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狗这东西
狗这东西
作者:张炳吉

狗为什么被称之为狗?李时珍说:“狗,叩也。吠声有节,如叩物也。”原来,人类根据它的叫声给它起了这个名字。不管狗的名字怎么来的,它的名声却一直不怎么好,几千年了人们也没有改变对它轻蔑、鄙视的态度。今年是狗年,除夕那天有微信朋友发来了近百条有关狗的成语说是给我贺年:狼心狗肺,狗仗人势,狗急跳墙,狗血喷头,鸡鸣狗盗,狗尾续貂,狗眼看人低,挂羊头卖狗肉,狗嘴吐不出象牙来......我挨个读了一遍,居然没有发现一条是褒义的,这是贺年吗?这简直是在给我添堵、扫我过年的兴!

当然,发微信的朋友也有他的难处,关于狗的褒义词实在不好找啊!

 文人大多厌恶狗,我更厌恶狗。这是因为自我出生以来已经被它咬伤过5次了,平均每十年就要被它的同伙咬上一口。自最后一次被狗咬至今已经过去了9年,按照我被狗咬的平均值推算,我的安全期已到临界,所以,近两年我出门一见到狗就发怵,生怕它的牙印第六次印在我的腿上。

 小时候被狗咬了,大人们先是去打狗,打狗回来从门鼻子上捏一小撮细土按到伤口上就再不管了,根本不知道去打狂犬疫苗,当然那时穷僻的村里也没有疫苗。我庆幸自己被狗咬了多次不打狂犬疫苗却没患上狂犬病。就在我暗自庆幸的时候,有一天在网上看到一个资料,说是狂犬病毒在人身上能潜伏3个月至一年,甚至10年至30年。目前我身上是否还潜伏着这个可怕的魔怪?它什么时候显露原形?想起来就有些不安。前几天在微信群看到一段视频,一个青年男子在大街上突发狂犬病,嘴里发出“旺旺、旺旺”的犬吠声,并且到处咬人、抓人。人们都知道被狂犬病人咬破、抓破与被狗咬伤一样,同样可能患狂犬病。所以,大家纷纷躲避,只有警察拿着警叉上前抓捕。我想,如果有一天我那样了,我不咬人,我只咬狗,这叫“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这狗东西欺我太甚了!这篇文章的题目是“狗这东西”,写到此处,勾起我对它们的切齿痛恨,我想把题目改为“这狗东西”!

 我被狗咬破出血的次数为5次,而遭狗袭击、差点被它咬伤的次数就不止5次了。前些年我们几个文友成立了采风学会,成立了学会就得开展工作。有一次我和晓伟、晓丽去赵县农村采风,走访“扇鼓舞”这种传统艺术的传承人。没想到这个村里养狗的农户很多,而走访需要入户。陪同我们采风的本地作家赵志勇生怕我们被狗咬伤,就给我们介绍了一条入户防狗的经验。他说你们进入一户人家时,不要直闯,要用双手分别拉住他家大门的左右两个门环,把大门半关。然后像电影《智取威虎山》中的少剑波那样,大声问“老乡在家吗?”听到问话,如果出来的是人,你就随他进去;如果出来的是狗,你就顺手把大门一关,这样既可保自己安全,又显得咱们有礼貌。学习是一回事,实践起来又是一回事。有一天我们仨入户走访,晓伟在前,晓丽在次,我在最后。我们只顾说话了忘记了赵志勇的警告。晓伟刚进到门里,一条恶犬就猛扑过来。晓丽见状“咣当”一声把这家的大门关上了。可怜的晓伟还在里边啊!我大声让晓丽把门打开,晓丽说打开咱就没命了!我说不打开晓伟就没命了!

 当我们随闻讯赶来的狗的主人冲入院子时,看到晓伟正站在这户人家的猪圈里哆嗦,他虽然没有受伤,但他四周都是齐腰的臭水。那条狗依旧不依不饶、愤愤不平地站在猪圈墙上对着他狂吠。这条狗大概不会游泳,如果会游,刚才的一场陆战必将转变成一场水战,晓伟和这条狗也将由陆军转变为水军。

 近些年来,农村的养狗户一般不再散养,而是用铁链子把狗拴了。但是,只要他家有狗、即使是拴着的狗,来客也要当心。这方面我有过惊心动魄的经历。那是我去赞皇的安清明老师家取“坛山刻石研究”文稿的一次经历。安老师退休后在农村的老家居住,当我赶到他家时,他老伴说他在本村某人家聊天,我当即到那户人家去找。刚进门,我看到这户人家的院子里用铁链拴着一只藏獒。藏獒即使被拴着我也非常害怕。因为藏獒这种犬非常的剽悍、凶猛。据说“十犬出一獒”。人为了培育出凶残的的獒,先挑选出十只同样强壮的狗,然后把它们放在一个窖坑内,不给食物,让它们互相厮杀、吃掉,最后剩下一只活着的狗即为“獒”。

 这条藏獒是不是纯种的我不知道,但它给我的震慑让我永世难忘。它看到我后,先是对着我一阵狂吠,接着是一次接一次地猛扑。但由于有铁链拴着,它再凶也伤害不到我。就在我准备从它面前快步绕过去的时候,拴它的铁链突然断开了。我想跑根本来不及,它把我逼到了墙根。我明白自己这次在劫难逃,小便都被吓出来了。狗为刀俎,我为鱼肉。我闭上眼,绝望地等着它上来撕咬。可是,当它冲到我跟前时,突然止住嗓子,张开大嘴,吐出鲜红的舌头,在我的皮鞋上“吧唧”、“吧唧”地舔了起来,一边舔一边摇尾巴,做出欢迎的姿态。

 安老师和狗的主人闻声都从屋里出来了。我估计狗的主人先要安抚我一番,最起码说句“给你换一条干净裤子”的客气话。可是,他却置我于不顾,弯下腰拍着他的狗头说:“旺旺真懂事,谁来咱家给谁擦皮鞋,好孩子!好孩子!”

 写了狗的一大堆不是,幸亏狗不识字,如果它识字很可能要找我理论一番了:你咋不写俺帮助你们人类守门、牧羊、侦探、搜救、导盲的事呢?你咋不写你们怀疑食物有毒先教俺尝一口的事呢?你说俺咬人不好,但咬人是俺的本性啊!你们人类要是嫌俺咬人就别养俺,养一只羊吧,羊不咬人。

 

(作者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采风网总编,已出版散文集“三路”,即《乡关路远》《路在门外》《一路风情》)

 


 

 

[上一篇] 乡梦

[上一篇] 小姨的天主堂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3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