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再深的夜也有人陪伴你
再深的夜也有人陪伴你
作者:张炳吉

  有一个奇异的现象,不知道别人遇到过没有,反正我总是遇到。对于这个现象我既不惊讶也不恐惧,只是感到不解和有趣。

  我有午睡的习惯,只要不忙、只要不是出门在外,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办公室,午饭后大都要小睡一会儿。

  午睡时间,不论是公事还是私事,一般情况下没有人给我打电话。但在我的亲戚朋友中,有的人没有午睡的习惯,也意识不到我正在睡觉,或者他有要紧的事要找我,或者他正在与人豪饮,受酒精的蛊惑而不假思索地给我打电话。

  亲戚朋友给我打电话,按说正在睡眠中的我会被电话铃声惊醒。但是,几十年了、无数次了,我午睡时被亲友们电话铃声惊醒的情况却极少发生。我遇到的情况是,当某个亲友的电话打来的前几分钟,我自己就会无由地提前清醒。待我清醒一会儿后,他们的电话铃声才会响起!这种现象仅限于与我关系很近的亲戚朋友打来的电话。似乎这些至亲挚友给我打电话前,为防止我受到惊扰,先要通过某种神秘的渠道,用某种不可知的信息把我轻轻地摇醒,然后才给我打电话。先唤醒后振铃,体现了亲人友人的体贴和关怀。我琢磨,这很可能是由于我们日久天长的亲情和友情的作用,冥冥中我们之间建立起了某种潜在的心理感应机制和信息沟通机制,这种机制的核心就是互相爱护、互不惊扰。

  按照这种机制,在我睡觉的时候对方给我打电话要先轻轻地“唤醒”我,然后再打;那么,我给对方打电话应该也是这样吧?

  上个周日大约在凌晨三四点的时候,我无由的醒了,清醒后再也睡不着,就打开台灯想找一本书看看。此时,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幸亏我醒了,要不然这个时间段正处在深度睡眠状态的我,肯定要被这夜半铃声惊出一身冷汗。手机里传来我母亲的声音。她说她也醒了一会儿了,她问我是不是给她打电话了?

  原来,今年已经85岁高龄了的母亲由于不习惯城市的生活而一直住在乡下,出于对她的惦念,每逢周末我都要回老家看望她老人家。当天中午我在老家的后院溜达,母亲在前院给我打电话。我知道她是在呼我过去吃午饭,所以就挂断电话赶紧到了前院。午饭后我驾车返回了我工作的城市,而把那个挂断的手机号码留在了母亲的手机上。凌晨三四点的时候,母亲醒来翻看手机时,忽然看到有我的名字,误以为是我给她打电话了她没有接到,所以就给我打了过来。

  严冷的冬日,漫漫的长夜,我和母亲相隔百里,居然在深夜的同一个时间段清醒,清醒后居然都睡不着。假如此时我给她打电话,她自然也处在清醒的状态、自然也不会受到我手机铃声的惊扰。至亲之间存在的这种心灵感应,这种互相爱护、互不惊扰机制,要不是有我那个挂断的电话、要不是有母亲给我打来的电话,我还不敢肯定它的存在。

  当你孤处的时候,当你长夜难眠的时候,不用感到空寂,不用彷徨,此时此刻一定有一位你的至亲挚友同样在辗转反侧,在思你念你,只不过你不知道他是谁、半夜三更你也不可能去一一询问他们罢了。

                                

   (张炳吉,作家,采风网总编辑,河北大学哲学系毕业,解放军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毕业,著有散文集多部)

 


[上一篇] 摆渡的舅爷(作者:刘亚荣)

[上一篇] 小姨的天主堂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3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