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一百四十六)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一百四十六)
作者:海云千里

第146章、心里的卑微

李贵笑了笑,人家好歹这么多年了,现在要走了,你连句话还不让人家说说啊?

“可是,我们要出去了,万一……”这小子把人弄走了、或者……就地给咔嚓了怎么办?

“没事,有叔在呢。放心吧,叔保证你晚上回来吃饭,秀子就在那儿毫发无损地等着呢。”

春儿才不会干那种无耻的事情,要干也早干过了。

真是笑话,咱家什么时候干过伤天害理拐买人口的事情?

虽然秀子真被你小子勾叫走了,我们还会不遗余力地把秀子弄回来。

话已至此,建伟也不好再说什么,迟迟疑疑地跟着李贵走了出来。

李贵倒是主动,一出门口就直接走到拴马的地方,解下马缰绳牵着马,和这个年轻人一边说话,一边指点着周边的群山,向他介绍着什么。

 

西屋,春生黑着一张臭脸。

“秀子,你怎么可以这样?”

一看春生这幅黑模样,秀子勃然抵触道:“我怎么啦?”

“你真的要走啊?”

“……”

秀子白了他一眼,谁说我要走?

得到了贵叔的开解,秀子多少有些想开了,她倒也想好好问问春生,那天晚上,她听到的、看到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理智回来了,就可以好好地想一想了。

但是她想不通,春生,如果真的和那个女孩子订了娃娃亲,他吃饱撑得还要跟自己发下那样的毒誓?而且这些年,年年不辞辛苦地大老远往东边跑?还这么远地把自己骗来,骗自己来干什么?

拐卖人口吗?

还是,想效仿娥皇女英的故事?啊呸!

想不通,就说明自己的猜测不合理。

所以,最后,她还是选择相信贵叔说的话,相信春生。

只不过,那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两个人那么紧地依偎着,那个丑闺女都被他压迫得靠在树干上了好么。

常言道:眼见为实。

可是贵叔说,眼见的却不一定为实,眼见真不一定为实吗?这亲眼看见的,还有假?

想一探究竟的秀子,一看到春生那张心丧若死的黑脸,恶作剧地要捉弄他的想法就又冒出来了。

活该,谁让他惹自己生气?

“我走不走,跟你有什么关系?”秀子接着春生的问话,说。

“当然有关系了,你走了,我咋办?”

秀子的脸上起了一层嘲讽的冷笑,“你爱咋办咋办,关我什么事?你和某人不是小夫妻吗?你不是有娃娃亲吗?我董艮秀在这儿算什么?”

“什么?什么小夫妻、娃娃亲?我和谁是小夫妻?”明知道她指的是谁,但春生就是一脸的懵圈。

我特么什么时候和她是娃娃亲了?

“赵春生,你得有多少事瞒着我?先是你的娘竟然和贵叔是……,然后,你竟然还有个妹妹,如今竟然还……”

还有个娃娃亲?

春生一愣,月儿的存在,秀子也不知道?

什么小夫妻、娃娃亲,也就罢了,一定是那天晚上,她误会什么了。

可是,连月儿的存在,她也不知道么?

哦,是的、是的,她连自己母亲和贵叔的关系都不知道,又哪里知道,这两口子,还有个女儿——自己同母异父的妹妹?

自己从来就没有主动和她说起过自己的家事。在这个女孩子面前,自己一直就很卑微,只要她不问,自己从来就不会主动说起自己的家事。

跟她毫无保留的,都是活在他们心中的童话世界,还有,他的心……当年那个小男孩,连自己尚且稚嫩的心,都编到那些故事里去了——那是只有他们俩才有的公主和青蛙王子的故事。

可是,自己没有跟她说过,她的爹娘也不知道么?贵叔和他们关系那么好,这样的事情,能不告诉她的爹娘么?

哦,可能,在秀子的爹娘眼里,这事与秀子压根没有任何关系,她的爹娘没有告诉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对,是这样。

眼睛看着秀子,春生半晌没说话。

秀子看着春生无辜的样子,心里起了一层涟漪,有一丝丝的不忍涌上心头。

但是,眼前立即又浮现出了那个女孩子好丑的嘴脸,刚刚软下来的心,又硬了起来,脸色也随之变得刻薄而冷漠。

春生却仍是一脸的无辜,半晌,才嗫嚅道:“我没有事情要瞒你,而且……娃娃亲是怎么回事?”

“哼,”秀子鼻子里冒出一个字,然后带着讥讽的语气说,“怎么回事?问你自己啊,你都有娃娃亲,还骗我来?”

是想骗来把我这个没爹没娘的孩子卖掉吗?还是骗来作你们的使唤丫头?

“秀子,请你相信我,我从来就没想过要骗你,也没想过要对你隐瞒什么,而且,我从来就没有过娃娃亲。”

情绪非常低落地,春生坐在了秀子旁边的床边上。

秀子,立即抵触地向旁边挪了挪。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怪人王老六

[上一篇]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一百四十七)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