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墙里开花墙外香
墙里开花墙外香
作者:王玉霞


每年的五月,正是不冷不热的舒服日子,轻轻的风温和地吹着,搬把凳子坐在院子里,陪着母亲聊家常,最温馨不过。所以,每年这个时节,我都要利用年休假回家住上一周,陪陪母亲,闻闻花香。对!闻闻花香,问问那沁人心脾的枣花香。

小小的枣花,呈淡黄色,狭小的花瓣浅浅地镶嵌在墨绿的叶子中央,低调地盛开着,一点也不张扬,如果你不留意,很难看到它。它的香,甜丝丝地引来蜜蜂把歌唱,引得路人吸着鼻子闻花香。老家的宅院里,家家户户栽枣树,五月的春光里,走在街巷,伴随你的是随风飘送的香韵,不用猜,就知道枣花在怒放。

喜欢枣花,是因为喜欢叫枣花的一个人,她就是电视剧《篱笆.女人和狗》《辘轳.女人和井》《古船.女人和网》里的枣花,她温柔善良、勤劳朴实、敬老尊贤、克逮克容,聚集了农村妇女最完美的品格。

我的乡邻里,也有一个像枣花一样的人,她的夫家弟兄七个,因兄弟们多,家里特穷。只因她父亲和老公爹交好,把她许给了夫家的老四。结婚时,她心疼公爹为婚事发愁,主动要求减免彩礼。那时结婚,别人都有了沙发、电视、冰箱、洗衣机、摩托车、三码车,再加上杂七杂八的费用,结婚已经需要八九万,而她只要了四万块钱,且给夫家带去了全部家电。没有自己的单门独院,她和公婆一起生活在一座普通的五间瓦房里,不像别的新媳妇,没有五间“甩袖子”(注:农家五间正房,两头两间再向院里连盖几尺,像人甩出的衣袖,俗称“甩袖子”)不进婆家。

婚后她克勤克俭,孝敬公婆,赢得乡邻的赞许。可惜,眼里的好媳妇,一连生了三个女娃,婆婆再也沉不住气了,动不动给她脸色看,话里话外讥讽她。软弱的她,只知道暗自垂泪,不敢和婆婆反驳。好像,她自己也觉得生不出儿子,是自己的一大罪孽,自觉在公婆和丈夫面前低三分。令人气恼的是,作为新时代的青年,丈夫的重男轻女思想也根深蒂固,从前的温情脉脉荡然无存,喝完酒,就找茬打骂她,说她肚子不争气,只会生丫头片子,难不成断了自己的香火。

抬头看着院里,揺弋在枝头淡黄色的枣花,她再也不希望自己多子多福,她这几年东奔西跑受够了计划生育的苦,眼睁睁看着成型的女婴被打了下来,痛的肝肠寸断,那可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啊!她一个人偷偷找到村妇女主任,让其陪她偷偷做了结扎手术。村里、乡里对她大加赞扬,婆婆和丈夫对她大发一通脾气后,也无奈地接受了现实。

八月,通红的枣子挂满枝头,手起杆落,枣子扑棱棱地掉了满地,她把枣子留出一些煮着吃鲜枣,剩余的晾晒在䈼席上被干。冬天,天气寒冷,她用热水泡杯枣茶孝敬婆婆,红枣补血养胃,每天她都嘱咐婆婆吃几颗红枣。到了腊月娶媳妇的多了起来,她就把泛着晶莹光泽的红枣,借给乡邻,放进新媳妇的衣柜里,放到新媳妇的婚床上。过年,她把红枣煮熟,用来蒸三层的大花糕,向往生活步步高,用来蒸面枣花,引得孩子们抢着吃。她把红枣煮烂,把枣核取出,做成枣沙包,又白又软又甜的枣沙包端出孝敬公婆。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公爹病逝,婆婆瘫痪,孩子们外出打工的打工,上学的上学,她也没有了原来的精神矍铄。婆婆这么多年跟着她一起生活惯了,不愿意跟其他孩子轮着住。其他儿子们大都整天忙进忙出,那些儿媳们伺候她多有不耐烦,婆婆伤心委屈,念起她的善良,她的温顺,悄悄给四儿说想常住他院。丈夫跟她提起,她毫不犹豫就把婆婆接了回来侍奉终老。

      这个女人,用她独特的幽香熏染着乡邻。


作者简介:

      王玉霞:河北省精短文学协会会员,河北省采风协会会员,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济南市有“亲人”》荣获山东省“齐鲁杯第一届医师节”征文一等奖,《夏游滏阳公园》荣获全国第一届采风大赛三等奖,《鬼峰拾趣》荣获第二届河北文艺“彩凤奖”大赛三等奖,《岗亭静思》荣获邯郸交通随笔征文一等奖,《中信银行,一路有你》荣获中信银行四周年征文二等奖。作品散见于《邯郸晚报》《邯郸日报》《邯郸文化》等当地报刊、杂志。

王玉霞;邮箱1378020408@qq.com电话:18503109675微信号:18503109675

地址:邯郸市中华巷66号院2号楼1单元9



[下一篇] 溴大利亚——新西兰旅游记事

[上一篇] 父子对弈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