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行走天下 > 皤滩古镇的千年遗梦
皤滩古镇的千年遗梦
作者:栾桅


游完神仙居后,昊阳兄就有些体力不支了,拐杖似乎也没有发挥多大作用。虽然已经到了中午,我们还是决定去皤滩古镇吃午饭。我们把车停到了村口,想吃点当地小吃,村民说疫情期间小吃店都还没有没有开门。想吃饭,两公里处有一个“八大碗”的饭店。估算古镇不大,最多也就游玩半个小时,索性就先游景区后再吃饭。于是昊阳兄在村口休息,我们三人便走进了古镇。刚走进不到百米,正在为眼前的古老店铺原貌现状惊叹,这里从来没有被修整过,原汁原味的坐落在我们面前。突然就被一位女士拦住,说是从五一开始这里收门票35元。饥肠辘辘,又要收门票,就有了放弃游览的意愿。于是开车去找饭店,在一个桥头空旷处,看到一个规模还不小的的土家菜馆,就走了进去。由于过了饭点,只有我们四人用餐,四个菜一个汤烧得做得都不错。

门口就是永安溪,一条水坝形成了一个落差很小的瀑布。河的对岸,远望有一大片古老的房子,那里就是皤滩古镇景区的真正入口。我们饭前去过的地方,是这个有“龙形古街”之称的龙尾处,也就是这个景区的出口处。

景区门口的停车场很大,车辆却是寥寥无几。购票,检测,亮码,一项也不少。沿鹅卵石铺就的曲曲弯弯的小道,在绿荫的陪伴下,踩着满地散落的红的花瓣,穿过一道道水塘,走进了古镇。

皤滩,意为“白滩”,名字和遍布河滩的白色鹅卵石有关。在古代,或者说很早以前,这里是永安溪独一无二的五溪汇合点,朱姆溪、万竹溪、九都坑溪、又黄榆坑一起汇入永安溪。水陆交汇,形成了这里独特的地理位置,使之成为浙西重要的古代食盐中转码头。虽然历史已经随溪流远去,流进江河,流进大海,流进烟云。但漫步街头,店铺林立,祠堂开阔,庭院幽深,茶楼典雅,酒肆高大,书场戏台宏伟,都可以遥想当年的繁华与热闹。还有那些“官盐绍酒”、“苏松布庄”、“两广杂货”“同庆和药材”等老字号,在古镇的街道上留有牌匾门店,赌场、花楼、当铺应有尽有。有人说,这里是一处拍摄武侠电影的绝好外景地。

沿着鹅卵石铺就的街道缓缓的游走,有一种穿越千年的味道。那些经历了风雨侵蚀的店铺门板,那些祠堂茶楼上的木雕砖雕,那些庭院里摇摇欲坠的屋檐瓦片,都印证了这里曾经遥远的岁月。值得让人引以自豪的是这里的无骨宫灯,被称为江南一绝,一直传承到今天,依然点亮着这里的一切。街道上很少看到年轻人,脸上布满沧桑的老人,有气无力的招呼你买些当地的特产,毫无生机盎然的景象,更让你真实感到走进了一个古老的年代。

状元楼很有气势,大门紧闭,就连门缝也很严实。何氏大学士府遗址,这里称“何氏里学府”,是一处典型的江南式民居,庭院内有藏书楼、小姐闺房、大小天井,各种设计古朴典雅,布局精巧,可走进院落,犹如迷宫,到处散发霉味和枯味,因无人整修保护,显得破败不安。陈氏宗祠门口的两个狮子石雕,造型活泼,雄伟高大,风雨中已经锈迹斑斑,没有了青青底色和光滑色泽。胡公大帝庙香火寥寥,塑像灰暗。石砌的房屋,伴随鹅卵石铺就的小巷通往幽深处,绿苔长满石缝,看上去小巷似乎有数百年无人踏足。这仿佛是个自唐代以来千年的梦境里沉睡的小镇,又是一个梦里繁华,梦里失落的小镇。远去的梦,沉淀人们的遐思。

当然,我们还有意外的收获。我们在这里遭遇了红军第十三军的炮声。在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三军第三团(师)纪念馆,详细了解了这支被历史硝烟淹没的,战斗在浙西南一带红军的历史。他们建军时战绩颇丰,后遭受过重大挫折,但作为一直红军部队,有着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彪炳史册。

皤滩古镇很古老,环绕古镇的水系很美。用鹅卵石铺就的堤坝,把水圈点成无数个湖和塘,当然还有像月亮湖等那样美丽的名字。堤坝的两旁摇曳着婆娑的绿树,说不上名字的树种,枝条柔美飘逸,散发清香。碧绿的水里有许多绿苔,似动又静。有几位妇女在浣洗衣服,在水面上荡起涟漪,犹如千年遗梦。

 

[下一篇] 游天一阁

[上一篇] “华阳蓝羽” 追梦飞翔 (作者/聂静)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