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山村情事》之疯男人的彼岸花(连载八)
《山村情事》之疯男人的彼岸花(连载八)

作者:海云千里

第八章、今天非得再要你一次不可


但是,摆在女人面前的,是一道翻不过去的坎,那是几千年封建桎梏捆在她身上的绳索。

凭他和她的力量,那绳索是不好解开的。

几千年打成的一个结,怎么可能轻易让你解开?

虽然,在那块埋藏着一丢丢爱慕的地方,种子早就开始发芽了——潜意识里,她的爱,正在生长。

那个反感,不过是心底的一种错觉。

女人无声地任由男人紧紧地拥抱着。第一次感到,这个男人的胸怀,竟也那样宽阔、温馨。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玉来听到了呼唤:

“玉来,玉来!”

随着李贵轻轻的声音,玉来睁开了眼睛。

李贵心头一颤,他看到了什么?

在那双眼睛里,竟然没有看见平日里充满着敌意和愤怒的凌厉。

一丝无法言说的柔情,在看向他的光芒里,正一圈圈弥散开来,然后,进入他的眼底。

他终于看到了一双久久渴望看见的眼神,那双只看了一眼便再难忘记的眼神。

顿时,一股热流迅速传遍了全身,“来,你终于……”

情不自禁吻住了那没有血色的却还丰满的嘴唇。

玉来没有拒绝,她忽然升腾起一种渴望,这是一种从唇吻传到心底而撩泼起的一种渴望。

她静静地靠在他怀里,默默地等待着什么。

直到她朦胧地感到,自己的身体被托了起来然后走到正屋轻轻放在炕上,然后又是更深情更醉人的吻时,一只手分明在解她的衣扣。

一丝梦幻般的呢喃伴随着炽热飘进耳中,“来,我想要……”

分明感觉到那压将下来的躯体,有件东西喷张得不可收拾,一丝美妙的舒适感开始传遍全身。

她梦醒了般极不情愿地克制着自己的欲望,伸出其实并无力气的手挡开了他,轻轻地羞怯地说:“……李贵,你答应俺个要求好不好?”

“好好,你说,只要我能办到,别说一件事,便是十件、百件,我都答应。”李贵迫不及待。

为了得到这个女人,这个男人可是什么原则都不要了,这要是个皇帝,绝对昏君一个。

“你要真的喜欢俺,真的愿意俺好,那你……”

“怎样?娶你……”李贵眼里顿时射出了异样的光来,孩子般惊喜道。

“你……”玉来脸一红,嗔怒地白了他一眼。

“以后,你就不要再来我们家了,就是……就是,你别再搅扰俺了,光让人家笑话。你知道俺心里有你不恨你就是了。”

李贵一怔,随即又抱紧身下之人。

“不行。我一天看不见你,就丢了魂似的难受。”

“……”玉来张口想说什么,让李贵捂住了嘴。

 “你不要说。我告你,我等了你这么多年,可不是为了你不恨我,我要的是你懂我、爱我、喜欢我,你得对我好,你得让我亲近你,让我、随时随地都可以……要你。”

“唉!”玉来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心话这不可能的。

“你,”李贵从这声叹息里,听到了女人心中没有说出的那句话,恨恨地咬牙,“没见过你这没心没肺的女人。今天非得再要你一次不可。”

话到唇到手到,又是更深入的吻,手已经触摸到身体最敏感的部位。

“娘,我回来了!”

很兴高采烈的叫声在院里响起。

两个正脱衣解带要做爱的人听来却是晴空中的一记炸雷。

“扫兴,这么快。”

李贵咕哝了一句,极不情愿地抬起头来。

心里有些懊恼,前奏缠绵得太久了。

心有不甘地放开了身下已经到手的猎物。

玉来则是急速地用力挣脱了李贵的两只手,慌乱地梳理了一下头发整整衣服,跳下炕来向门口迎去。

“娘,我回来了。”

春儿提着一篮子馃子喘着气进了屋,“娘,‘苦累’蒸好了吗?好饿呀!”

“快熟了吧,我去看看。”玉来赶紧脱身来到灶下。

李贵一边跟着玉来往灶房走,一边和春儿说话:“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你们不是让我快点吗?我跑着去的,又跑回来的。”

“我不是让你饿了先吃馃子吗?你怎么没吃?”

“这是给你家买的,我怎么能吃?”春儿望着李贵那发愣的神态,脱口而出。

“唉,果然和你娘一样。”李贵慨然叹道,接着又说:

“好吧,你饿了,我也饿了。今天我不走了,就在你家吃饭,我看你娘给你做什么好吃的。”

玉来刚要去揭锅看饭熟了没有,一听李贵这话,手迅速收了回来。

“你走吧,我们没有做着你的饭,不要你在我们家吃。”边说边向外推他。

“不,我就要在这儿吃。”李贵任性地孩子似地说着,又去揭锅。

“别揭!”玉来喊了一声,又不好意思补充了一句,“还没熟呢。”

春儿一看,挺过意不去,不理解他娘为什么这么小气,人家想在咱家吃饭,哪有赶人家走的道理?就说:“娘,就让俺叔在咱家吃嘛。”

“就是,还是春儿懂事。”

“傻小子,谁让你多嘴?!”

玉来生平第一次当着人红着脸训斥春儿,又转向李贵,说:“要不,你把馃子先送回去再来也行,家里正等着用呢。”

“你以为我真的是为买馃子才来这儿的?”

李贵狡黠地笑了,低声到只有他俩能听到:“我不让春儿买馃子去,你哪能……”

“你,”玉来红了脸低声骂道:“你真……不要脸。”

“不管啦,反正我是不走了。”说着,李贵冷不防把锅盖揭开了。

“啊!”

当李贵透过热气看清了锅里那绿乎乎的是什么东西时,一时竟愣住了。

“这、这,这是你们吃的?你们整天吃的就是这个?”愣怔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说话。

在他们家,这是给猪喂食的东西,猪都不一定吃。

“是的,”玉来见事已至此,坦然道:“所以才让你走,你咽不下这个。”

“你为什么不对我说?”李贵脸沉了下来。

“对你说什么?没吃的,借你家的?俺那一袋麦子还没还给你呢。”

李贵铁青了脸,低着头又坐回那个木墩上,拉住春儿的手说:“玉来,盛饭吧。我真不走了,馃子就是给你们买的。”

我倒要看看,平时你们是怎么吃饭的。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玉来也不再说什么,便把那本来不多的一点东西分作三份盛到碗里放在小饭桌上,什么话也没说,就和春儿端起各自的碗默默吃了起来。

      春儿因为刚才无端受了娘的一句数落,也不敢多话,端着碗一边看两个大人的脸色,一边往嘴里扒拉食物。

    

[下一篇] 《山村情事》之疯男人的彼岸花(连载七)

[上一篇] 《山村情事》之疯男人的彼岸花(连载九)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