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微信扫码立即分享
首页 >  创作理论 > 谈当今书法界的乱象——关于“丑极至美论”辩
谈当今书法界的乱象——关于“丑极至美论”辩

作者:武锋

         何为丑,何为美?对一个事物而言,恐难有一个统一的标准。站在不同的立场、从不同角度者用不同的心态看同一个问题,可能会有不同的答案,甚至会大相径庭。如人们在吃猪肉(忌食猪肉的民族、宗教信徒除外)时会说猪好,但在形容猪的长相时则基本是用蠢、笨、脏之类贬义词;而形容女人则多用美女、娇娥、婵娟、沉鱼落雁之类褒义词。这都没有错。但是,这是一般人的立场。然而在猪的眼里却并非如此,公猪看到母猪它认为是美的,而看到人们争相追捧的影视女明星它并不会动情!这可以说是跨越高等、低等动物界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尽管说得有点“损”,比较牵强,但却是事儿糙理儿不糙,形象地说明了本文开头的断言。 
        被誉为中国国粹的书法延续、发展到今天,已经逐渐失去了表情达意的文字传播功能,因为已经基本上没有人用毛笔著述、写信、做文章,而逐渐被铅笔、钢笔、圆珠笔甚至电脑打字所替代,毛笔字的阵地已萎缩到小得不能再小的领域,已成为“书法”的代名词;用毛笔写字的人群也从以前的所有识字的“文化人”缩小到书法爱好者和书法家这个小得可怜的群体。而他们的作品中的出类拔萃者便和好的绘画一样,会成为供人欣赏的艺术品,进入了艺术的范畴。而书法是“视觉产品”,它要作为艺术品供人欣赏,就应该给人带来美的享受,能够使人产生共鸣,愉悦身心,焕发激情。与此相反,那些不能给人带来美的享受,而只能使人看了不舒服,甚至像看了大便一样反胃、恶心的所谓“书法”作品,就不能称之为书法进入艺术殿堂,而只能称之为“字”。因为我们不能不让人写字,但我们应该把丑的“字”拒于艺术殿堂之外。 
       在这里,如何划定什么是美的,什么是丑的,就需要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尽管它不会像做数理化题那样严 谨、分毫不差,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但应该有一个基本的尺度。这个尺度,说通俗点,就是站在“人”的立场上看美丑,而不能站在“猪”的立场上论短长!这里的“人”,特指人民大众!即绝大多数人认为是美的,它就是美的!因为艺术是为人民大众服务的,人民大众都不欣赏,它还算得上艺术品吗?在这个问题上,毛泽东同志早在1942年5月的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就有了精辟的阐述,至今都不失其光辉。在此无须赘述。 
       然而在当今书坛,却出现了违背常理的现象,丑字渐成气候,以丑为美,审丑之风甚嚣尘上,在大多数人眼里毫无美感可言的胡涂乱抹的歪扭丑字,却被某些人认为是好字,屡屡出现在各级直至国家级书展上,还有众多媒体跟风追捧。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种审丑之风已开始上升到理论层面上,比较典型的就是被称为“丑极至美论”这个怪胎!
        众所周知,在常人看来,大便是臭的(这是人的认识,而猪却认为是香的),臭极了只能是更臭,变得臭不可闻,它不可能变成香的;一个五官安排得不是位置,口眼歪斜、大小不一、排列失衡的女人会被众人视为丑女人,如果再长上几块大小不一的黑瘢或者血管瘤,脸上布满大黑麻子,再添几块疤,应该说是更丑了、丑极了,难道有谁会说她由此而变美了,变得美若天仙、有沉鱼落雁之貌?对书法而言,也同此理,不讲传承地信手涂鸦,随心所欲地胡抹乱画,写出的字没有根基,不伦不类,应该说是丑的。如果再不论章法地随意堆积,应该是丑上加丑,丑极了!那么,丑到极致的事物又怎么会变得美了呢?这岂不是疯人妄语、痴人说梦,猴拿虱子瞎掰吗?
        可能有人会问,这些人为什么舍美而求丑、死抱丑书不放?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其实并非如此。常言说得好:无利不起早!他们这些人不是脑瘫患者,也没有心理障碍,发育非常健全,智商可能还会超过常人。之所以死抱丑书臭脚不放的目的,无非就是一个“利”字!因为他们非常清楚,涉足书法领域,要想把字写好,需要讲传承、有创新,需要有“坐断板凳熬干灯”的精神准备,临池不辍。耐不得寂寞,下不了苦功,是难以奏效的。而他们又想急功近利,今天提毛笔,明天就拿钱,扎刀子就吃肉!这种浮躁、逐利心理,驱使他们舍本逐末,抛开传承,只讲“创新”、讲“特色”!他们的“创新”就是创出独特风格,求“新”、“奇”、“怪”,讲究自己的“风格”,标新立异,什么“书圣”,什么颜、赵、欧、柳、苏、黄、米、蔡,我一律不“尿”他们,信马由缰地涂抹,就形成了自己既不古又不今的一家之风!记得一位哲人曾说过,世界上画鬼最容易!因为谁都没有见过鬼,无所谓美与丑、像与不像,怎么画都不过分。所谓 “现代书法”也正是如此,不讲传承,只重“特色”,没有了美丑标准,只要有自己的独特“风格”,自己再大言不惭地命名个什么什么“体”,标榜为什么什么“派”,便大功告成!一时间,书坛 “大师”遍地,山头林立,出现百“丑”齐放、万“怪”争鸣的局面!仿佛这些人一夜之间都成了“时代精英”!这种局面理所当然地遭到了正义之声的鞭挞!近来,有人对这些写丑书的“书法家”加了一个非常时髦的桂冠,称之为“地沟油”书家,我看倒十分贴切!
       而这些丑字怪字要立足书坛,要争得一席之地,就需要争得话语权,有舆论的支持,于是乎 “现代书法”、“前卫书法”、“创新书法”之类的言论相继出笼。而此时书法界又有人祭起 “丑极至美论”这杆破旗,堂而皇之地粉墨登场,则把这一系列的理论层面上的噪音发挥到了极致!这就像既想做婊子又想立牌坊一样,把下贱的说成清高的,把丑的说成美的,其目的就是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企图把水搅浑,浑水摸鱼!而这种“歪论”的提出者并非等闲之辈,有着名牌大学教授和书协理事、主席之类的头衔,以及充当着拥有生杀予夺大权的书展评委,占据着中国书法界的高位,带有如此之多光环的大员居高临下,振臂疾呼,为他们标榜的丑书摇旗呐喊、撑腰打气、给力鼓劲!无疑就是为丑书撑起了遮羞布、保护伞和挡箭牌!在如此“和谐”环境之下,那些惯于写丑书之人便会如苍蝇逐臭一样趋之若鹜,顿时这杆破旗帜下便会聚集一大帮写丑书的“精英”,形成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他们攻城略地,鸠占鹊巢,占据了各级书展的大片江山!这便是各级书展屡遭诟病的原因所在!
       现在的问题是,大家都有写字的自由,谁写什么样的字,无论美丑,都是人家的事,别人无权干涉。问题是当今这些写丑字的代表人物有相当数量的都占据着各级书协的高位。毋庸置疑,各级书协是书法领域最权威的官方机构,承载着时代赋予的社会责任。这些写丑字的代表人物混迹其中,他们不仅写丑字,而且有了“理论”的支撑,就会向社会传递一种病态的信息,仿佛现在没有了美丑的界限,没有了好坏标准。只要进了书协、只要在其中身居要职的都是书法名家、大家、大师,只要参加了各级书展的书法作品,都是精品,这对于那些艺术鉴赏水平不高的普通百姓、收藏家来讲,无疑是一场严重的灾难,其所产生的恶劣后果不言而喻。著名书画评论家陈传席曾经说过,一个浙江的收藏家投资三个多亿搞收藏,其收藏的书画作品经他鉴赏之后竟发现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垃圾!若干年之后这些当今时代的“宠儿”就会变得一文不值,这位收藏家或者其后人恐怕哭都会找不住调了!
       笔者认为,“丑极至美论”无论从形象思维还是从逻辑思维角度来分析,都是站不住脚的,根本不成体系,纯粹是违背逻辑的诡辩,是非常荒谬的,它理所当然地会受到正义之人的鞭挞和抵制!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这是当今书坛歪风与邪气交欢之后产下的畸形儿,是先天不足、发育不全的怪胎,它注定不会有多大生命力!随着改革的深入,正义的抵制,乱象的廓清,这种不伦不类的杂种定会夭折。尽管这种过程可能需时较长,但历史终究会证明这一点!
       现在写丑书这股风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不可等闲视之。然而,继承、弘扬、光大祖国书法传统,在继承中发展、提高、创新,永远都是主旋律!不管这股数典忘祖的歪风、逆流如何强大,他们如何鼓噪,但丑终归还是丑,相信绝大多数人包括鉴赏家、收藏家还是有眼光的,这些丑书还是难登大雅之堂的。可以断言,如果有朝一日这些“地沟油”书法家们的丑书挂到了中南海、人大会堂、天安门城楼,或者作为国礼赠送外宾之时,那就是中国书法的彻底完蛋之日!到那时,全体正统书法家都应该集体自杀!


   

[下一篇] 安顺英诗词创作路径探究

[上一篇] 宋凤洲先生的 楷 书 观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