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八十二)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八十二)
作者:海云千里

第八十二章、机会

快刀斩乱麻,离开了,兴许,时间会治愈他心中的伤痛。

主意打定,春生刚刚剪不断理还乱的心绪,反倒平稳了。

眼泪,却是不听话地流了出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话说,这还不是伤心处啊?都要离开那个女孩子了。

放弃了读书认字,放弃了经商赚钱,结果,白忙乎一场——心里的那个挫败。

所以春生也不管,反正现在也没人看见,就任由泪水往外流吧。

那泪水,有的,浸湿了头发,有的,还灌进了耳朵里。

到底,还是个孩子呢。

……

正在春生伤心到不行的时候,老李头从家里回来了。

看到春生早早地躺在了炕上,老李头挺意外。

不过因为屋里已经很暗了,倒是没看见春生流泪。

“春生,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歇了?”

“哦,大伯,回来了?家里没事吧?”

“没事。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这么早就躺下了?”听着春生说话鼻音很重,老李头多问了一句。

“没有,今天的活干得差不多了,吃了饭没什么事,就炕上歇了。”

“好,早点歇着吧,明天还得忙活。”

“嗯,大伯,谢谢您老这些年对我的照顾。”

“这,这说的哪里话?咱爷俩这么些年,还用说这个?”老李头有些意外。

“大伯,我想回去了,我都这么大了,也该张结个人好好过日子了,老是在这里算咋回事啊?”

“噢,这样啊?年岁大了,就该想着过日子的事了,也对。不过才十七八岁,也不算太大呢,不着急。”

“嗯,早点回吧,家里其实也需要我呢。”

“那,春生什么时候走呢?”

“大伯,我想明天就走。”

“明天?明天恐怕不行吧,你跟东家商量过了?”

“还没有。”

“那——这个时候,东家不会让你走的,正在较劲用人的时候,怎么也得过了麦夏口。”

噢,也是,自己刚才意气想事,说走就走,怎么可能?慢说东家不放,就是让走,自己也不忍心啊。

再说,就是走,也得好好跟秀子说一声啊,毕竟伙伴一场,就这样走了,也对不起她啊。

 

接下来的几天,春生一直想找个与秀子单独相处的机会,却一直找不到。

白天肯定是没有机会的,光地里的农活,就把春生折腾得一天天找不到北。

好不容易晚上了,秀子的娘也是邪了门了,不是一直钻在秀子的屋里不出来,就是把秀子叫到北屋不知道说什么。

一到晚上,这娘俩似乎就没有分开的时候。

直到春生上炕睡下了,秀子才被她的娘放开休息。

还真是防贼一样地防着某人。

算了,说了也白说,不说也罢。

走就走个干净,走个利落。

 

几天之后,麦子刚刚收回家,春生便开始收拾行装,准备向东家摊牌。

这天晚上,月光如水一般倾泻下来。

春生独自站在大门口,看着挂在天上的那轮明月,一下子就想起了那个山村里的小院,想起了那座小石屋,还有小石屋里自己的娘亲。

不知道,母亲此刻,在不在那个小石屋里?她是不是,也在想春儿?

突然地,春生觉得这些年,为了一个女孩子,有些对不住自己的母亲。

“小哥哥,你在做什么?”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春生心里一阵激动,手脚开始微微颤动,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俺见你在这站了好长时间了,你是不是哭了?”

秀子的声音一改过去那种活活泼泼的热闹,却增加了一些让他心颤的羞怯和甜蜜。

春生听秀子这么一说,才猛然意识到自己脸上有一些不该有的东西。

其实,这几天,只剩他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常常会有这东西挂在脸上。

为那个女孩,也为自己一颗徒劳的心。

他急忙用手胡乱地擦了一把,不好意思地冲秀子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

“今天晚上,你娘,怎么没看着你?”

“喔?”

秀子一愣,这几天晚上,娘一直在教她绣花,想绣两幅枕头顶,给哥哥和嫂嫂做枕头用。

可是,等等,什么叫“没看着你?”

秀子对春生的问话有些奇怪,他怎么知道,这些天晚上娘和自己在一起?而且,还问了这么句让人费解的话,我都这么大了,还用娘照看着?

秀子不知道,为了跟她能说上几句话,春生找机会找得那叫个苦。

秀子也不知道,为了她不落入“贼人”之手,她娘一直在防着一个准备作贼的人。

“今晚,你娘没和你在一起?”春生又问。

“没,我娘有些不太舒服,早些歇了。”

“哦。”春生心里一动。

[下一篇]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八十一)

[上一篇]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八十三)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