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心中的“小犄角”
心中的“小犄角”
作者: 马占顺

       “小犄角”是谁啊?我要告诉你这是我少年时期的一个“小伙伴”。
       还是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最后一年的前几天,在“五七”干校下放劳动喂牛的父亲晚上回到家里,饭桌上告诉我们,当天他喂的一头大水牛生了一头小牛。生出来不久就会站起来,会蹒跚地走几步,可好玩了!
       我在城里养过小鸡、喂过小鸟、见过小兔子,可就是没有看过小水牛。咱想啊,在城里怎么可能出现小水牛的身影呢?即使到过动物园也从来没有看到过小水牛啊。
       这天晚上想见这小水牛的心思一直在捉弄着我。
       早晨起来我还坚决要跟着父亲到牛圈里,看看这刚出生不久的小宝贝。
       咦,来到牛圈怎么见不到这小水牛呢?我的脑子顿时觉得是不是自己走错地儿了,还是小水牛晚上自己跑出去了……
       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父亲抱着一大捆稻草经过我身边,径直地朝着大牛棚里面的一个单间走去。我好奇地急忙跟在后面。
       到了单间门口,大水牛“哞哞”地朝着父亲叫了两声,好像是在跟它的主人打招呼吧。
我问:“怎么没有见到小水牛啊?”父亲神秘地一笑,我跟着父亲绕过老水牛的屁股,在一个角角的       地方一瞧,奥!原来这小水牛乖乖地还睡在用软软的稻草铺成的小窝窝里做梦呢!那泛着油亮油亮的灰毛毛紧紧地贴在身上、小红鼻子一翘一翘的、小长尾巴时不时地摆动几下。
       第一次见到这么可爱的小水牛,我真想抱抱它!
       不用说,我那双小手已经放到了小水牛的头顶上。小水牛见到我这个外星人,慌忙地晃悠着身子就站起来了。它似乎还不认生,伸出软软的小舌头舔着我的小手,我感到热乎乎的。
       这时我觉得初次见面怎么也得给小水牛带点“见面礼”吧。
       我的双手摸遍了衣服上的几个口袋,只摸到了几块快要揉烂了的擦屁股纸!
       我感叹我要是有一块儿水果糖,非得咬一半喂给小水牛;我要是装着块儿动物饼干,那一半怎么也应该也是它的啊!可惜我们来“五七”干校都几个月了,生活在这邝郊野外的农村里,从没有闻到过水果糖的甜味、也没有见到过饼干的模样啊。
       我正在发呆时,水牛妈妈可能觉得小水牛该吃早饭了,轻轻地一声呼叫,乖乖的小水牛慢慢地就朝牛妈妈的肚子下面走去……
       后来我时不时地来看它,应该都是空手而来!可小水牛依然是歪着脑袋、蹬着大眼睛,蹭到我的身边伸出舌头舔舔我的小手……


       转眼春节一过,我们这么大的孩子要上学了。
       镇里的中学离我们的“五七”干校据说很远很远,听说要走上半天的路才能到达,所以我们就得住校了。
       那天早饭过后,父亲把我用的被子和褥子打成行李捆,搬到了要送我们上学的水牛车上。
       当我出门离着老远就发现,我们玩耍了一段时间的这头小水牛正在围着牛车转悠呢,这使我好奇起来,是不是这顽皮的小家伙又在瞎跑?走近一看,我才恍然大悟,这牛妈妈今天给车驾辕,准备送我们呢!
       我想这小水牛可能是知道今天跟着自己的妈妈要出远门,肯定是早就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了,就围着这车转悠呗。
       它见到我的出现,就直奔我跑过来照样顽皮地伸出舌头舔舔我的手,嗅嗅我的身。看样子它像是在告诉我今天要跟着妈妈出远门!我用手摸摸它的脑袋和脊背,像是在告诉它今天我们一起上路……


       好不容易熬过了一个星期的学校生活。
       周六的傍晚回到干校的家里,扔下书包,我就撒丫子直奔这小水牛的住地。想尽快见到我这最日思夜盼的小水牛朋友!
       这一次,我觉得小水牛长高了,它浑身充满了活力、身体也有些强壮了!
       走近后它还是吐出舌头不住地舔着我的手。
       我们四目相视,我觉得它不停地眨着黑黑的大眼睛,浓密的眼睫毛上已经挂着水滴湿润湿润的了!我赶紧从破裤子的兜里,掏出在上学的镇里买回的一块水果糖放到它的嘴边。它先闻闻,又舔舔,随后仰头向我发出了一声吼叫……
       它的耳朵不停地蹭着我的脸,我一摸它的头顶,隐隐地感到有两个硬硬的小包包正在隆起,我知道在这儿不久会长出一对又粗又硬的牛犄角!
       从此“小犄角”在我心中,就要长大成男子汉了!


       2021年1月12日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那年 那冬 那些事——老北京回忆

[上一篇] 入伍前的记忆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1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