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历史国学 > 永远的“四·二九” ——纪念“四·二九”反扫荡胜利七十八周年
永远的“四·二九” ——纪念“四·二九”反扫荡胜利七十八周年
作者:刘宝瑩
    在我的记忆中,生日有时忘记,但四月二十九日这一天,如同斧凿刀刻般在我的脑海中,永远不会忘记。
    距离我老家三里路的霍庄村,座落一烈士陵园一一冀南“四、二九烈士陵园”,冀南“四二九”烈士陵园,始建于1958年10月,由山东省人民政府拨款,武城县人民政府主办,在霍庄村修建。当时隶属山东省。1964年行政区划归河北省故城县管辖。
    走进烈士陵园,迎面是一座“胜利突围”的英雄群雕。陵园的正中矗立着高达12.72米的烈士纪念碑,碑体的正面镌刻着徐向前元帅的题词“四·二九反扫荡牺牲的烈士永垂不朽”。纪念碑的基座上镶嵌着用汉白玉巨石雕成的五角星花环,整座碑身恰似一柄宝剑耸入云天。纪念碑的顶端是由桃红色花岗岩雕成的火炬,它像一团永不熄灭的火焰,点燃着人们对往昔峥嵘岁月的珍贵记忆.....
    自我1966年上小学一年级至1979年在家乡任教期间,每逢四月二十九日,都会风雨无阻地参加武城与故城两县组织的追悼革命先烈活动。离开当地后,每逢四月二九日,不能到现场参加悼念活动,改为写追悼文章,异地组织追悼革命先烈活动,特别是在任教期间,把这一天当作爱国纪念日,对全校师生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
    时光荏苒,78年前,冀南军民抗击日寇的烽火硝烟及壮烈场面展现在面前……
1938年,我党在冀南地区着手建立抗日根据地,几经艰险,终于在敌后发展壮大。百团大战中,冀南根据地曾使日军运输陷于瘫痪,敌人视之为眼中钉、肉中刺。自1941年春开始,多次推行“治安强化运动”,动用大量军事武装力量,对冀南抗日根据地进行围剿。这种局势在1942年的春天到了最紧迫的时刻。
    1942年4月,我冀南区党委、军区、党校等40多个县的党政领导干部在武城县北部的武官寨、兀兰屯、饶阳店一带休整。日伪汉奸县长吴寄朴侦得这一情况后,立即向德州日军头目松岛报告。日本华北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茨得到松岛的报告后,制定了“铁壁合围”作战计划,于4月28日纠集石家庄、济南、德州、邢台等地的日军一万多人,武城、南宫、枣强、德州等地的伪军两万多人,在飞机、坦克、装甲兵、摩托化部队的配合下,对冀南区党政军机关展开钳形合围。           
   当时的冀南军区司令员陈再道、军区政委宋任穷去太行山开会,冀南军区参谋长范朝利和政治部主任刘志坚鉴于敌强我弱的情况,指示党政机关人员在骑兵团和十九团几个连的掩护下向西北方向突围。是时,日伪军已经从北面迫近驻地,冀南区党委、军区机关人员和党校学员等不得不从武官寨驻地向南撤退。队伍撤到十二里庄,发现敌人从西、北、南方向围了上来,敌机临空袭击,枪声、炮声响成一片,部分队伍被冲散。骑兵团和十九团边打边撤,到了何刘屯村,眼看已无路可退。此时,狂风大作,刮得天昏地暗,上苍眷顾,部队首长决定利用大风天气突出重围,命令留下一部分战士在何刘利用村北有利地形阻击北面来敌,十九团和骑兵团保护机关人员向南突围。骑兵团在团长曾玉良、政委况玉强的率领下,向敌人勇猛突围。
    骑兵团突围到武城县大辛庄时(现化归故城县),日寇及伪军在右侧用猛烈火力封锁了前进的道路。战士们快速下马,徒步接近敌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集中火力猛冲上去,大刀砍倒敌机枪射手,一股作气冲过大辛庄,将合围之敌打退,撕开了一条近两千米宽的缺口,大队人马紧跟着冲过去,突破了敌人第一层包围圈。随后又遇敌人第二层包围圈,敌人的一个骑兵部队迎面拦截,兵团同志机智灵活,将战马隐蔽在沟内,调集了十二挺机关枪,将冲在前面的敌人打得人仰马翻,后边的敌人惊慌失措,调转马头四散退去,部队乘机冲出了敌人的第二层包围圈。
  一部分非战斗部队及地方机关人员,因缺乏战斗经验,多次突围未成,被敌人冲散。
  沿运河大堤向南撤退的一部分战士和文职人员,在闸口处遭到敌人的阻击。我军战士宁死不当俘虏,七八名女战士高喊着“打倒小东洋,坚决不当亡国奴”口号,一起跳入大运河滚滚的波涛中。
  经过一天的浴血奋战,冀南区军政机关大部冲出包围圈,转移到安全地带,未冲出去的干部战士、伤病员隐藏在霍庄村内。
    傍晚,日伪军将霍庄村团团包围,在村里烧杀抢掠,井内投毒不许村民饮水做饭,挨家挨户搜查八路军。
    敌人将搜捕到的49名干部、战士和伤病员集中在村北苇子湾坑边,一个个扒掉上衣,反绑双手,用木棍和皮鞭抽打,用热水浇头。敌人以钞票和金银首饰利诱一位妇女干部,遭到了女干部的强烈拒绝。气急败坏的敌人继而用沾水的皮鞭狠狠地毒打她,女干部被打得遍体鳞伤,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日寇的刺刀刺进她的胸膛。武城县一公安干部被捕后,日寇逼其指认八路军干部战士,他大义凛然,怒斥日寇罪行,最后被大火活活烧死,英勇就义。另外,英勇不屈的49位同志遭敌枪杀。
   霍庄村的另一处,敌人将七八十名干部和群众带进场院,逼他们10人一排,然后用刺刀对准背后猛刺,没死的就用刺刀剖腹……
   在霍庄村,日军共杀害我军干部、战士、群众 510 人,造成“霍庄惨案”。
   危难之时,霍庄村民舍生忘死掩护营救我军干部战士,妇女把怀中的婴儿交给战士扮成夫妻;大爷、大娘把战士当成儿女;柴禾堆、地窖水缸、旧船、夹皮墙等掩藏八路军战士。当时60多户的霍庄村,掩护了140多名干部战士。
   幸免于难的干部战士,牢记乡亲们的恩情,解放后,时常到霍庄村看望父老乡亲们。
  冀南四、二九烈士陵园:
  1995年被中共衡水地区委员会、衡水地区行署命名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2003年省政府、省军区命名为“省国防教育基地”,
  2006年被省政府命名为“省级重点烈士纪念物保护单位”。
  2013年,被河北省委、省政府命名为河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疫情期间,不能前往陵园参加追悼革命英烈活动,特写此文深表对革命先烈们的悼念!

  以英烈为楷模,传承红色基因,牢记使命,砥砺前行!



[下一篇] 肺炎与哲学

[上一篇] 封龙书院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