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微信扫码立即分享
首页 >  散文作品 > 电影场上结冤家
电影场上结冤家

作者:董青军


       1988冬天,朝鲜军人 武打电影《命令027》在我地农村巡回上映。那年我刚刚结婚,每天晚上,许多和我要好的伙伴都在我家喝茶聊天。一天吃罢晚饭,伙伴们找到我家,告诉我说,这部电影在今天晚上,马上就要在柳村上映,当时我们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我邀上伙伴们,生怕耽搁了这部难得的电影,便马不停蹄一路小跑地赶到了那里。

       柳村离我们有五里多地。电影刚刚开演,证明了伙伴们道听途说的消息是准确的。
       我结婚的时候,这几个要好的伙伴帮我吊纸顶,刷墙,油门窗,干过不少的活计。电影场里,他们干巴巴地站在我的身边,我就买了几袋五香瓜子分给他们,一边是犒赏,一边是想给他们在欣赏电影的同时增加点乐趣。
        吃瓜子、看电影,这爽意的时刻再加上电影中令人叫好的镜头,让我们认为今天的夜晚,真是一个难得的好时光。
       电影看到一半,我身前突然站起一个和我年长的同龄人。同龄人穿着黄大衣,黄大衣转过身来,一把夺过我手中的瓜子,抬起手来一把扔到了人群的缝隙里,随后指着我的鼻子,说我一辈子也没吃过瓜子,竟然把瓜子皮丢进了他的脖子里。俗话说,人出家门三分矮,况且自己有失大礼。我不停地道歉,对不起了大哥,这都是我的错。
      黄大衣揪着我的衣领,不依不饶,上来一拳打在我的脸上。我想我已经道歉了,你又出手打我,你是石碾,我是鸡蛋,也要碰你一身骚。主意已定,我跳将起来,双手抱住了黄大衣,把黄大衣按倒在地,这时,人群中一片哗然,都纷纷离开我们,生怕这场“战斗”祸及自己。人群中呼声四起,有的打起口哨,有的大喊,快来看呀,又一场武打电影上演了。多少双手电的灯光聚在我们的身上,身旁的放映机也被我们撞得东摇西晃。
      几分钟后,身疲力竭的黄大衣松开双手,我正要起身,突然几个年轻人来到我的跟前,不由分说地扑了上来,我劝伙伴们不要上前,我很想看看黄大衣的“帮凶”都是那些人。不料,身后我的被人“偷袭”,头上挨了一下重砸,鲜血直流,黄大衣趁势逃脱。
      电影是再也不能看下去了,伙伴们搀扶着我回到家里,妻子和父母不断地抱怨,村里的医生半夜赶过来,给我清洗伤口,幸亏没有大碍。
        第二天,父亲到柳村打听消息,中午才赶来回来。父亲撩开门帘,见到我,笑了。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我说,人家打了你儿子,现在还躺在床上,你去缉拿“凶手”,“凶手”没找到,怎么还高兴了呢。父亲见我不解,给我说,打破你头的是咱的一个老亲,你叫他娘还叫老姑呢。正说着,家院里一阵车铃声,两个七十左右的夫妇手里都掂着母鸡走进门来,对我说,哎,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了,和你打架的是俺的孙子,他看到有人来帮他了,趁你不注意,就捡了块砖头打了你,你老姑父在家里已经揍了他。回去后,再让你老姑父好好指教指教!
       十多年后,我在沙地上种了几亩棉花,秋后,我到镇上的棉花收购站站队卖棉花,固然见到到了他。虽然当时看电影是黑夜,但是,毕竟彼此作为“对手”,曾经较量了几番,互相都有印象。我们两个一前一后,先是一阵尴尬,然后又是一阵互相寒暄,各自说出自己的姓名;我笑着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还欠我五元的医疗费啊,咋还?“卖完棉花,咱到马路上喝酒,我请客!”说完,两人迎头大笑

[下一篇] 母亲的灶台

[上一篇] 杏树园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