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恋爱与结婚 任伟韬
恋爱与结婚 任伟韬
作者:任伟韬

对我而言,说起恋爱结婚,一直是个沉重的话题。因为恋爱一片空白,因而此前一直回避这个问题。不去想,不去说,不去辩解,因为还没疯够,还没有基本的物质条件,还没有稳定的工作环境。而现在,考上了政法干警,有了定向的发展环境,心也就跟着沉了下来,觉得能够担负起某种责任了。于是乎,想结束单身,找一个共度一生的伴侣。

我有一个平凡的家庭,四口人,以我为中心,家境一般但很温馨,只是小时候经常有“暴风骤雨声”,不过每当家庭处于黄河决裂边缘时,都是大家力挽狂澜,走到现在。当然,我已经习惯了家庭风波。有时候,在学校、在工作岗位,累了一天,想回家休息一下,但是一回去,发现有时候不吵一点,就会觉得奇怪,不像自家人。我是家庭中另类,其他三人都很有人缘,善于交往。可是鬼使神差,我却成了异变,闷,便是我最大特点。我对异性有着天生迟钝,正如我本人,后知后觉。我二十九周岁大学毕业,算是正式上了班。曾经有人对我晚工作提出质疑,我对他说,人人各不相同。三十年前,我母亲给了我这种简单的幸福;三十年来,我沉浸在从警的幸福中,粗茶淡饭丝毫不能减弱我对警察的热爱和追逐。

大学以前,我很少和女同学说话,出于腼腆、害羞,其实更多是性格中最原始的自然本性。在家中,长辈经常教导我,见到熟悉的人要打招呼,见到老师要敬礼;在书本中,我也逐渐懂得动作语言的必要性,见到领导要行注目礼,见到长辈要让路,见到同事要客客气气地笑一笑并点头。实际生活中,我也发现,对有职务的人你喊他一声职务,他会很开心的。不过,一见到女生,所有这些就都成了空白,打个招呼比上房还难,迎面走来实在躲不过去了,就很无奈地说一句,然后扭头就跑。

见面打招呼变扭,并不能说明自己不想和异性交往。概括之,就是嘴上说不心里也有那种好奇心。初中时,班里有谈恋爱的同学,总会找个隐蔽的角落接吻,其他同学总会找各种借口跑过去偷看,那对情侣却是很大方地接受身旁的“同学观众”。可是初中时期毕竟还是小,不懂得那些,心里不去想。可是到了高中,却不一样了,对于性格内向的学生来说,更多的时候是暗恋,因为就连写情书的勇气都难鼓足。我们班很同学都暗恋上了班花,而我暗恋上了一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女生,有时候和她眼对眼碰撞几秒钟,我都能够感觉到脸特别烫、特别红。不过,我明白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考上对外经贸大学,学习国际法,当国际大法官——尽管这个愿望没有实现。可是那时候,我争取了,我做了该做的,没有成功,是命,还是运?也许都不是。七年大学,我陶醉在图书馆和书堆里,甚至叫不全班里女生名字。大一时曾向一女生表白,被当场拒绝,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深,整个大学四年我都没有鼓起勇气去谈恋爱。我导师开玩笑地对我说,一定要在毕业之前搞上对象,否则不给我毕业,可是我还是交了白卷。

刚上大学时,民哥恰好在廊坊一中补习,我和他常见面,他对我的鼓励和影响都是深远的,他说,一个人的大学如果没有爱情,那么他的大学是不完整的。尽管他说的我当时都没有去做,可我知道他说得很对。长期酒精麻醉,让我很难静下心来回忆大学点点滴滴。师范类大学女生真多,看得人眼花缭乱,我总是想能够遇到适合的对象,可是总是想的结果仍然是总是想,总停留在想的过程中,而没有实际行动。男生追女生可能就是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了。也许是高中时候留下的暗恋综合症,总想找一个最能适合高中时感觉的那一款,结果因为放不下而错过了更好的,是执着?是挑剔?还是笨啊?我说不清楚,可能也没必要说清楚。不止一个人说我太固执、太古板、不会变通、太老实了。对恋爱过分严谨、过分钻牛角尖。

毕业后,因为工作一直没有稳定下来,更不必谈对象了,我觉得这种先有稳定工作再找对象的逻辑至少是一种比较落后的传统,但却是负责任的表现。虽然没有正儿八经地谈过恋爱,但是我不后悔,因为曾经有女生喜欢过我,我也暗恋过心动女生。她们的存在使我相信,这个到处充满规则的时代还是有真爱的。倘若两个人性格上、感情上达不成默契,即使因物质条件具备而走到一起,试问他们会幸福吗?

如果真爱有天意、很难寻觅,那就退一步去找,可能就在某一个拐角路口、就在单位门口,两个人相遇了,只看了对方两秒,姻缘之线就被无形地牵了起来。婚姻和爱情是两码事,爱情是婚姻的基础,需要大胆地谈,可能不需要负责任;婚姻则不同,却是要负责任地过普普通通的家庭生活,需要两个人在一起的默契,不需要太多言语,而是更多的行动和互相倚靠。爱情是以彼此喜欢、吸引、好感为特点,然而婚姻却是以性爱、适度的经济条件为基础的。因而,真爱难觅,婚姻可求。尽管人人都想抛弃社会经济条件和钱财的因素,去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可是失去了经济基础为支撑的爱情是不牢固的,短暂的甜蜜之后面临的就是长期的因经济拮据而不能在一起的感情破裂。要想追寻长期的爱情,就得以婚姻作为基石。不过,如果两个人有了真爱,那么再难的经济缺乏也挡不住结合。社会进步了,虑事就多了,我们的父辈,他们有什么,家庭包办的婚姻,普通的住房,简单的生活,过得不也很好嘛。可是我们这个年代,却常常为脸面、房子、钱财、编制所拘束,却忽略了一个女性诚实的品质、优雅的气质、卓尔不群的性格以及不随波逐流的主见。我还是坚信,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品质认同、感情默契、所见略同,如果这些基本的素养都得不到满足,那么再好的物质条件、再高的文化学历也是白搭。

[下一篇] 沉默是金 任伟韬

[上一篇] 随份子 任伟韬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2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