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槐卿人生·第三章
槐卿人生·第三章
作者:韩中清

知识就是力量   光阴贵于黄金

我的祖先韩愈一直是我引以骄傲和学习的楷模。他三进国子监任博士一职,又任国子监祭酒,招收弟子,亲授学业,留下了论说师道激励后世和提携人才的文章。韩愈力改耻为人师之风,广招后学。在教育方面的论文中,他强调了求师的重要性,认为只要是有学问的人,就是自己的老师;把有才能人比作千里马,阐释了在位之人如何识别人才对待人才和使用人才的问题。

在我国历代名人中有若干发奋读书的故事:东汉政治家孙敬悬梁刺股;西汉大学问家匡衡“凿壁偷光”; 晋代高官车胤囊萤映雪;梁代时彭城人刘绮燃荻,“早孤家贫,灯烛难办,常买荻折之,燃荻为灯”,发奋读书;汉末常林,“性好学,带经耕锄。其妻常自馈饷之,林虽在田野,其相敬如宾”;隋朝李密牛角挂书;西汉著名的思想家董仲舒,三年不窥园,专心攻读,孜孜不倦;西汉名相陈平忍辱苦读书,学业成后,辅佐刘邦,成就了一番霸业;少年包拯自幼聪颖,勤学好问,尤喜推理断案,人称“包青天“;司马光“警枕”促读……等等。在历史上被传为美谈的若干名人求学故事,激励着后世一代又一代的读书人。

       当代伟人毛泽东、周恩来;科学家钱学森、华罗庚、于敏王大珩王希季朱光亚孙家栋周光召钱学森邓稼先钱三强郭永怀等等,都是刻苦读书人,都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

唐代大书法家颜真卿在《劝学》一诗中说:“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杜甫有诗道:“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南宋陆游《读书》诗:“归老宁无五亩园,读书本意在元元。灯前目力虽非昔,犹课蝇头二万言。”宋代朱熹在《劝学诗》中说:“少年易老学难成,一寸光阴不可轻。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

毛泽东主席生前一直很忙,可他总是挤出时间,哪怕是分分秒秒,也要用来看书学习。他的中南海故居,简直是书天书地,卧室的书架上,办公桌、饭桌、茶几上,到处都是书,床上除一个人躺卧的位置外,也全都被书占领了。

  为了读书,毛主席把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都用上了。在游泳下水之前活动身体的几分钟里,有时还要看上几句名人的诗词。游泳上来后,顾不上休息,就又捧起了书本。连上厕所的几分钟时间,他也从不白白地浪费掉。一部重刻宋代淳熙本《昭明文选》和其他一些书刊,就是今天看一点,明天看一点,断断续续看完的。

  毛主席外出开会或视察工作,常常带一箱子书。途中列车震荡颠簸,他全然不顾,总是一手拿着放大镜,一手按着书页,阅读不辍。到了外地,同在北京一样,床上、办公桌上、茶几上、饭桌上都摆放着书,一有空闲就看起来。

  毛主席晚年虽重病在身,仍不废阅读。他重读了解放前出版的从延安带到北京的一套精装《鲁迅全集》及其他许多书刊。

  有一次,毛主席发烧到39度多,医生不准他看书。他难过地说,我一辈子爱读书,现在你们不让我看书,叫我躺在这里,整天就是吃饭、睡觉,你们知道我是多么地难受啊!工作人员不得已,只好把拿走的书又放在他身边,他这才高兴地笑了。

  毛主席从来反对那种只图快、不讲效果的读书方法。他在《读韩昌黎诗文全集》时,除少数篇章外,都一篇篇仔细琢磨,认真钻研,从词汇、句读、章节到全文意义,哪一方面也不放过。反复诵读和吟咏,韩集的大部分诗文他都能流利地背诵。

  一些马列哲学方面的书籍,他反复读的遍数就更多了。《联共党史》及李达的《社会学大纲》,他各读了十遍。《共产党宣言》、《资本论》、《列宁选集》等等,他都反复研读过。

知识就是力量,求学不可松劲,光阴贵于黄金。1970年7月的一天,我担着挑子下地打草,路经上伍公社门口,李洪军老师看到我问:“韩中清你怎么没去青县上学啊?”

“上学?青县中学不是不招生了吗?”我被李老师问楞了。李老师说:“看来你不知道,青县又招生啦,所有的学生都去了。你是不是辍学了?”

“李老师,您调到公社时间不长,我就辍学了。”

“哎呀,你怎么能不上学呢?你的学习成绩不错嘛,不上学太可惜了。少年不求学,老大徒伤悲!到我办公室来,我给你讲一讲人生吧。”

李洪军老师告诫我,人混得越差,越要谨记两条天规,才能时来运转。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人在这个世界上生活,没有人可以一辈子无忧无愁。祸福相依,有得有失的才是现实的人生。有些时候,逆境往往是我们最常面对的,有些人选择视而不见的逃避,有些人选择积极努力地面对。逃避困难是掩耳盗铃,只能暂时的不去想它,但是不可能一辈子不去面对。越是要在这种逆境,掌握一定的知识,可以帮助人生更快地从逆境中解脱出来。

李老师说,第一条人要有一定的眼界。眼界这种东西是随着人的阅历和成长经历而增长的。随着个人素质的不断升高,自身更加努力,比如上学深造,刻苦读书。增长自己的所见所闻,打开眼界。不能鼠目寸光只盯着眼前的蝇头小利更应该把眼光放得长远,放长线钓大鱼嘛。人要顺着自己的定位走向更美好的未来。所以眼界是非常重要的,你不去上学却去打草,你还能打一辈子草吗?不上学是不会有出息的!

老师说,第二条就是要学习深造,严于律己。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上充满了欲望和诱惑,有时候就算自己不去寻找刺激刺激也会向我们扑来。在这个追求的世界里,太多人想一蹴而就一步登天,有些人因此成功,但是却都像昙花一现。有些人甚至为了博眼球频频突破底线。但是有些事情是不能浮躁的,在身处逆境的时候,年轻人不能气馁,不然只会让自己陷入更深的沼泽之中。鬼谷子曾说过:遇大事而有静气,遇到困难先冷静,不要慌张,更不要一味地抱怨而错失良机。让自己起伏波澜的心情平复下来,再努力想出解决办法。

人生在世,大都有不如意的事情。但是正是因为这些挫折而让年轻人成长和进步。面对困难你更要冷静沉着,才能更上一层楼,看见更美丽的风景。

“中清啊,上学,上学,快去上学吧!”50年过去了,李老师的教导一直记在我的心里。

李老师告诉我:“你马上去找上伍招生办的韩中伦、李洪禧,他们知道招生的事儿。”听到这个好消息,我立即跑回家放下打草的挑子找到了韩中伦。中伦是我家族二哥,他告诉我:“招生办早已撤销,新生6月开学了,现在是7月放假了。还招不招新生我不知道。”

“二哥,我渴望去上学,你给我想想办法吧。求求你了……”

“你要去上学,必须到青县教育局找局长王铁成。他说了算,招生办撤了,我就没有权了。”

次日,晨曦初露,我独自一人步行25华里来到青县教育局办公室。一位姓董的女老师热情地接待了我:“你们上伍公社下伍村的刘庆和、张庆明前两天将报名申请表拿走了,我给你一张表,回去填写好马上送过来。”我连声道谢。

李洪禧老师帮我填好申请表,需要公社盖章。我拿着表找到了公社秘书。一位大个子秘书仔细看过后说:“家庭成分中农,你这孩子愿意上学,中农也可以。”第二天,我拿到盖着大红印章的申请表,高高兴兴地又步行送到青县教育局董老师手里。

等啊!等啊!好不容易等9月1日。其他人都开学了,我没有接到入学通知。一天晚上,我与刘庆和、张庆明在上伍看电影。“人家都开学了,咱们还没有接到通知书……”此时我的心里,竟是油、盐、酱、醋、茶倒在一处的一般,甜、苦、酸、咸,竟说不上什么味来了。停了一会儿,我颤巍巍的说道:“看来咱们完了。”我回头一看刘庆和,眼泪一串串的流了下来。张庆明低着头一句话没说。

等待通知的时间度日如年,我们昼夜期望着……大约过了两个星期,韩中景老师终于给我送来了入学通知书。接过通知书,我欢蹦乱跳:“我又可以上学啦!”父母、姐姐、哥哥、妹妹也都向我祝贺。

那时家家穷困潦倒,大王庄、小许庄、清和庄、上伍、坑头等村的学生每周回家一次,都是往返步行。星期日下午回校时每人带着一袋干粮和咸菜。一个班的学生们几十人分睡两个大通铺,木板上面是麦秸秆。由于学生们成绩参差不齐,入学后首先补习初中课程。我初中没读完,一元二次方程都没学,物理、化学更是知之甚少。但是我知难而进,主动地向同学们请教,星期日常常不回家,请老师补课。尤其是班主任、数学老师郭凤长对我帮助最大。那时老师补课一分钱不收,而且对我的勤奋分外喜欢。语文老师黄绮丽、英语老师郭臧媛、化学老师周彩、物理老师刁贵海等,都是一流的高级教师。感谢各位老师对我们的精心培育,在青县一中建校55周年之际,《青中校报》刊登我赠送母校四首诗,其中之一是:

赠青县一中教师

巧手耕耘拓八荒,辛勤汗水汇长江。

舌头犁出丰收果,粉笔启开智慧仓。

催绿春风滋旺树,返青好雨润花香。

灵魂巨匠芳声远,学子成材变栋梁。

2018年我创作一阕《沁园春·微信有感》,传给青中微信群引起共鸣。

毕业多年,别梦依稀,离易见难。往事曾记否?峥嵘岁月,风华正茂,歌舞翩跹。拉练蒿坡,背包步履,夜宿农家土炕眠。挖深洞,读毛选五卷,政治为先。春花秋月高天。     夕阳灿、心潮逐浪涓。莫道桑榆朽,根生沃土,新妆缦倚,枝干弥坚。笑傲园林,清泉灌溉,喜讯佳音日日传。吾老否?有师生微信,话语新篇。

由于我勤学好问,学习成绩显著提高,人称绰号:“韩中钻”。一次我在观看壁报,郭凤长老师笑容满面地对我说:“韩中钻又在这里钻上了啦……”面对着郭老师的我羞却一笑。

1971年学习贯彻《全国教育工作会议纪要》,批判“师道尊严”,教师又一次受到精神打击。这年学校搞拉练,步行几十里分住在曹寺乡东蒿坡村若干农户。一天晚饭后,班长张某某、陈某某组织学生准备批斗郭老师,说郭老师“师道尊严”,对学生管教太严。学生们全坐在炕上,地上留给郭老师一个凳子,凳子上有涮碗洒落的菜汤子。

“郭老师来了让他自己擦吧,大家要积极发言,谁不说也不行!”郭老师进屋后擦净凳子坐下,批斗会开始,班长率先发言。紧接着,你一言,他一语,郭老师一边听一边记录。一个多小时的批斗会,我一言未发。会后班长对我严厉批评:“韩中清你平时能说会道,怎么一句话也不说?”

“郭老师对学生要求严格,恪尽职守,没有错!”我说:“咱们学生是向老师学习知识的,怎么能批斗老师呢?我认为郭老师做的对,没有错。”

拉练结束前一天,班里评选“三好学生”,班长让我到另一住户为班里写总结报告。他们借我不在之机,全班除我一人之外都评上“三好学生”了。对此我十分气愤……拉练结束返校后,我立即向学校领导反映上述情况,就连班长弄虚作假的一些事也举报了。校领导对此事十分重视,第二天,其他班级学生放年假回家。唯独留下五班进行整顿一天。年后返校,校领导对五班学生干部进行了调整。

在青中我还有一件特别痛心之事。19716月,我们上体育课到运河里游泳。运河就像是一条大动脉,源源不断的在为祖国输送养料。它的周身奔流着民族的热血,细细品味运河,它那如巨龙般的躯体拱成的“几”字形的脊梁,仿佛正向人们昭示着运河的博大与精深。运河,栩栩如生,犹如千万条张牙舞爪的黄磷巨龙,一路挟雷裹电,咆哮而来。夏天到了,运河之水一下变得浑黄起来,他好像一匹烦躁脱缰的野马,由南向北狂奔而去。

这天下午,我们在体育老师的带领下来到青县解放桥下运河里游泳。我们看到郭凤长老师也来了,有人给他一个救生圈,他在河边水浅的地方练习,慢慢地游来游去,同时还有一个学生守护着他。半个小时候左右,我们顺水而下,不知漂了多远,突然听到哭喊声:“郭老师……郭老师找不到了!郭老师没了……”大家惊慌地回到岸上,跑到郭老师落水处,找啊找啊,水流湍急,到哪里找啊!听到噩耗,全校师生几百人下水捞人……附近居民张某拿来一根长长的带着十几个铁钩子绳索,据说那是专门用来捞人用的工具。运河两岸,年年有人溺水死亡,这个绳索捞上好多死者。

傍晚,黑云堆成了野狼图腾,像一快厚铁,渐渐地往面上沉,似乎已经盖到了运河岸边的屋脊上,再过一会儿就得将屋子压垮。郭老师终于被捞上来了,尸体放在学校南院一间小屋里。晚上,我和几个学生前去探望:“郭老师!郭老师!”郭老师安祥地睡着了,他没有回答。透过玻璃窗,眼望着郭老师的尸体,我潸然泪下……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令公桃李满天下,何用堂前更种花?”“人生有情泪沾臆,江水江花岂终级!”这正是:

青中岁月梦相闻,打捞恩师堪忆君。

曾约来校常聚首,却遗傲骨惜离群。

人生贵贱当无定,教学才高已自分。

欲诉哀思何以慰,溺亡浊水泪黄昏。

       1972年冬季,青县征兵开始。我得到一个好消息,高中学生可以应征入伍。在那个年代,农家子弟入伍参军是改变人生的大好机遇。领兵人住在青县招待所,我找到赵连长请求入伍。

       “赵连长,我体检合格,身体特棒,还会武术,我愿意参军。不信,我练给你看看!”

       “好啊!你练一套拳吧。”赵连长说。

我收敛笑容,刷地亮开架式,两只眼睛像流星般一闪,眼波随着手势,精神抖擞地舞动起来。我的动作静若伏虎,动若飞龙,缓若游云,疾若闪电,稳健潇洒。“好!好!赵连长等人连声叫好。”“赵连长,沧州是中国武术之乡,沧州武术起源于中国古代战争。士兵们在战争中掌握的一些搏击竞技技巧,大有好处!”我接着说:“沧州武术,技巧在于快、准、狠。快速的出击,以瞬间的强大力量打倒敌人;准确出手,找到对方的弱点,并准确无误地给予对方致命的打击;狠狠地出手,用攻击力打败对手。沧州武术还要具备勇气,随时准备被对方击中,要勇敢出击,不能畏手畏脚,这才是沧州武术。”

       “我让你上特务连行吗!”“行!无论当什么兵,我都愿意!”

       从那天起,一放学我就到招待所找赵连长谈天说地,家常理短,没完没了,渐渐地我们越来越熟。一天上午,接兵负责人齐排长对我进行了家访,父母同意我参军。那些天,我高兴极了,心里说参军入伍是十有八九了。突然,我听说学校不同意我参军。接兵的因为我与学校闹到青县武装部。一盆凉水浇头,弄得我昼夜难眠。“为什么?为什么?”我立即找到学校党支部书记魏虹光,再三请求当兵,当着魏虹光的面我咬破中指写下“我要参军”的血书。

48年过去,至今我也不知学校为什么不同意我参军。

       刘庆和、张猛、张宝魁、张印忠等几十名学生换上军装,光荣入伍。真是令人羡慕!

面对现实,我只好专心复习功课,迎接毕业考试。1972年年底,我以优异成绩高中毕业。

1974年、1975年,我在青县根治海河指挥部政文组,工地分别在海兴县、孟村回族自治县的宣惠河,我连续两年回村报名参军。体检合格,但是都被村干部子弟顶替了。军旅生涯梦想未能实现。这是我人生中的一大罕事。

写到这里,献县文友李顺成先生在手机上给我发来一条《早间心语》。写得真好,就作为这一章的结束语吧。

今天是2020518日,星期一,农历庚子年四月二十六。人生路上,可能春风得意,也可能坎坷不平,无论如何,都要一直走下去。荣耀也罢,屈辱也罢,都要以平和的心态去面对,少一些无奈与感慨,多一份从容和坦然。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静观天上云卷云舒。把心放平,生活就是一泓平静之水;把心放轻,人生就是一朵自在的云花。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鸟鸣太行山更幽

[上一篇] 槐卿人生·第四章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