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记住乡愁 > 白云山青
白云山青
作者:传承


     滦州志载,古冶长山东麓,常年白云缭绕,故名白云山。谷底,金建明修多宝佛塔,传说是为镇洪治水,民众得饮甘泉,故名甜井峪。山岭相依,势如襟怀。曾有灵云寺、关帝庙、窑神庙,和大小青砖塔,“一寺双庙双塔”位列滦州十二景之首。盛景沧桑,至改革开放初,这里只幸存了现在的一座宝塔。

     甜井峪东任庄子村,相传源自古昔山东逃难来的任氏三兄弟,挑着担子流落这乡,分头垦荒定居,在无水庄、长山沟村的都有任氏后人。居此一支发展繁盛,得名任庄子。任伟出生在农工之家,父亲任庆海同时也是开滦矿工,唐家庄矿开拓区下井三十多年,年老后调机电科任水泵司机,至退休。工农户有地有粮还有工资,比一般农家宽裕些。任伟只姐弟俩,虽是老小仍秉承着担当家风。做人要厚道,是父亲从小对他的教诲,所讲的岳飞传、节振国、邱少云的故事,激励他爱国爱乡、奋发图强。初中毕业后,他包老生产队的果园,后来又买果园,及至外出开拓创业。

    2000年以来,当选古冶区历届人大代表。随着事业的发展,家国情怀也在开花结果。人得越活越明白,老辈子,靠山吃山,上山砍柴,甚至采石炸山。应多想想,能为后人留下些什么。绵延巍峨的南山,成了“平顶山”“半壁山”“元宝山”……像父亲一样透支,消逝于花甲之年。母亲满头白发,像极了北靠的白云山。他要像爱护母亲一样,保护幸存无缺的白云山。

      北山涧百余米深,自幼父母叮嘱他别去那“凶地”玩。恋爱挫折的,家庭变故的,甚至东兵营当兵的,发生过多起跳山涧寻短见事件,那里是他对北山最大的隐忧。

     2004年开始,他组织车队,收集、运送荒废闲置土石,“愚公填山”多年,填平了山涧,根除了人畜坠崖遗患。

     2007年,他承包荒山、流转两千余亩地,筹建金硕生态农业,开始了治山理水、造福一方。

     北山东坡,泉溪涓涓,雨季汇流成清丽的石榴河。儿时记忆诗古惜叹,“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流至山脚,因紧邻化工厂和居民区,沦落臭水沟、垃圾坑,蚊蝇撞脸。路过怨声载道,近居苦不堪言。

      2012年春,他穿着毛衣涉水捞杂物,清运垃圾,打水泥地面千余平米,筑立石雕牌楼,安健身器,建生态公园。围护山泉,打井、安泵、敷设管路,净化绿化水土。正本清源,不惜百万,打造石榴河源头文化广场。

      修山路数十公里,水泥路近十公里。2013年,他将母亲节那天修的路,命名为“感恩母亲路”,刻字描红在路肩上,感恩母亲常年支持培伴。2014年,他开发越野车赛道,悍马车悬在陡峭山腰,只见云天无路可走,再动既有翻车滚山危险,后来用钩机才拉了上来。他把修的那条路命名“云天路”。持续四年,开“四不像”车拉水、运苗,上山栽树,一直帮他的外甥穿破了多双军钩皮鞋。松柏、银杏、碧桃、果木满山,栽树十万余株,赵各庄矿井运区退休的吴二爷,来帮他打理果园、山林。绿篱、菊丛、月季沿路栽到山腰,范各庄地测科退休的四叔带着四婶,天天从沟北工房骑车来,带着干粮包修剪花木。在垫平的山涧上修山中花园,巧置珍藏百尊景观石,建佛堂、道观。习武二十年、作养生馆十多年,在大景区修道的表姐,梳云髻、白道衣、穿云鞋,走阴阳、推云手,定鼎白云山。弘扬道观楹联中之三生万物、道法自然。电、瓦、木匠全能的表姐夫,也追随而来。拉六方砖铺场地,竖起三根不锈钢旗杆。任伟亲手升起国旗,游人们围观致敬、高山仰止。他说一个果实需要十片绿叶供养,信众在佛堂供奉千手观音像。他希望自己也能肋生六臂、施展千般法术,美化家乡。累计投资千余万,矢志不渝让山绿起来,亮起来,美起来。

       燕余长山,霞映云海,东麓昂起龙头,苍山点染亭台,古镇郊野静幽。兵营号声远去,围墙上毛体“提高警惕”红色大字依旧。化工厂因事故迁走,大门外“高高兴兴上班来”“安安全全回家去”斑驳隐约。202路公交至此回车,白云山景区豁然世外桃源……

      两层三门四柱石雕牌楼,夹道迎宾,门楣刻隶书:古冶区金硕生态森林公园。广场上游人信步,老人、孩童戏弄健身器。欢歌笑语如莲花池注入的汩汩活水,石榴河源头文化广场发人深思。发祥古冶西北山间、流经开平、注入陡河,有着美丽名字,市投资亿元沿岸治理的污水河,源自这里。土生土长的农民企业家发心善举,礼遇一方水土,让一方人有个好去处。溯溪而上,步入林荫长廊,火炬树举着“火炬”导游,讲述栽植创业林的艰辛历程。金硕农业金秋硕果源自十多年的耕耘,红叶丹山源自赤子的挚爱赤诚。半坡路边,石榴河源泉水量渐微,一方水池是他引流井水、涵养延续、上善若水。沿绿篱步入山涧花园,百余尊景观石屹立周边、奇姿百态,是他几十年的收藏。千手观音对着上山主路,往里建有土地庙、山神庙、太极宫, 诠释着敬畏自然、道法自然。融入山腰的篱笆农家院,架上结了豆角,韭菜渠、茄子秧间,慧灵子道长云手推风。

      六条路通汇处,“感恩母亲路”字迹依稀,为游人助力。东路至山肩的望冶楼,在两层彩钢上,可观古冶全貌。西路达甜井峪,多宝佛塔由小变大。相传远古,这一带水患成灾,经查祸水源头在这川里,先贤指导乡民修宝塔镇河妖,每当垒到一百块砖时,便突出一股无名之水,荡然冲卷、塔基瓦砾无存……高僧见状打坐到塔心,河妖冲不了了。眼看要垒过了头顶,徒弟说师傅再垒就出不来了,师父说出去前功尽弃,水患不除肉身不出,把我垒里!徒弟问吃啥喝啥?师父说饿了给我松柏子,渴了给我山泉水……塔建成后,又在塔身、塔顶装设法宝,光华彻夜,震慑照显出水中如龟似蛇的河妖,水患平息,一方平安。后来,徒弟也效法建成了小塔。看过2001年古冶区重修多宝佛塔碑记,得知塔东50米原有小砖塔,确是白云汯师墓塔。塔西50米原有灵云寺,东西衬关帝庙、窑神庙。小塔毁于“文革”,大塔根部也曾被掏挖。塔经千年,法宝饰物遗矢,塔身也向北斜了。现在的汉白玉围栏和大理石台阶、地砖,塔身佛饰有着现代的庄重。微风中,八层八角64个风铃叮咚诉说,均为古冶区集资增修,衬托着塔的沧古。塔二层砖雕中,龛有佛、菩萨、护法天王和楹联:“不染千年塔 难磨半圣身”“法船超苦海 仙乐引群生”“寻声周沙界 慈悲满大千”“呵众居震卦 持国握乾坤”。地标着市文物保护范围。塔北白云洞,砖砌了顶碹。塔西数百米密谷,穿越防空洞,忆峥嵘岁月。涵洞阴凉,消暑励志。出山北坡洞口,至梯田、山村。

      从母亲路直上白云厅,可小息。沿山顶羊肠小路往西,北坡隐幽胡仙洞、观音洞。达最高峰歇云寨,红旗劲飘,灯笼挂月,礁石巨岩剥蚀洞龛。北崖顶,太阳能红莲禅音虚空。老虎洞守望着北坡松林,山连山,山外山。

公益景区汇集农牧园林、养植养生、文化旅游、多业开发。远近游人、社团、媒体慕名而来。市里曾来80人老教师团,据说筹备了一年。诸多舞会、赛事日旷云天。

     年愈七旬的白发老娘,常年住在公园彩钢房。家人亲友、未过门的儿媳都来帮衬。常年劳作日晒,肌肤铜色健硕,堪比罗汉的他,在广场演示果木嫁接,信手拈来、培植希望,引领共建共享绿水青山。

    高建强 1969年生,唐山古冶人。华夏精短文学、中国散文、河北作协、冀东融媒体会员。兼具煤矿机电、自考中文、经管本科、注安师资质。三辈供职开滦,热衷公益文化笔耕。新闻文学作品见报媒数百篇偶获奖,出版文集《卧龙圆梦》。


[下一篇] 布谷声中忆乡情

[上一篇] 打铁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