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槐河的水
槐河的水

作者:吕瑞杭


槐河是家乡的母亲河,滋润着家乡无数的村庄,养育着家乡无数的农民。槐河像一条巨龙飞舞盘旋在家乡广袤的大地上。

槐河弯弯曲曲,发源于嶂石岩,流经家乡的好几个乡镇,曲曲折折,由西南向东北流出县界,进入元氏县。槐河也哺育了家乡的祖祖辈辈。

槐河的水,许多年“哗哗”地日夜流淌着,未曾断流。春天里,人们引槐河水繁育禾苗,把家乡打扮成了绿油油的田野;夏日里,人们引槐河水灌溉良田,把一块块良田浇灌得壮壮的,扬起了丰收的希望;秋日里,人们在槐河里打鱼、捞虾、游泳,扑捉着秋日的美好;冬日里,槐河一改往日的欢歌笑语,变得肃穆而庄重,覆盖了洁白的冰层,像一位熟睡的老人,进入冬眠。

早上五点多,橘黄色的灯光把街道照得如白昼一般明亮。出城到槐河边观望,却发现母亲河干涸,满目疮痍,整个河道被开采得坑坑洼洼,那是母亲身上的伤疤。母亲河痛苦着、咆哮着、撕扯着与敌人抗争。轰轰隆隆的机器日夜不停地在母亲的身上挖掘着、开采着,他们根本听不到母亲的呻吟和嚎哭,看不到母亲身上流淌着殷红的鲜血,嗅不到母亲发出的悲伤的气息,一意孤行。他们为了一己私利,任意在母亲身上开膛破肚,搜刮膏酯。执法部门的例行检查只是在白天,他们就瞅准暮色的掩护做伏击。

天旱,母亲河断流;过度的开采,母亲河遍体鳞伤。人们痛心懊恼。经过高层人士的指点和点拨,2016年母亲河进入了休养生息阶段,不久,又进入了建设阶段。领导们痛定思痛,破釜沉舟,决心治理母亲河,还家乡的绿水青山。在拓宽龙门桥的基础上,沿槐河中游的县城段率先动工。请专家、筑河底、平坑道、建围堰、修河坝、做湖泊、放河水......把槐河又变成了一汪汪的碧水潭,清澈见底,两岸的鲜花盛开了,两岸的荒山又绿了,两岸的人们沸腾了。

山不转水转,水脉的沟通带动了两岸的发展。如今的槐河两岸,山青了、水绿了、楼多了、路宽了、花开了,人们的心舒畅了。

漫步河边,山青草绿,水天一色,碧水蓝天交相呼应。母亲河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与活力。“河清、堤固、水蓝、岸美、鱼肥”每天的游人络绎不绝。他们携妻带子,漫游赏景。母亲河滋润着大地,草木丛林,水色秀美,生机盎然。

夜晚的槐河更加迷人。月亮初升,犹如琵琶遮面的美人,待她的一丝一寸肌肤缓缓展现开来,将迷人的月光洒向水潭,橘黄色一片,月光溢出水面,射出片片银灰,凉风阵阵清新,倒映在水中的月光时而清晰,时而又依稀朦胧,随着水面升腾的朵朵雾气萦萦绕绕,场面非常壮观。

偶尔秋虫的低吟像钢琴上跳动的和炫音,两岸模糊的树木层层叠叠,美轮美奂,把母亲河打扮的异彩纷呈。

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母亲河各领风骚,四时各不相同,数不尽的绚丽风情,述说着对游人的眷恋和光顾。

放眼今日的槐河,一片生机勃勃,一座座桥梁横跨南北。不久,这里将会成为县城的主要湿地,两岸高楼林立,将出现车水马龙的盛世,花草、绿地、水池、公园随处可见。

风光秀丽的假日,你不去观赏一下母亲河,会留下一些遗憾的。

责任编辑:清风

[上一篇] 董青军的散文:母亲的灶台

[上一篇] 词缘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