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作品评论 > 共同走进文学情感的世界
共同走进文学情感的世界
——读张永群《39岁放羊农民写的诗,为什么能走红?》

作者:马永欢


   我在手机百度偶然阅读张永群《39岁放羊农民写的诗,为什么能走红?》一文,感觉焕然一新,一幅春天的画卷,在我眼前铺展。

1

“露珠驮着阳光/在晃动的枝条间奔跑。”露珠,我熟悉,阳光,我也熟悉,然而,“露珠驮着阳光”的一句诗,我就感觉十分的陌生。然而,在这样的陌生中,我情绪高昂,打开想象,想象“露珠驮着阳光”。在想象中,我仿佛是一滴露珠,天天写作,时时阅读,不就是驮着阳光吗?虽然走进五十六岁的岁月人生,但总是用一颗阳光的心看人间的五彩缤纷的故事。一滴露珠,不是静止的,不是静止在小小的书房里,而是走出书房,奔跑在宽阔的现实中,奔跑在文学情感的世界里,犹如“在晃动的枝条间奔跑。”

2

“这句诗的作者是一位39岁的农民李松山,他从小身体残疾,只读到小学四年级。外在条件的限制没有影响到他对文学的热爱,在网络视频中,他用力地表达着,向镜头展示他最近在读的书和最爱的诗集。一边看书,一边放羊,李松山已经有13首诗发表在《诗刊》杂志。”我阅读,我敬佩农民诗人李松山,13首诗发表在《诗刊》杂志上。《诗刊》杂志属于国家级的,要在这样的国家级别的文学杂志发表诗歌,真的不容易。更何况是一个从小身体残疾的农民诗人?更何况是一个只读到小学四年级的农民诗人?“外在条件的限制没有影响到他对文学的热爱”,也就是说一个人对文学的热爱,是不受外在条件影响抑或制约的,李松山一边看书,一边放羊,我也如此,一边工作,一边写作。业余写作,不仅不影响工作,而且从内在的联系上看,写作对工作具有巨大的促进作用,工作的方向仿佛更加明确。

3

“拿起鞭子是农民,放下鞭子是诗人。李松山在用劳作养活生命,也在用诗歌供给心灵。诗言志,歌永言。一排排诗行是他对生活的最细腻的体会和对生命最真实的感悟。虽然身体的残疾给他带来诸多不便,虽然他被禁锢在土地和羊群之间,但李松山用写诗,为自己搭建了一条通往理想的澄明之径。”我阅读,我的灵感瞬间呈现:李松山,拿起鞭子是农民,放下鞭子是诗人。我也如此,拿起粉笔是教师,放下粉笔是作家;李松山,用劳作养活生命,也在用诗歌供给心灵。我也如此,用工作养活生命,也在用文学供给心灵;李松山,对生活的最细腻的体会和对生命最真实的感悟,表达是诗歌。而我呢?对生活的最细腻的体会和对生命最真实的感悟,表达是散文;李松山,用诗歌,为自己搭建了一条通往理想的澄明之径。而我呢?用散文,为自己搭建了一条通往理想的澄明之径。

4

“诗歌的质量是他们情感的质量,从某种意义上讲,也展现着他们生命的质量。寄托于文学,他们超越了自身外在条件的局限,迈向了一个新的自我。”判断一个诗人的情感质量,从诗歌的质量判断;诗歌的质量,也展现着诗人生命的质量。作家也如此。寄托文学,可以超越自身外在条件的局限,从而迈向一个新的自我。这是我敬佩农民诗人李松山的原因之一,也是我钟情文学,寄托文学的原因之一。新的自我,仿若一年一度的春天。

5

我走出故乡这个地域,与大江南北的笔友交流、畅谈,并达成某种契合。为什么?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文学情感。这正如张永群所说:“尽管工作不同、年龄不同,甚至生活的年代、地域不同,但人们的情感和意志都是相通的。我们都有对家人的依恋、对爱情的渴望和对理想的追求,总会在某时某刻达成某种契合。”

我们走进文学情感的世界,就会知晓文学艺术的大用:“文学、艺术有什么用?它可以让天南海北、身份各异的人,抹消外在、物质层面的差异,共同进入一种精神的自由,进行灵魂层面的对话。”

 

作者简介:马永欢,永平职中教师,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采风学会会员,《东方散文》等多家刊物微刊专栏签约作家,《永平回族》杂志主编,《东方散文》杂志编委,《当代精英文学》编委散文副总编。作品在《散文百家》《北极光》等报刊上发表,出版9部著作。作品入选多种选本,荣获采风网2018年度“银牌作家”奖,荣获河北省采风学会2018年度“银牌会员”奖,荣获大理州2013年度公开出版图书奖等多项奖项。参加第八届全国回族作家、学者笔会,《踏雪寻梅》首发式在《东方散文》遵义笔会举行,奔流文学院第七期作家研修班学员。文学成就载入《中国回族文学通史》,《永平记忆》等5部著作被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


责任编辑:清风

 

[下一篇] 阅读活着——读余华的长篇小说《活着》

[上一篇] 阅读猛士——读《鲁迅眼中真正的猛士是这样》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