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带领我们挖防空洞的徐老师——那年那月
带领我们挖防空洞的徐老师——那年那月
作者: 马占顺
      记得在北京上中学时,学校组织我们班参加了挖防空洞的劳动。劳动就在我们学校的大操场的地下。
      那个年代,在市民中广泛强调“深挖洞、广积粮”的思想,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我们这些学生又是给学校白白地出力、无偿地做贡献。
      记得,带领我们挖防空洞的是学校的徐琪老师,这位看上去像一米七几的个头,有五十多岁的男老师,留着短短的寸头,黝黑的脸庞,他两只胳臂显露出来的腱子肉,一疙瘩一疙瘩的,身体的健壮犹如一头牛犊。他带领我们干起活来,那可是一把好手。
     那天徐琪老师带着我们,从操场东南角边沿一个不起眼的入口,来到了地下防空洞里。哇!已经挖好的防空洞那长长的坑道和几间大教室,在坑道墙上吊着的白炽灯和教室顶部镶着的长管日光灯的照明中,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的人间仙境,与正在挖的坑道里的昏暗和“教室”里的明亮,形成了对比。
      记得下了折返两个楼梯的台阶,来到了地下的一间大教室,进入我们眼帘的是:这间教室的墙边是红砖用水泥砌的约一米八左右高的“二四”砖墙,砖墙上边支撑着许多块半圆形的水泥拱,这半圆形的水泥拱正好左右各一块,严丝合缝的固定在在教室的圆顶中间。教室的前后用红砖砌的墙,红砖墙上还各自镶着一块水泥黑板。一间教室大约可以放下二十多张课桌,教室顶部吊着几盏各40瓦的日光灯,把地下的教室照的通明。这就是我们未来的地下教室吗,同学们心里都嘀咕着,三三两两地交流着。
       这时徐琪老师清了清嗓子,还是带着沙哑的声音,告诉同学们,这是前期同学们劳动的成果,我们学校的防空洞已经挖了好几年了,这样的教室有几个了。我想这是与我们上下大不了几岁的同学,也是用一双双稚嫩的手,靠着一稿一锹慢慢挖出来的。同学们在惊叹之余,细想着我们也行吗?
      来日一早,我们就开始进入正式的“战备施工”了。徐琪老师向同学们作了安全教育,又强调了我们战备施工正是落实“五七”指示精神,他还铿锵有力地阐述了当年学工的重要意义。
从那天开始同学们凭着满腔热情,就积极地投入到战备施工中去,记得当时每个同学都以要完成好自己的劳动任务而自豪。有的同学手上磨起泡了也照样干,有的同学球鞋露了脚趾头自己补补再穿。
       我这个人向来不会挑肥拣瘦,对分给的任务必定干好,甚至多干才行。
      按照徐老师的分配,开始我是与另一位同学推土车,就是把其他同学们挖出来的土装到小车上,再推到洞口,运到地上面去。这要在昏暗的坑道里来回绕几个弯,稍不留神就怕撞到对面来的小车。那位同学会吹口哨爱哼歌,一路上都有“高歌猛进”的意思,这也能给来的对方一个提示,同时我们在紧张的劳动中也可以感受着歌声的快乐。

      后来我又去装土,运砖……

2021年1月

责任编辑:赵献刚

[下一篇] 忙碌的常大爷 ——那年那月

[上一篇] 加减乘除的人生乐趣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1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