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作品评论 > 春天拾珠
春天拾珠

作者:马永欢


今天是2020年春分的早上,我感觉很好,仿佛手机上百度里陈言老九的原创咏物小诗《春分》,“一年又到日中直,对半春分冷暖知。正是金阳无远近,黑白才有两均时。”在这样的感觉中,抒写《春天拾珠》一文,把春天阅读巴尔扎克长篇小说《欧也妮葛朗台》的一系列的“珠子”,收拾收藏一二。

1

“以箍桶匠眼光判断一个人的体力是准没有错的:她体格像大力士,站在那儿仿佛一株六十年的橡树,根牢固实,粗大的腰围,四方的背脊,一双手像赶车的,诚实不欺的德性,正如她的贞操一般纯洁无暇;在这样一个女人身上可以榨取多少利益,他算得清清楚楚。”

我阅读,眼前呈现的文学形象是,“她体格像大力士,站在那儿仿佛一株六十年的橡树,根牢固实,……”由此让人想到,葛朗台选择家奴拿侬的内心标准,抑或用工的目的或标准或尺度,是“榨取多少利益”。

以上塑造的人物文学形象,令人无限想象,美不胜收,令人叫绝,在文学写作中值得学习。作者为了塑造拿侬人物文学形象,应用了心理描写手法,使用了许多比喻修辞手法,让人物生动形象,栩栩如生,走进读者的视野。

不仅如此,还让人想到一个“眼光”的问题。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眼光,面对同一个对象,不同人有不同的判断的结果,因为判断的标准不同,而判断的标准又源自目的。

这样的遐想,让我想到了伯乐识马,也让我想到了不同校长就有不同学校的形象,不同企业家就有不同企业的命运,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人生影像,等等,不一而足。这是一个人生的重要课题,值得探究,探究跨越时空的“眼光”问题。我认为,这便是文学阅读的时代意义。

2

“父亲在元旦跟他自己的节日所赏赐的金洋,她每年小小的收入大概有五六百法郎,葛朗台很高兴地看她慢慢地积起来。这不过是把自己的钱换一只口袋罢了,而且可以从小培养女儿的吝啬。”

阅读,不同的读者具有不同的阅读意义,比如,有的阅读是顺着作者的意图,按照书中的人与事件进行的,这是顺向的阅读。而另外一种阅读却是逆向阅读,认为葛朗台对女儿欧也妮从小培养的不是吝啬意识,而是从小学会理财的意识。我认为,阅读应该多元化思维阅读,才能够培养阅读的灵活性,并且要与自己的生活经历结合。这种阅读,既在书中又在书外。

3

“欧也妮母女俩沉沉酣睡的时候,老箍桶匠一定在这儿眯着眼睛看黄金,摩挲把玩,装入桶内,加上箍套。密室的墙壁厚实,护窗也严密。钥匙只有他一个人有。”

不同的读者有不同的想法,而我的想法是,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葛朗台的爱好是黄金,所以他与黄金日夜相伴,不离不弃。他的黄金密室,非常的密室安全,而且密室的钥匙只有他一个人有。而我的爱好是文学,所以我几乎活在文学中,与文学日夜相伴。在家里,我经常在我的书房,与文学不离不弃。在外,经常到新华书店,领略文学图书;也经常到县图书馆,在阅览室,翻阅文学期刊。在图书收藏室,翻阅文学图书。还有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看书,还有不断地购买文学图书。

4

“高大壮健的欧也妮并没有一般人喜欢的那种漂亮,但她的美是一望而知的,只有艺术家才会倾倒的。有的画家希望在尘世找到圣洁如玛利亚那样的典型。……恬静、红润的脸色,光彩像一朵盛开的花,使你心神安定,感觉到它那股精神的魅力,不由不凝眸注视。”

在这里,如果按照审美分类,将分为一般人审美与艺术家审美。一般人审美,只是一般化而已,注重外表性。而艺术家的审美却具有特殊性,如画家,作家,等等。而这种特殊性的审美,又具有艺术的普遍性,既有外在性又有内在性,既有感性又有理性。艺术家的审美叙述,有时美得令人销魂,想入非非,如:欧也妮“恬静、红润的脸色,光彩像一朵盛开的花,使你心神安定,感觉到它那股精神的魅力,不由不凝眸注视。”

5

“的确,不大需要睡眠的葛朗台,夜里大半时间都在做种种初步的盘算。这些盘算,使他的见解、观察、计划,特别来得准确,而且百发百中,做一样成功一样,叫索漠人惊叹不已。人类所有力量,只是耐心加上时间的混合。所谓强者是既有意志,又能等待时机。守财奴的生活,便是不断地运用这种力量为自我效劳。他只依赖两种情感:自尊心与利益。但利益既是自尊心的实际表现,并且是真正优越的凭据,所以自尊心与利益是一物的两面,都从自私自利来的。因此凡是守财奴都特别耐人寻味,只要有高明的手段把他烘托出来。”“像所有的守财奴一样,他非跟人家勾心斗角,把他们的钱合法地赚过来不可。”“守财奴只知道把这头羔羊养得肥肥的,把它关起来,宰它,烤它,吃掉它,轻蔑它。金钱与鄙薄,才是守财奴的养料。”

阅读,反复的阅读,文字里的含义渐渐地浮现,浮现在我经历的许多人的一言一行上。比如一些生意人、经商者,一心一意谋财、守财,又盘算如何用财。这样的人,天生就是守财奴,生为了财,死也为了财,就像巴尔扎克笔下的葛朗台,百分之百的守财奴。不仅是这行业的,而且在其他行业的不少人员,守财奴比比皆是。从情感来说,守财奴具有两大情感:一是自尊心,二是利益。这二者的关系又是辩证的,是一物的两面,就像一个硬币的两面,缺一不可,都从自私自利来的。也就是说守财奴的自尊心与利益是相连的,有关的,除此之外,与自尊心无关。另外,守财奴的利益是自尊心的核心,自尊心是利益的一种别样的包装。从人生价值判断来说,守财奴的人生价值就是利益,利益就是守财奴的人生价值取向。因此守财奴的社会交际的基本原则便是利益,与此有关的就有表情,与此无关的就没有表情,多说一句话便是多余的。比如葛朗台,他每说一句话都与利益有关,如果与他的利益无关的,他不会说一句话。在现代生活中,我经历了不少的像葛朗台这样的人,经商的,非经商的,我身边的五彩缤纷的人。他们的人生价值判断标准就是自己的利益。我想,葛朗台,守财奴,是有遗传基因的,因为历史上存在,而现在依然存在。既然存在,那么他们的足迹所在,便是生存场,也是名利场,而且是个人的。我经过这样简单的透析,懂得了抑或看清了巴尔扎克笔下葛朗台的形象。





[下一篇] 孙朝成“抗疫”诗赏析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