那样,“自己不知道今生会写几本书,但我知道会写到离开世间的最后一刻。”我将要购买阅读林清玄的最后的创作之火,也就是绝笔之作品《人生幸好有离别》。

“人们常说: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作家。时代一变,一切都变。我的创作时代,可以说从抗日战争开始,到文化大革命结束。所以,近年来了客人,我总是先送他一本《风云初记》,然后再送他一本《芸斋小说》。我说:请你看看,我的生活,全在这两本书里,从中你可以了解我的过去和现在。包括我的思想和感情。可以看到我的兴衰、成绩,及其因果。”从孙犁先生的文字中可知,一是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作家,因此,在阅读一个作家的作品时,应该树立这样的时代思想。从而认识作家写作的时代背景,这样的阅读才会有味道;二是一个作家在与人交往中,在尘世网络中,不必多说,因为有笔说话,如果有人想对自己的内心了解,就说,读读我的作品吧,读了就能够了解我的我的生活,我的过去和现在,我的思想和感情,我的兴衰、成绩,及其因果。

3

    在《文宗》一文中,孙犁先生说:“我青年时,如痴如醉地爱好文艺,也写点文章投稿。但从来没有想到向名家请教。”“那时鲁艺名家如林,我也不记得到谁的窑洞里闲谈过。我自幼性格孤僻,总是愿意独来独往。”“我认为,别的艺术门类,或许需要名家亲手指点。文学一事,只要认真读名家的作品,就可以了。千古名师,也无非叫你多读多写。文学,全靠自身的素质和坚韧的努力。”我感受,一是走文学路,必须如痴如醉。这种文学心态,不是短暂的而是始终的;二是走孙犁先生的文学路,不会错,不求名家指点,而是自学成才,认真读名家的作品,多读多写。并且铭记:全靠自身的素质和坚韧的努力。

“鲁迅是真正的一代文宗。鲁迅对青年作家的帮助,是指出他们创作的不足,赠送他们以有用之书,介绍他们的作品出版。他能做的,全都做到了。”孙犁先生的这一番话,给了我一个信息,“鲁迅是真正的一代文宗”,所以在今后的日子里,要阅读鲁迅。二是鲁迅帮助青年作家的方法,值得借鉴。

在《野味读书》一文中,孙犁先生说:“读书究竟有用无用,这是很难说清楚的。”然后,他举汉高祖有关提倡读书不读书的事例加以佐证。我的体会,阅读文学,看似无用,其实大用。这大用,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但我深有体会。通过阅读文学,获得了一笔精神财富,将作为自己人生的重要指导思想,在不知不觉中,这种独具特色的精神财富将变为物质财富。

作者简介:马永欢,男,永平职中教师,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采风学会会员,《回族文学》等多家刊物微刊专栏签约作家,《永平回族》杂志主编,《东方散文》杂志编委。作品在《散文百家》《北极光》等报刊上发表,出版9部著作。作品入选多种选本,荣获采风网2018年度“银牌作家”奖,荣获河北省采风学会2018年度“银牌会员”奖,荣获大理州2013年度公开出版图书奖等多项奖项。参加第八届全国回族作家、学者笔会,《踏雪寻梅》首发式在《东方散文》遵义笔会举行,奔流文学院第七期作家研修班学员。文学成就载入《中国回族文学通史》,《永平记忆》等5部著作被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


责任编辑:清风

 

来源:采风网 编辑:清风 副总编 点击量:162 发表时间:2019-01-24

[下一篇] 沐浴新时代的民族思想光芒
[上一篇] 评张文山的《我的开发历程》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