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记住乡愁 > 祭父七日(五)
祭父七日(五)
作者:陈爱平

真快啊,眨眼间,你离开儿子已经是第五天了,五天来,儿子似乎活在了懵懂世界,满脑子都是你在世时的身影和你过世后的心痛。

爹,我知道此刻你正在黄泉路上骑着冬来的为你牵着的那头驴在赶路,我不知道黄泉路上是否也有春夏秋冬,是否也像人间一样有严寒酷暑,爹啊,我和姐弟们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知冷知热的照顾你,再也无法为你端茶送饭,嘘寒问暖。爹啊爹,你走慢些,再慢些,好让儿子的思绪跟着你远去的身影一遍遍,一遍遍地回忆父爱子欢的幸福场景。

一瓢弱水黄泉,飞越忘川花开彼岸爹,你不要只匆匆赶路,你告诉我是不是已经到了黄泉路的尽头。那黄泉路的尽头就是弱水了。

弱水也叫忘川河,爹,你可看到了忘川河对岸的彼岸花。那传说中无径无叶、花开似火焰的花儿就叫彼岸花,据说那是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爹,你好好看一看,那花的香味可以让你想起前世,想起你的儿女来,想起我们你是否就会走慢些,是否就舍不得这个世界,再回来与我们相见啊。

此刻,我的思维行走在与你在小狼营村的时空转换中。从儿时到到少年,从少年到青年,那一段十八年前我尚未离家远行前的真真切切回忆,那是我们父子待的最长的时光,也是我最幸福的时光

我记得小的时候,乡村的文化生活比较单调,最有印象的是农村文化娱乐老三篇,电影、戏曲、响器。尤其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人们的生活水平刚有好转,解决了温饱的百姓,就迫不及待地把压抑在心底的精神追求释放出来,那个时候几乎每月都会有剧团来演出。费用则由村民承担,就是撺钱唱戏,每家最低一块、上不封顶,我记得一般也就是出个三两块钱,多的也不超过十块。就这样撺一次钱能唱一个星期。那个时候从这个村到那个村,撵着看戏。好歹那个时候,学生没有那么多作业,而我总是在放学前就把作业做完了,晚上则撵着爹去看戏。

戏看的多了,我就逐渐记了很多戏词,甚至节奏、唱腔、剧情进展、演员演技、灯光道具,乐队打奏懂了许多,唱戏间隙大人讨论时我也会插嘴评论,大人们在惊讶我小小年纪如此懂戏的时候,也慢慢地开始在戏台下悄悄给我占座。

我也偶尔在放学路上,放羊期间,放声唱几段我记得起的戏。记得我十来岁的时候,有一天,邻家的婶子跑来我家,给我爹娘商量着,让我去临漳县豫剧团学唱戏,我听到让我去学,心里慌慌的。让我意外的是,爹最终没有同意。爹没同意我唱戏的原因一直是个迷,至今我也没有解开。

虽然没有同意我去学唱戏,但并没有影响我对豫剧的喜欢,直到今天要问我最喜欢的文艺活动,我还是喜欢戏曲,喜欢豫剧,所以后来我当记者后,跑过一个大家都不喜欢跑的口--文化口。

跑文化口的时候,我经常会随着剧团下乡演出,也跟一些著名戏剧表演艺术家有了交往。

对戏曲的痴迷,爹从来没有反对过,后来长大了,我就很少在公众场合大声唱出来了,但我和爹的共同爱好却彼此明白。在家中的时候,爹听戏我也跟着听,并且听得其乐融融。

爹喜欢戏,我也喜欢戏,那还想再为你唱一段,今天还为你唱白蛇传吧,在你最后的归程中聊以解闷吧。

【白素贞】

我那狠心的官啊官人你啊

莫害怕,快快请起吧

你呀你呀你呀

你听为妻把屈情事细说根源

你的妻我不是,我不是凡间女

妻本是峨眉山一蛇仙

都只为思凡把山下

与青儿来到了西湖边

风雨湖畔,识郎面

更蒙借伞共舟船

红楼交颈春无限

我助你卖药学前贤

都只为你听信法海谗言

端阳节,端阳节劝雄黄你于心可安

奴官人被吓死,命悬一线

我呀我为你,我为你仙山盗草受尽了颠连

纵然我是异类待你情非浅,情非浅

可怜我腹内还有许门的香烟

治好病你不该又把良心变

你不该随法海又上金山

你走后,可怜我枕巾衣衫泪珠湿遍

哎呀可怜可怜我啊

可怜我鸳鸯梦醒更把愁添

为妻我寻你念你不见你的面

哪一夜我不等你到五更天

哪一夜我不等你到五更天

为寻你来到了金山寺院

为的是夫妻得团圆

可恨法海来阻挡

为妻险些命遭凶险

若非青儿拼死战

我们的娇儿难保全

莫怪青儿变了脸

我的官人啊

谁的是,谁的是谁的非

你问问苍天

……

爹,戏我唱完了,愿你今夜回我梦中。

                         2021年12月16日

[上一篇] 祭父七日(四)

[下一篇] 祭父七日(六)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2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