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微信扫码立即分享
首页 >  散文作品 > 李先念视察到俺村
李先念视察到俺村

作者:刘新奇


后屯村地处冀中平原黑龙港流域的深州南部,现有人口1098人,以农业为主。

昔日的后屯地势低洼,土质盐碱,遍地坟头子有五千多个,碱疙瘩有三百六十个,地形横七竖八,弯弯曲曲的田间小道三十八条。秋后光秃秃,春天白花花,是个有名的穷村子。



 


昔日后屯村的土地

那时后屯村的街道歪歪斜斜,房屋破烂不堪,村里村外没有树木,是个“鸟不搭窝。知了不落”的“秃子屯”。老百姓辛勤劳作一年,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悲惨生活。


昔日后屯村貌

一九五八年,时任党支部书记的姚福恒遵照毛主席“改洼治碱”、“实现大地园林化”的指示,带领群众大搞以改土治水为中心的农田基本建设,向“耕地方田化,旱田水利化,田间公路化,大地园林化”进军。



后屯人民辛勤劳动

经过二十多年的辛勤劳动,后屯村民共搬走了三百六十个大碱疙瘩,铲平了五千多个坟头子和碱土堆,开挖了支、斗、农排灌渠一百四十六条,修田间路二十一条,平整土地三千亩,把全部耕地划成了五十二块整整齐齐的方田,累计动土一百一十万方。共植树二十一万棵,种紫穗槐二十四万墩。在林带环绕的方田里,打了几十眼机井,这样,渠相通,路相连,田成方,林成网,旱能浇,涝能排,方田稳产高产,林带纵横交织,郁郁葱葱。昔日的大碱洼变成了米粮川,全村形成了林茂粮丰、五业兴旺的繁荣景象。被前来参观的国际友人誉为“社会主义的大花园”。



一九七九年后屯大地园林化

在发展生产的基础上,后屯村庄进行统一规划和建设。新村四周有环村路,村内房屋南北十四排,东西十二排,村委会、礼堂、招待所、供销社、学校、配电室、自来水水塔等配套场所应有尽有。人民生活,居住环境,文化生活,卫生条件都得到了改善。





1972年的后屯村貌

当时,国内和国际友人到俺村学习盐碱地的改造经验的人络绎不绝。时任党支部书记的姚福恒1978年获得“河北


省劳动模范”,多次参加全国农业会议,受到党和国家领导的接见。

1978年5月12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风和日暖。上午十点,十几辆小轿车排成一字,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李先念在陈永贵副总理的陪同下,来到了后屯礼堂。只见李副主席身着朴素而又大方的灰色棉布中式便服,面色红润,精神矍铄,腰板挺直,步履稳健,面带微笑,时时向周围的群众招手致意。

在礼堂里,李副主席一眼看到墙壁上的规划蓝图、图表和数字,边走边看反映全村的面貌图片,来到了早已布置好的会场。李副主席翻看简介时,一边看一边说:“这个后屯我知道,老杨(指时任农业部长的杨立功)向我汇报了。”身边的杨立功微笑着。

这时陈永贵副总理插话:“我也说了。”

李副主席说:“对,老陈也说了。”

李副主席问:“谁先讲?你们介绍一下吧!”

李铁(时任衡水地委书记)说:“李主席,这是深县的副书记王彦文,让老王先说说吧!”

李副主席点头说:“好!好!”说着把麦克风亲自移到王彦文面前。



图为王彦文汇报后屯工作

自左至右:王彦文、李先念、姚福恒

王彦文汇报时提到一九五八年姚福恒回村带领群众搞规划时,李主席插话说:“没有规划不行,没有规划调动不起群众的积极性,即便一时调动起来了,也不能持久。”还风趣地说:“要能坚持五年,割我的脑袋。不能张书记挖,李书记填,王书记来了还不知怎么办,这是群众讽刺我们无能,讽刺浪费民力,我们要好好总结教训,一定得把规划搞好。”

这时,后屯村党支部书记姚福恒坐到李副主席身旁。李副主席亲切地问姚福恒:“多大年纪了,你干了多少年了,参加劳动吗?”

姚福恒微笑着说:“六十八岁,干了二十年了,重体力不能干了,参加一些轻的劳动。”

李副主席说:“可以嘛。”

深县县委副书记王彦文当汇报到园林化时。

李副主席插言说:“深县蜜桃好哇,很有名嘛!”

当王副书记汇报到后屯村粮食产量时。

李副主席问身边的姚福恒:“你们亩产百斤是什么时间?”

姚福恒回答:“解放前。”

李副主席接着问姚福恒:“现在多少斤?”

姚福恒回答:“现在九百多斤。”

李副主席说:“现在还达不到千斤?”

王彦文说:“这里低洼盐碱地多。”

李副主席说:“噢,这里低洼盐碱地多。”接着问王彦文:“有多少公社有盐碱地?”

王彦文回答道:“全县三十五个公社,二十多个公社有盐碱地,共五十三万亩。”

李副主席接着问:“现在改造好的有多少亩?”

王彦文说:“五十三万亩改造好了三十万亩。”

李副主席沉思者说:“还有二十三万亩,几年改造完?”

王彦文说:“到八一年改造完。”

李副主席说:“啊,八一年,标准要高,一不作,二不休得彻底。后屯,后营搞得不错。要把后屯后营变成前屯、前营。五十三万改造了三十万。这地方我是知道的。八一年也好,八二年也好,标准要高一些。”

当王彦文汇报到棉花产量时,李副主席问:“是不是达到了百斤皮棉?”

姚福恒:“现在八十斤,还没达到,今年保证百斤皮棉。”

李副主席说:“那好。”

姚福恒说:“百斤皮棉比千斤粮食好搞。”

李副主席:“百斤皮棉比千斤粮食好搞?”

姚福恒说:“好搞。”

当王彦文汇报到后屯基本实现了机械化和半机械化化时,李副主席问:“麦子你们几天可以收完?”

王彦文说:“五天可以。”

李副主席说:“五天光下雨怎么办?七七年麦收时啪啪下了几场雨,减了产。”

当王彦文汇报到改碱挖深沟时,陈副总理问:“挖深沟?”

闫达开(时任天津副书记)问:“挖多深?”

王彦文说:“四至六米。”

李副主席说:“四至六米,有的搞不起,占地太多。”

闫达开问:“开口多宽?”

王彦文说:“开口二十多米,一比二点五,一比三的坡。”

李副主席问:“沧州排碱沟不行,浅。”

马辉(时任河北书记军区司令)说“张屏东(时任沧州地委书记)到前面来。”

李副主席和张屏东说:“你们(指沧州)那个不行,啊!(指排碱沟)深县挖的深,地又平,得好好向深县学习呀!”

刘子厚(时任河北省第一书记)接着说:“要丰收,深挖沟。”

李副主席说:“二十米宽,一比三的坡,占地多。”说着用手势比沟坡的样子。

王彦文说:“堤上可以种山药。”

李副主席说:“对,这是好办法。”

李副主席听完王彦文的汇报后说:“后屯、后营那么先进,为什么叫后屯、后营呢?叫‘前屯’、‘前营’不行吗!全县都要搞成‘前屯’、‘前营’。我们到田间走走。”

马辉说:“走啊!”

十点五十分出礼堂,开始转园林。



李副主席在后屯视察(1978年5月12日)

在村北一方三号公路,排灌路中间,停车点。李副主席下了车,四周看了看,看着这一马平川的麦浪,看到麦田、道路规划的井井有条时,李副主席笑着说:“农田就该这样,庄稼长得好,树也长得好。”

一会儿,李副主席又与王彦文说:“你们八一年搞成也好,八二年搞成也好,一定得高标准,和这标准一个样,都搞成这样。

王彦文回答到:“好!”



李副主席和姚福恒亲切交谈

姚福恒接着说:“全县与这标准一样的,有十二个公社,有几个大队比这大队的标准还高。”

李副主席高兴地说:“从大名府到张家口,从东海之滨到唐山,都搞成这个样子,搞真的,不能搞假的,都成了这个样子,资本主义国家就不敢笑话咱了!”

闫达开说:“一定能搞成,你坐着飞机来看。”

李副主席转向陈副总理说:“今年小麦比那年怎样?”

陈副总理说:“比那年株数多,长得好!”

李副主席说:“你评评产?”

陈副总理说:“那次来评了,这次不评了。”

李副主席问姚福恒说:“他评的怎么样。”

姚福恒答:“陈副总理评了七百斤,打了六百九十八斤,差二斤。”

李副主席非常高兴地说:“差二斤。”在场的人们高兴地拍起了巴掌,笑了起来。

最后,姚福恒请求李副主席留下意见。

李副主席说:“加快速度。”

陈副总理说:“光加快不行,还得加上一个‘急’字。”

李副主席看到盐碱地改造前后的对比变化,望着眼前绿油油的麦田和排灌路林交织成网的园林化大地,非常高兴。

李副主席对后屯村实行水渠田林路综合治理的经验给予了充分肯定,一向沉稳平和的他还不由地提高了嗓音。号召海河流域的人民都要照后屯这样,提高质量,早受益,使人民温饱问题早日解决。你们都要学,(指北京市副市长陈维达、天津市副书记阎达开、陕西、山西、山东、河南副书记。)我回到北京也要号召全国农民向后屯学习。

时光荏苒,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改革开放以来,我村秉承光荣传统,励精图治,解放思想,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发展多种经营,农业生产上了一个新台阶,农民收入有了显著提高,村民过上了小康生活。

党的十九大以来,我村为了铭记老一辈村民为村庄发展做出的贡献,传承红色历史,记录后屯村往昔的辉煌成绩,发扬实干精神,留住大家的记忆;为建设新农村,走进新时代,促进社会和谐,让年轻一代人更加紧密的团结在党的周围,为建设家乡做出更大贡献,搜集村史图片资料,建设了后屯村村史馆。当年老劳模们身上所体现出的那种勇于战天斗地的英雄气概,那种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廉洁奉公、无私奉献的革命精神将与世长存,并将作为我们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世代相传,永远激励着我们在跨越赶超,实现中国梦的道路上顽强拼搏、奋勇前进。

 

 

作者:刘新奇

电话:13731367835

QQ:957821200

单位:深州市大屯镇张家屯完小

[上一篇] 永年的年味儿

[上一篇] 通州那些事儿——重拾洒落在记忆里的“万通酱园”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