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水仙情怀,淡雅人生
水仙情怀,淡雅人生

作者:燕山樵叟


女人爱花,可谓天性;男人爱花,多有微辞。作为男人,我喜欢花,从不遮遮掩掩,爱就是爱。

少年时爱故乡那满山遍野的山花:金色的野菊,火样的野百合,紫色的野芍药……光光的脑壳戴不住野花,索性就挂在耳朵后,常被人讥笑“当初托生丫头就对了。”

年轻时如洛阳公子,爱花成癖。艳羡林逋梅妻鹤子的情怀,以吟诵“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为趣。早春三月,杏花春雨,粉瓣黄蕊,蜂飞蝶舞。携杏花入梦,拥花入怀,浮想联翩。

年老了,心如山野一樵,常怀陶翁采菊东篱之愿。可惜无缘隐于名山,只好委身闹市。唯恋花痴心不改,但此花非彼花,而是独恋水仙。

水仙在百花肃杀的严冬绽放,花期较长,花香馥郁。室内置一盆水仙,满室清香。水仙因水而生,叶片碧绿如翡,亭亭玉立,外边花瓣六裂如雪,里层金黄似杯,像一位凌波仙子,冰肌玉骨,裙袂飘飘,一路走来,香韵俱佳。

水仙不像兰花那么娇气,不像茶花那么挑剔,更不像梅花那么高傲。无需土壤,不用施肥,只需一钵清水,在阳光、温度适宜的条件下,何时开花完全由自己掌握。

    上等水仙产于漳州,头大丰满,花多味浓,是我的首选。一枚枚水仙鳞茎如北方的大蒜头。买回来放在角落里静静地休眠。初养水仙,不懂技术,常常是叶盛花稀,好像一团大葱。后来在网上学会了雕刻、修饰,即在上盆前,用刀子把鳞茎剖开,削去无花部分,待露出花芽后,放在清水中浸泡一天,即可上盆,三两天换一回水,十几天即开。

午后斜阳里,一杯清茶,一本闲书,沉浸在沈从文“边城”那悠美的文字中。一阵芳香袭来,自知那是茶几上的水仙又开了,不由心中一阵欣喜。想起了宋代诗人刘克庄咏“得水能仙天与奇,寒香寂寞动冰肌。仙风道骨今谁有?轻扫蛾眉簪一支”的诗。人老了,不再喜欢轰轰烈烈,心里早已没有了远大理想。唯独愿意过几年闲适、淡雅的日子。所以,我喜欢水仙的品味,喜欢她淡雅的情怀。喜欢在她的陪伴下,度过暮年寂寥的冬日。





                                                                                                                                                             责任编辑  卧龙令

[上一篇] 蓝莓之恋 洛钊作品

[上一篇] 通州那些事儿——重拾洒落在记忆里的“万通酱园”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