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微信扫码立即分享
首页 >  散文作品 > 人生书香
人生书香

作者:董青军



     我喜欢读书!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书就像一种模糊的乡愁融进我的脑海里;在我的记忆中,第一次看到的是一幅书本上的插图,那是六几年的事情,地点是在邻村父亲的妗子家。插图的纸张已经深深地发黄,细细的黑色的线条,一个乡下质朴的顽童穿着粗布背心,短裤衩,方口布底鞋,骑在一个弯弯的月牙上,背后却是满天的繁星;这个调皮的顽童笑咪咪地望着我,我被这景致迷住了!
     从那时起,我幼小的心里便更有了小小的秘密。我总是在吃完晚饭,独自坐在屋门口的台阶上,望着满天的繁星,期待着那个小小的顽童出现在天空。终于,我看不到那个顽童,只有无边无际的星儿,亮着金光,忽闪忽闪,有的大有的小,是不是那个顽童偷懒了,趴在被窝里,只露着他的大眼睛,也在天上望着我,我陶醉了。
     长大了,我才知道,自己的幼稚和天真。书本上那个小小的顽童一只没有在天空出现,但是对那深邃的天空,我一直怀有向往的理想,尤其那书本的插图给我质朴的印象。所以到现在,我坚定地认为,世界上真正美丽的东西,是不加修饰的,包括人生!
      大约七八岁的时候,母亲经常带着我到外舅家串门。外舅的家族是姥娘的娘家,姥娘来走亲戚,首先要到外舅家住几天,帮我的外舅母一起浆线,经线;外舅的家里有一个小人书《三打祝家庄》,那时我还没有上学,小人书里文字和内容看不懂,里面白描的人物很有特色和性格,但是,我只记在心里一个,那就是李逵。李逵高举板斧,怒目圆睁,站在一座木桥前,仿佛就像一座铁铸的的雕塑,威风凛凛。
      这是我的记忆中,可以找到的第二个特美的画面,它在我的心里形成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上小学的时候,从家门口向南经常要路过一个没有院墙的土屋,土屋很小,仅有六尺来高,好像屋子的主人一样“卷缩”在院子的角落,小屋的屋顶长满衰败的杂草,没有门窗。屋里的主人蓬头污面,但是屋里的地面却打扫的干干净净,屋里的小灶上的铁锅上没有沾有一粒饭米,由于烟熏火燎,屋里房顶和四周的土墙壁上漆黑一片。主人神情恍惚,但他能用麦秸和谷草打上一双双草鞋,这在村里是个奇迹,他的脚上穿着草鞋,墙壁挂满草鞋,我对他充满好奇和敬意!
      放学回来,伙伴们不在担心老师的责罚,纷纷拿起砖头投向这个不起眼的小屋,主人仅有的铁锅破了,头上鲜血直流,我扑向我的同伴,扭打起来,其他的同伴一路逃散。我跑到学校,告诉老师,老师在我的心里就是太阳........!第二天,我第一个“揭发”同伴的“罪行”,他们的父母给这个小屋的主人带来铁锅、鸡蛋,我受到了表扬!再后来,我才知道小屋的主人是位老红军,我不禁大吃一惊。
      就这样,很久以后,李逵的形象一直支撑着我,他一直手持他的板斧耸立在我的心里!
      长大后,村里庙会的书摊,是我经常光顾的场所。一本《雷锋日记楷书字帖》八分钱,一本《蛇岛的秘密》一毛五;想到了那个月牙上的顽童,想到了威风凛凛的李逵,父亲带我去县城买过《速写》《李绍刚谈素描》等等!
      初中毕业后,书摊的书多了起来,书摊上的书就是一个个花朵,哪些花朵飘逸着芳香,哪些花朵只会开花,不会结果。我自己能够闻到它的芬芳,猜到它如果不会结果,很难有好的结局。
     结婚后,更是嗜书如金,不会喝酒,吸烟,就连普通的扑克我也认得不多,有时不买衣服我也会买上几本书;夜里灯光下,翻开书页,满书墨香弥漫开来。白天的劳累,心胸中的不快马上云消雾散,心情豁然开朗。这时你推开窗户,满天星斗,在清新的空气中,乾坤静静地和你对语,人生如此美好。


[下一篇] 收酒瓶

[上一篇] 怀念我的小狗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