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微信扫码立即分享
首页 >  作品评论 > 新春阅读情意浓
新春阅读情意浓
——读孙犁《曲终集》

作者:马永欢


孙犁的《曲终集》,篇章多,页码多,我仔细阅读后感觉收获多。收获,一是阅读感想,二是多写一些阅读感想,通过写让感想升华,让阅读感性升华于阅读理论高度,即为作品阅读评论。在《我观文学奖》一文中,也依然,依然把阅读的感性加以升华。当然其它篇章也如此。

在《我观文学奖》一文中,孙犁先生所说,我将引用的文字,都是我在今后对待文学奖的指导思想。

“自古文学无奖,而历代有传世之作,有不朽的作家群体。中国自五四新文学运动以来,作家如林,也没有办过文学奖。因为,稍为有识之士,都会明白:文学非奖即金钱所能诱导而出;相反,常常产生于贫苦困厄之中。”文学作品的传世,与文学奖无关。这是清醒的认知,不要被花枝招展的文学奖迷惑。文学作品的传世之作,好像不产生于物质上的富裕,也好像不产生于权贵手中,而是产生于贫苦困厄之中,中国文学史的长河就是明证。

“解放以后,我国也没有举办过文学奖。直至矛盾先生去世,遗嘱以奖励后代为怀,才设立了一种大奖。”文学奖的开启,目的是奖励后代为怀,为文学而努力奋斗,好比中学生学习的奖学金。这一初衷是好的,但在文学奖的岁月中,性质将会发生变化、转移,原来的性质是为了文学,后来呢?为了奖金!为了名誉。这样一来,性质就变了,把文学作为赚取名利的载体、工具。因而,我深情感觉,面对文学,面对红尘滚滚的人世间,面对文学奖,感到可悲!

“任何奖金,都有它的政治或人事上的目的,有目的即有偏差,有偶然,有机会。任何奖都难得那么公平、准确,名副其实。”在此知晓,任何文学奖都有目的性,就看目的性是什么。几年前,我倾听一位文联的领导说,“在文学征文中,我不拿一等奖,谁拿一等奖?”当时,我对这话,感觉迷惑,后来我才懂得他说的话,他是文联主席,是那次征文的领导者,第一把手,他不拿第一,谁拿第一。他还说,“获奖的作者,都是我的好朋友,其他的统统不看,丢进垃圾萝。”我倾听了他的真言,也感谢他的直言不讳,但从此我与官方的类似这样的文学征文敬而远之。因为我不需要那样的名与利,因为那样的名与利见不得阳光,宛若冰雪,一见阳光,就融化了。而我要走近的却是,公开公正公平的文学奖,比如河北省采风学会一年一度的文学奖,虽然没有奖金,只有一份荣誉证书,而且需要的就联系,但不交费。当我拿到会长寄来的“采风网2018年度银牌作家”证书时,感动不已,激情澎湃,并瞬间感悟,什么叫文学荣誉?我手心上这本红彤彤的证书就是文学荣誉。文学荣誉的内涵是什么?是为文学而献身的一种精神。简言之,文学荣誉就是为文学献身的精神,就像军人的最高荣誉就是为了祖国而献身的精神。

“在中国,忽然起了奖金热。到现在,几乎无时无地不在举办文学奖。人得一次奖,就有一次成功的记录,可以升级,可以获得职称,可以有房子……因此,这种奖几乎成了一种股市,趋之若狂,越来越不可收拾,而其实质,已不可问矣!”我十三年而有余的文学历程中,深刻感知文学奖热,这热的实质是奖金热。这热也仿佛被全民的认可,比如我荣获“采风网2018年度银牌作家”奖,有一个副校长问我,“有奖金吗?”我说:“没有。”他曾经是我教过的学生。我尽管说明这文学奖的文学意义,他的表情告诉我,没有意思,要的是钱。哎,这样的对话,这样的景象,太多了,不计其数,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在新春,继续走文学之路。

“这些年,确实有不少人,从文学奖中,得到不少好处,其中包括作家、评论家、主办方的单位、评审的人员。但文学本身,是否得到了什么提高,则从来没有人去过问。奖啊,奖啊,究竟奖出了多少有价值的东西?也没有人去统计。”孙犁先生的文学心情,我理解,文学奖热,其实质便是奖金热。奖金,钞票,是最具诱惑力的,因此,具有奖金的文学奖在大江南北如火如荼,一年一度,品种繁多,繁花似锦。在这诸多的景观中,多少人获得了好处,皆大欢喜,喜洋洋。然而,具有文学良知的人会问天,这样的文学奖与文学本身有关系吗?文学写作水平提高了吗?奖出了多少有价值的东西?

“据说,在不少中国当代作家心中,还形成一股诺贝尔情结。作为一个作家,情结不在国家、民族,情结不在人民群众,而在外国的一笔钱财上,这岂不是有些缘木求鱼吗?听说,凡是得到此种奖金的作家,在宣布他是得主时,都出乎意料之外,而我们的作家,却时时刻刻,在意念之中,这岂不又有些可笑吗?”文学情结在何方?我寻觅,在此找到了答案。有的人,文学情结在文学奖,在名利上。而有的人,文学情结却在文学本身上,在国家、民族中,在人民群众中。

“以本国奖金而论,在每届发奖金的当年,文艺界热闹一阵,过不了多久,群众不只对获奖的书名,即获奖的作者,也就淡忘了。文学作品,以时代和读者,为筛选之具。如果连书名都不能印在读者心中,这种文学奖还有什么意义?”“最好是时常到书店里转转,看看架子上还有没有自己的书。”“读者买文学书,都是希望能从生活上,多得到一些知识;从人生旅途上,多得到一些经验。既是文学,就又想从文字中得到一些享受和教益。如果你的作品,在这三方面,都没有什么可取。甚至连朴素的爱国之情、民族自尊都没有,人家花钱买你的书,又作何用?”真正热爱文学的作家,应远离文学奖金热,应树立“文学作品以时代和读者为筛选之具”的意识。生命的时光有限,“最好是时常到书店里转转,看看架子上还有没有自己的书”,我经常到永平县新华书店看我的书,感到无比的荣光。在这种美好的感受中,要认识到:读者的需要,一是多得到一些知识,二是多得到一些经验,三是从文字中得到一些享受和教益。

在《作家的文化》一文中,孙犁先生说:“什么是文化?用一句老话说,就是上层建筑,或者叫做意识形态。一个人的文化修养,不能只从他读过多少书,有什么学历来衡量。主要的,还要看他对当时的政治,当时的文化,发挥过什么作用。特别是对文化,起了什么推动和提高的作用。”对于文化的认识,在生命的漫长时光中,探索,再探索,好像处于朦胧的理论状态中,这个怎么说,那个有如何说,在心中,总是没有定论与沉淀。而如今,在新春时节,阅读孙犁先生这段文字,才知晓文化是什么。文化是上层建筑,抑或意识形态。一个人的文化修养又如何衡量?读了多少本书?有什么学历?多少人都以此判断的。但不是,那么判断的尺度是什么?答案是:对当时的政治,当时的文化,发挥过什么作用。特别是对文化,起了什么推动和提高的作用。从此,我将以此尺度衡量一个人的文化修养。

“作家尤其如此。一个作家的文化,不只是指他吸收了多少文化,更重要的,是看他建树了多少文化,给文化积累增加了多少新的内容。历史上,有各种不同的人物,不同的思想和行为,构成了不同层次、不同内涵的文化,即不同性质的文化。在我们的历史上,有岳飞、文天祥的文化,也有秦桧、贾似道的文化。如果单从书本文化而论,那就会谬之千里。”孙犁先生的这论述,让我对文化的认识豁然开朗。一个作家文化,如何判断?一看作家吸收了多少文化,二是看作家建树了多少文化。如果从人物文化角度考察,有具体的人物文化,比如有岳飞、文天祥的文化,也有秦桧、贾似道的文化。文化有正面文化与反面文化,都是文化的范畴。所以看文化,分析文化,不能单从书本文化而论,应该从具体的文化形态而论。由此得知,一个作家的文化具体体现为作品,为国家为民族而书写的文学文化作品。

“人民大众,评论一个人,不会单从他是什么学校毕业,写过几本书,得过什么奖着眼,而是要看他对国家民族,有过什么实际的贡献。”我理解孙犁先生的这番心语,作家是要写书的,如果不写书,那如何叫作家。但写书,有写自己的,也有写国家的民族的。那么,评论一个作家的文化,是从对国家民族,有过什么实际的贡献角度而评论的,也就是说,作家文化是用为国家为民族而书写的文学文化作品来评论的。

作者简介:马永欢,男,永平职中教师,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采风学会会员,《回族文学》等多家刊物微刊专栏签约作家,《永平回族》杂志主编,《东方散文》杂志编委。作品在《散文百家》《北极光》等报刊上发表,出版9部著作。作品入选多种选本,荣获采风网2018年度“银牌作家”奖,荣获河北省采风学会2018年度“银牌会员”奖,荣获大理州2013年度公开出版图书奖等多项奖项。参加第八届全国回族作家、学者笔会,《踏雪寻梅》首发式在《东方散文》遵义笔会举行,奔流文学院第七期作家研修班学员。文学成就载入《中国回族文学通史》,《永平记忆》等5部著作被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

 

责任编辑:清风

[下一篇] 感受文字的温暖

[上一篇] 行者 歌者 智者 强者 ——读王忆唐先生散文集《守望与张望》有感 作者:李剑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