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行走天下 >  这次第甄一个“义”字了得
这次第甄一个“义”字了得

作者:谷学华

 
邂逅河北美院
文/谷学华
 作为一个获奖者我和我先生怀着无比喜悦的心情于2019年12月十三号下午抵达河北美院,参加省采风学会举办的第三届“彩凤奖”颁奖仪式。办理完登记手续已是黄昏,顾不得一路的舟车劳顿,经不住眼前满把的异域风景的诱惑,游兴乍起,顿置身其中,总起来说,南校区是迷离复古的魔法城堡,北校区是小桥流水的古典园林,其间不乏古树苍劲,植被拥簇,虽然是冬季,当你置身其中也感觉枝蔓缠叠、回护攀援,合着浅溪流响,一池碧波,着拱桥,镶着卧坡,总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两个校区隔着拟“地中海”,这一派典雅时尚的欧式建筑真如是 :
一堤古树衔澄碧,
缓缓沙滩水中没。
风动椰林遮望眼,
柳拥校路拱桥多。
塔楼高耸托天起,
垒壁精雕萨埵娜。
童话帝国唯典雅,
年年美院誉灼灼。
再看行政楼,北边欧式风格,形式白宫,南面中式风格,貌似天安门,两大建筑背贴背,中西合璧,融为一体,显得大气壮观,偶有阵阵钟声掠过,给我的感觉正如:
馨钟阵阵慰吾心,
楼塔擎天意味深。
美美和合行中正,
精英荟萃又抽新。
不知不觉已到了开饭的时间,当我们步入校区餐厅,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以海盗船为背景,干净有序的进餐环境,丰盛的晚餐当然使我们赞不绝口,由于活动量大,我们以风卷残云式得结束了进餐,呵呵完全失去了文人的儒雅。当我们想回房间休息时,突然想买几张宣纸练练笔,我只是说说而已,因为在家每天任意涂鸦惯了,出来时因有笔会,只带了毛笔没带纸墨,也是我先生惯坏的我的坏脾气,想干什么,想要什么,他都尽力满足我的要求,于是就到处找卖纸墨的文具店。出来餐厅看到右侧有灯光,就敲了敲门,里边有个20多岁的小青年长得眉清目秀,从窗口探出头来问我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我先生说你们这有墨和宣纸吗?他说没有,您若要明天我给您带回来吧?我先生说今晚用。他又说这样吧!您两和我一块回去拿吧?家里有。我看了看天这么黑,人生地不熟得,暗示我先生不能和他回去拿,他看我们犹豫不定说,您要是非得今晚用我回去给您拿,您和我说房间号,我先生说我在灰姑娘城堡大厅门口等你吧,你拿来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那小青年说几张宣纸,一瓶墨要什么钱啊?你把联系方式告诉我,您回吧,等我的电话。这样我先生和他互记了手机号码,回到大厅,我坐在沙发上和两位文友闲聊,我先生就在大厅门口度来度去,焦急的等着这位后生的到来,20分钟过去了,30分钟过去了,50分钟过去了,大概等了1小时20分左右,他拿着卷好地桶式生宣和一瓶墨,气喘吁吁地走过来,首先说了声对不起让您等这么久,车坏在路上了,我走着过来的,得立马赶回去。是的我们没付钱他完全有理由不给送 ,别说车坏在路上了,不知多远走着过来的。他把宣纸和墨递给我先生扭头就走,我先生急忙掏钱给他,可他说算了,要是为了钱我就不给你送过来了。我先生怀着感激的心,认真得说、那可不行,咱们素不相识这些你也是用钱买来的,再说我们连你的姓名都不知道。他边挥手边说,不用谢,不但我会这样做,我们这所学校的每个学生都会这样做的,我以前也是这里的学生,现在在这所学校工作,随着他的回答,他的身影消失在冷冷得漆黑得夜幕之中............。
现在有了纸墨,就是在外边也可以和家里一样写写画画了,我终于如愿以偿的任意涂鸦了。后经多方打听,才知道给我们送纸墨的那个小青年叫.郭俊,2014年毕业于河北美术学院书法专业,毕业后留在河北美术学院继续教育学院工作,后在产业基地工作,负责游船驾驶工作...........。透过现象看本质,我陷入了深深的反思,这所学校是什么样的教学队伍,才能育出这样的学生,这是什么样的校长才有这样的学校,这是所什么样的学校才有这样的学生,这种善举在我们中国也许有很多,但我没遇到,我在这里遇到了,正如他所说,“不是钱的事”,是的能为一个陌生人,费尽周折、不图回报得尽其所能,这是什么样的精神?这是什么样的格局,虽然谈不上民族大义之举,但是他这种成人之美,慷慨仗义之举,何尝不是一种美德?体现出有格局,有大爱,更会有美好的未来........我想这位.叫郭俊的小青年和这所学校的师生前途肯定不可限量,应该有更大的舞台,有更大的空间,更大的作为等他们来发挥余热。透过现象看本质,我想用一句这次第(甄一个“义”字)了得.......来形容。


[下一篇] 近日旧作

[上一篇] 魅力乡村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