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微信扫码立即分享
首页 >  散文作品 > 怀念我的小狗
怀念我的小狗

作者:董青军


     去年年关,腊月十五深夜,一伙可恶的盗贼,趁着月色,盗走了我家一辆崭新的摩托和一辆电动自行车。除了报警以外,我调取了盗贼的录像;妻子不停的哭泣,诅咒着,盼望有一天盗贼总会落入法网。

     今年五月收罢小麦,儿子到县城办事,回来的时候,恰在路边遇到一个狗摊,狗摊的主人是一个七十岁的老汉,带着一顶破草帽,满是皱纹的脸上长满了胡须;小狗装在一只白色的丝网兜,你拥我挤。儿子停下车来,讨价还价......

      小狗带回来了,妻子和我都是一脸惊喜。小狗在干净的水泥院子中,跑来跑去,闻闻这,嗅嗅那,觉得既新奇又陌生;儿子在墙脚放了一只柔软的草垫给小狗当作睡铺,又找来一个白色的搪瓷盆盛上米饭,小狗在儿子的眼里简直成了宝贝!

     一个月后,小狗黑色的皮毛油光发亮,比抱回家的时候整整大了一半。它能从院中跑到大街上,又从大街上跑回家中,如果有人不打招呼,它还可以“汪汪”地叫上两声;有一次,我的父亲找我唠嗑,小狗却一反常态,不仅不对眼前的这位“不速之客”拒之门外,竟然在父亲的身旁撒起娇来,父亲坐在阳光下,把它放到双腿上,小狗就像一个调皮的顽童,一会儿舔舔父亲的双手,一会儿颤巍巍跳下来,扯扯我的裤腿,父亲看了,也是喜爱极了,对我说,孩子,好好养着他吧,长大了,这可是一个有灵性的小家伙啊!

        初夏的天气酷热干燥,它就跑进装有空调的屋子里,舒服地躺在沙发前面的地板上,眯起眼睛美美地睡上一觉;有时候它睡醒了,便很酷地伸展四肢,深深的打上一个哈欠。如果,在睡梦中,院子里有了异样的动响,它会猛地睁开眼睛,耸起双耳,从地上一跃而起那样子,那样子,它简直就成了一个威风凛凛的家庭卫士。

        小狗越来越大了,它的天地不仅是家里家外,它更要看看外面的世界;我到镇上买菜,寄快递,它跟在我的自行车后面一路小跑。从家里到镇上来回二十多里,我看出来,这遥远的路途已经远远超过它幼小的身体的符合。我知道它回来的时候已经精疲力竭了,但是它坚定的信念一直在支撑 它这个幼小的身体,它跃起的每一个动作,对它自己来说,都是一次生命的乐章;它在路上艰难地向前冲刺着,路上的行人纷纷向它投去了敬仰的目光,而我的心里,同样是感慨万千!.......

      我清楚地记着,我浇了一天一夜的玉米,你在灯光的映照下,在刚刚浇过玉米地里逮蛐蛐,捉蚂蚱,前腾后跃,扑拿滚打;天亮了,小狗肚子大了,腿也长了,仿佛我一下子竟然认不得它了.

      七月十五这天,烈日当空。我到村西的晒场晒小麦。中午时分,小狗趴在水泥地上,一动不动,任凭火辣的阳光在空中流淌。小麦晾晒完毕后,装车回到家中已是万家灯火。睡觉前,我才发现小狗没在家中,妻子唠叨着,我带上手电,骑上车子,一路向西奔去。

      深邃的夜空,繁星闪烁。五里多地的路程,我一直呼唤着小狗的名字;当走近晒场时,我猛然看到晒场的中央有两点蓝色的光芒,我呼唤着它的名字,那蓝色的光芒越来也近了。“不错,是我的小狗”,我自言自语地叫了起来!小狗见到了我,就像见到久别的亲人,一下子跳将起来,扑倒我的身上,前腿紧紧地抱住我,不停地摇着它长长的尾巴,它那双明亮的眼睛在手电的映照下,竟然流出了汩汩的泪水!

     我叫上它,本想回家,可是它用力地咬着我的裤腿不放。我真的不明白,它终究要做什么。当我随着它来到晒场的中央时,伴随着灯光,我看到晒场的中央放着一张我再也熟悉不过的簸萁和一把扫帚。我蹲下来,紧紧地抱住小狗,心里又是一阵阵酸楚.....

      中秋是一个大家值得相聚的日子,但对于我来说,我再也高兴不起来。这天我的小狗神情迟呆,且呕吐不止。不知如何的我,当下放下午饭的碗筷赶紧赶往了小镇。

      小镇上我的邻居是个经验丰富的兽医,他查看后,告诉我小狗吞下了一块尖硬骨头,现已刺破了肠胃,病情恐怕不很乐观,他给小狗打了一针后,建议我回去观察,有特殊情况,可以随时来找他。

      回到家后,我喊来了父亲和母亲,打电话叫回了在外村安装电梯的儿子儿媳,歇班的女儿也恰恰在家,全家注视它,小狗吃力地抬起头,无奈的眼神望了我们好久,好久,眼里又溢满了泪水!全家没有过多的言语,神色肃穆地注视它,只见它破天荒地第一次慢慢地爬上楼梯,它每爬上一个台阶都会停留很久,爬上房顶后,又慢慢艰难地走来走去。它仿佛要告诉我们,让我们知道,主人在它的生前曾被该死的盗贼光顾过,提醒我们以后要提高警惕,守护好自己家门。

     小狗又从房顶上下来,又走出家门,来到了大街上我的门市前。大街上我的门市是一个规模很小的农资门市,由于经营不好,几乎就要走到关门的尴尬的境地,但是夜里,我往往是睡在这个小小的门市里的。

    小狗趴在门市前,又是一动不动,它知道这地方曾经自己一天不知道要来看望主人多少次;有时会也会逃懒,和主人一同睡在这里,体验在家和这里的不同的的乐趣,如今自己快要告别主人,它自己怎能不留恋这个小小的地方!母亲在人群里看到小狗极其痛苦和难受的表情,老眼也是泪花纵流;小狗不停的呕吐食液里夹杂着摊摊血迹,全家人围在它的四周,邻居也过来看望,纷纷叹息摇头。伤心的女儿心疼地抱起小狗一路小跑回到家里,把它放在台阶上的阳光下,全家人注视着......

      小狗弓起了瘦瘦的脊背,胸膛和肚子一阵阵急促的收缩放开,放开又是一阵阵收缩,一滩滩黑的发紫的污血从口中和后边流了出来,院子里到处是血迹,血迹粘在了小狗的身上,小狗倒下了,然后又艰难的站起来。此时的他就像是血战中伤痕累累的英雄。
     
        它摇着尾巴几近绝望地望着我们,全身不停的颤抖,忽然它再次倒下了,从台阶上滚了下来,四肢张开,尾巴急促地摇摆,一直摇摆,最后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女儿见状,“哇”地一声哭了!我和妻子的心也是跌至冰点,我蹲下来,抚摸着小狗,眼泪扑簌簌地掉在了小狗的身上!.........
  


[下一篇] 人生书香

[上一篇] 母亲的灶台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