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创作理论 > 江边散语篇——“略谈散文的现实精神”
江边散语篇——“略谈散文的现实精神”

作者:常忠魁

江边散语篇——“略谈散文的现实精神”

王克楠

【一】

散文应该扎根在古代,还是扎根于现实?我觉得还是扎根在现实,古代是为今天所用的。所以,散文里一定有一个“现实精神”,这样的精神不同的作者,理解有所不同,但是确实存在的。很多用历史题材写散文的人,归根结缔还是要把精神凝聚在现实上。

因而,从这个角度说,用隐居的态度来对待现代文明是不负责的,是躲避的,大家都去隐居,谁来和瞬间万变的社会现实接轨呢?文明是需要迎面而上,而不是躲避。

【二】

散文要写得真实,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司马迁的《史记》就一定真实吗?

散文的真实对于散文家来说,首先是做人真诚。真诚s是态度,真实是结果,真诚的态度并不能保证自己的作品真实。因为人会犯错误,散文家也会犯错误,也会把丑恶的东西当做好东西是赞扬,因此,不能苛刻地要求杨朔能够看透当时的时代,写出反击左倾路线的作品。

从另一个方面说,散文家不应该为自己的认识低下找理由, 散文家和真正的政治家一样,要能真实地把握时代命脉,搞清楚什么才是社会进步的正能量。写出真正体现了社会现实的作品。

 【三】

毫无疑问,每个人写的散文都有大小不一的气场。怎样判断一个作者的散文气场大小呢?那就是与现实结合的程度?一个写作人对于时代的进步是正影响,还是负影响。

每个作者都生活在“特殊”的时空,怎样认识这个时空,怎样去摆正自己和社会和大自然的关系,对任何写散文人都是一个考验。要做到不回避,也不拔高。

 【四】

一个作家从自发到自觉,是一个相对长期的过程。为什么散文作家到了60岁至70岁之间最容易出佳作?因为这个自发的过程已经过去了,写字更加自居了,对文字更加尊重。写的少,但是追求超越自我,在超越自我中品尝写作的快乐。

作家的自觉状态是怎样的姿态呢?一是不再看到一点就写,不再去炫耀自己的想象力,不去勉强写’“系列化”,写的过快过多,必败。二是所选择主题和素材是经过独立思考的,不再去追风写东西,而是采取仰视的姿态写散文,不被写作环境差所吓倒。三是可以把写作内容而后写作技巧有机地结合起来。四是知晓自己的写作方向,不去滥用才华。

【五】

散文坚持在场。反映了作者对散文的尊重的态度、然而,仅仅是尊重是远远不够的。

一个人的散文写作,前面有 一个“敌人”,这个敌人就是自己,就是如何超越自我,就是如何“叛逆历史”?然而,这两者都很难,超越自己,不再用自己已经轻车熟路的路子写,换一种路子写,就如当年的王蒙先生写小说,突然使用了“意识流”,这对才气,对胸襟,都是一个考验,弄不好全盘输,落个邯郸学步的笑名。然而,邯郸学步是一定要学习的,不学习就无法进步。

【六】

散文面对现实,就无法离开写冲突。

散文里的冲突,不像戏剧里的冲突是经过了典型化处理,是比生活里的冲突更加冲突的艺术。现实生活里,冲突无处不在,这反映了矛盾无处不在 ,一个人的成长,就处在矛盾的氛围内,在各种矛盾的纠结中,闯出了一条路(所有人都是这样)。

一个人要面对生活现实,首先 要面对生活现实里的矛盾,也就是说,如何认识矛盾和处理矛盾,是“战胜矛盾”,还是被矛盾所征服。散文里的矛盾冲突,常常是通过“事件”来凸现出来,从这点来说,像是报告文学,但是,报告文学里的事件是大事件,是带有新闻性质的事件,而散文里的“事件”是小事件,一草一木的变化,都可以在心床掀起波澜,形成了“事件”。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创建文化创意学的学科体系

[上一篇] 贾平凹、熊召政、麦家的散文观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