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揭开惊世之美
揭开惊世之美
作者:付春生

      一朵芬芳的花儿隐在山坳里。她清香异质,藏得很深很深,以至于很多年都无人知晓。芍药、牡丹、玫瑰、桂花、玉兰等离人太近,吸收了人们太多的目光。众人只顾围绕在她们周围,驻足,观赏,而注意不到更深处埋没的灼灼幽光。

那是一个偶然的机会,人们终于发现了她。1918年,当人们饱受干旱、蝗虫等自然灾害侵袭的时候,大地上的事物再也无法撑起他们生存下去的希望。于是,就将目光投向了地下,投向了那个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暗无天日的泥土里,她们已在这里守候了800余年。多灾多难的身躯,漂泊遗落的背影,抵御着枯寂暗淡的时光。沙子浸蚀,水渍淹泡,一切都没能让这些神品破败不堪。反而,时光的磨砺,让她们丢弃了身上的锐气,变得更加内敛,莹润,附上了一层油脂般温润的光。

我不知道当初那些窑工们刚烧出这些精美瓷器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种惊喜!当一代代窑工创新装饰和烧造方法,发明了白地黑剔花,白地黑花,刻划花等的时候,他们开始精神亢奋,放飞想象——用多年炼就的娴熟技术,在瓷瓶、瓷枕上挥洒自如,风樯阵马。也许那是天地造化,人神结合的最奇妙一刻。犹如注入生命因子,那饱满的线条在或平或曲的瓷胎上,乘风而行,御龙而翔。株株植物,只只动物,还有诗词歌赋,戏曲传说等,寄托着人们最美好的祝愿和想象,以最生动的姿态凝固在瓷器上,成为一道永不凋落的风景。

一场灾难带给人的可能是灭顶之灾,但带给器物的可能就是永远。宋大观二年的那场大水,让巨鹿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但不幸中的万幸是让这些精美瓷器保留了下来。泥沙夹带的温情可能是最稳固的保护伞,也许比人更懂得如何保存。当那些没有被淹没的瓷器在人们的一代代流传中,或遗失或打碎时,那些泥土中的瓷器却得到了最安妥的珍藏。从这个意义上说,巨鹿是这些瓷器最好的婆家,找到了最适合栖居的宿主。当几百年后,村民们偶然发现,让她们重见天日的时候,一下子惊艳了世界的目光。那散发着宋代审美情趣的瓷器,气质高雅,古朴安静,不同于高高在上的官窑气派,一下子让世人为之一震。也许只看了她一眼,就再也无法释怀,惊叹声洇遍四野,牵之念之如倾心恋人,刻在骨子里,印在脑海中。他们不管走再长的路,花再长的时间,也要找到她们,收入囊中。

是巨鹿让磁州窑走向世界,改变了人们对她的认知。

以前,随着明清磁州窑瓷器的逐渐没落,人们从来只是把她当成村里的灰姑娘,当成了只适合游走在乡下的下里巴人。并没有看到她们身上蕴藏的民间意味,没有发现她们不受宫廷约束,反而更加自由洒脱的秉性。几乎象征着绘画最高水准的宋代磁州窑瓷器乍一面世,就惊艳了世人,让人们重新认识了磁州窑瓷器的大美——她绝不只是普通日用品,而是代表了民间大众审美需求的另一种风格。这种不张扬,不做作,不盛气凌人的美,是低调谦逊和温文尔雅的君子,是以温和的态度关照着世人,给人以持久的心灵抚慰和精神滋养。

我作为一名磁州窑爱好者,多次聆听磁州窑专家讲课。每当他们打开课件的时候,扉页上大多呈现的是巨鹿出土的磁州窑精品。比如收藏在日本国立博物馆的白地剔花高台簸箕枕,上面的画面十分生动形象:一只喜鹊静憩在一根主枝上,与主枝相连的是上面旁溢出来的细枝,细枝上还有更小的细枝,像支流一样分散开来,是冬日凋零后的静谧和悠远。喜鹊绘画逼真安静,像在思考着什么,又像在等待着什么。这刹那的发现也许正契合了创作者的某种心灵之境,深深对生命的思考和追问通过一方磁枕表达出来,让人从此获得了永久的安宁和感动。纵观此方磁枕,整个构图和谐自然,疏朗有致,没有丝毫凝滞和阻塞之感,反而一切都是那样轻松通透,让人舒爽怡然。还有一方白地黑花折枝牡丹纹枕,也是被无数磁州窑专家倾慕,作为授课表达的典型示范。此方磁枕片片叶子搭配自然,大小相宜,线条硬朗,构图严谨。尤其是那朵牡丹采用写意手法,一枚枚花瓣裹在一起,像一个烧造瓷器的微型馒头窑一样,着实可爱。很巧妙地表达了牡丹的层次韵律之美,饱满圆润之美,给人以极大的轻松和享受。还有瓶、碗、罐、盘等等,每一件都舒展大方,美轮美奂,让人沉醉其中,回味无穷。

宋代是中国美学的高峰。在那个特殊时代特有风尚的熏染下,崇尚简约高雅的文人画师、高超匠人们独步青云,产生出奇异诡谲的灵感,幻化出鬼斧神工的纹样和造型。这些特殊时期攀上卓绝高峰的瓷器成为一个朝代乃至后来的绝唱和经典。多少人沉醉其中,想一睹其芳容?

传承经典,创造经典,让更多的人拥有这样的美好,是磁州窑人的梦想。上世纪中叶以后,磁州人开始学习和模仿宋代瓷器的纹样和造型。没有实物,就按照宋代磁州窑瓷器的照片,开始精心揣摩,将那些精美的装饰一点点复制下来,意欲创造出另一个时代的辉煌。那些磁州窑人经过仔细勾勒描摹,终于用真诚和勤奋打通了时间的隧道,让那些古人仿佛一下子出现在面前。他们用几百年保留下来的作品,一次次地和现在人交流对话,终于让子孙后代们茅塞顿开,掌握和懂得了磁州窑瓷器的装饰秘诀和规律,加上当时对磁州窑理解,烧造出了一大批卓绝的磁州窑仿宋作品。这些瓶、坛、罐等,有的陈列在大型展览馆,有的摆放在大型会客厅等,但大部分都被个人收藏,视为珍品。

当人们把这些仿宋瓷放在家中,天天欣赏,把玩的时候,他们可否想到,是巨鹿的这次发现之旅揭开了其神秘面纱,加上其它地方发现的传世精品,还有瓷片遗落,才让创作者有了更多触摸巅峰的机会,让更多人有可能看到她们,发现这朵儿深藏在山坳里散发着幽香的花儿。




 

 


[下一篇] 尘封的家园

[上一篇] 回望古黄河沿岸的巨鹿宋城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1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