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作品评论 > 阅读芳华
阅读芳华
——读严歌苓的《芳华》

作者:马永欢


我读严歌苓的长篇小说《芳华》,感觉很美,缘于表达的风趣。在阅读中,让我的现实生活的紧张感放松些。我想,如果我没有喜欢阅读文学书籍的这一高雅而有趣的爱好,我的生存状态将不堪设想。人啊,不仅要生存,而且也要有自己的高尚精神。

1

“我从刘峰的侧面迂回到他正面。这类平淡脸往往不易老,也不易变,跟同龄人比,他的脸至少年轻七八岁。”

这表达的风趣,让我佩服。把平淡之意注入脸部,让一张平凡的脸瞬间变成不平凡,这是一张什么脸?是平淡脸。平淡脸具有意味深长的诗意,是一种严歌苓笔下的意象,意为平淡,象为脸,平淡寄寓在脸中,脸表现平淡,让二者合二为一,于是,作者塑造的刘峰的这张脸,一是生动秋来,形象起来;二是年轻起来,不易老,也不易变。这是妙笔生花,也是画龙点睛,点睛便是增添一笔平淡。我为什么在这里浓墨重彩?因为平淡,不仅是我追求的人生之境,而且也是人们追求的人生之境。

2

“他假装寻找声音来源,目光尽往远处投。这个表演比较拙劣,因为一大街的人就我俩穿军装。下面就是我的表演,也不高明。我热情过火地冲了一步,手伸了老长,不由分说握住他的右手。我也表演,我演的是多少彻底地忘却了他最不堪的那次公审“汗水泪水从军帽下滴落一地。我的表演还想告诉他,就算没忘记那一幕,现在谁还会计较?摸摸脊梁怎么了?脊梁是全身最中性的部位了吧?战场上都上过的人,性命都差点让摸掉了,还吝惜脊梁?!”

这表达的风趣,让我读了一遍又一遍,简直就是“表演”的轮回。这轮回,不是没有意义的,而是一种递进式的轮回。“表演”的轮回,也就是“表演”一词的重复,在写作中,如果同一词语重复的不恰当,就是失败的,让读者感觉啰里啰嗦,而在这里,著名作家严歌苓的深入浅出地让“表演”一词重复,我感觉,一是阅读感具有韵律,仿佛阅读一首歌词,如果让心平静,仿佛倾听一首动听而催人奋进的情歌;二是感觉台上的表演与台下的表演,仿佛没有区别。台上的某人仿佛表演着台下的某人,台下的某人仿佛就是台上表演的某人。表演是艺术,从文学来说,就是文学艺术。从而得知,文学艺术中的表演不同于生活,而又来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让人阅读文学中的表演,感觉如醉如痴。但生活中的表演,让人感觉是一种演戏,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无论你承认不承认,都是存在的。就拿我经历的三十二年的工作来说,上班了,同事仿佛在演戏,在交流过程中,没有人会说出一句真话,都是工作的冠冕堂皇的话,即使说出一句真话,也是在领导背后悄悄而言,因为如果领导听到,将后患无穷。工作中的领导讲话,都是一种命令,都是一种高谈阔论的空话,都是一种不着边际的大话,是说给被领导的人听的。一家人呢?一半真也一半假,因为我看了不少小说,也看了不少影视文学,因而我得出结论:一是具有血缘关系的家人,在交流中,在做事中,所说的话是真话,因为不怕刀光剑影,即使出现刀光剑影,也是分不开的;二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家人,在交流中,在做事中,要小心翼翼,比如,有的儿媳仿佛是一个“特务”,一旦出现婚姻裂变,这个“特务”将举枪向无血缘关系的家人“射击”,无情无义的“射击”,因为她完全掌握了一家人的信息,也完全可以制造假信息,特别是年轻的“特务”。这种故事说明,人啊,好的时候,是一回事,但不好的时候,又是另外一回事。此时此刻,我想起我的一个朋友与我交流时说过的一句话:与人相处,要讲档次。哦,我想起: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哦,我在阅读《芳华》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生活仿佛表演,表演也仿佛是一种生活。

3

严歌苓说:“六岁的女儿历史污点更大,因为这污点始于她出生之前,始于她右倾父亲往她母亲体内注入他全部人格密码的夜晚,她的生命由此不可逆转流淌着父亲的命运走向。”

这表达的风趣,让我瞬间发现人格密码。六岁的何小曼具有的所谓的历史污点,始于她出生之前,始于她右倾父亲往她母亲体内注入他全部人格密码的夜晚,因此,何小曼的生命,具有不可逆转流淌着父亲的命运走向。也由此而知,生命的人格密码,决定命运走向。而生命的人格密码,是一种遗传,是一种客观的存在,也是一种潜意识的存在,只不过在存在的基础上变异而已。而这变异的大小,要看后天的文化环境,后天的学习环境,后天的生存环境,后天的悟性。说起谈婚论嫁,有人说,要门当户对,我想,从人格密码来说,也许是对的。因为一个家庭有一个家庭的人格密码,如果两个家庭的人格密码是近似的,仿佛一样,也就是门当户对,那么,这样的婚姻将是理想的白头到老的婚姻,不会离异的。有一个婚姻,夫妻都是中学教师,性格都内向,不善交往,但喜欢钱,与钱无关的不谈。当然,教书对于他俩来说也是为了钱,为了那份稳定的工资。双方结婚前的家庭都是经商的,也就是说,父母都是经商的。我似乎找到了这对夫妻的人格密码,都具有隐形的经商人格。而这经商人格是天生的,是他俩出生前就具有的,是“父亲往她母亲体内注入他全部人格密码的夜晚。”这一注入,将使一个生命由此不可逆转流淌着父亲的命运走向。也如此,一代又一代,走向不可逆转的命运之路。这命运之路,也就是一个家族的命运之路,仿若一棵古老的大树中的枝繁叶茂。

 阅读芳华,我感觉作家严歌苓的表达的风趣是无穷的,在此仅仅举几个小小事例。举例感悟抒情,我仿佛又回到了严歌苓笔下的那个时代,因为我是六零后。阅读严歌苓的长篇小说《芳华》,我感慨:如果说小说是一条长河,那么,散文便是这一条长河中的一朵浪花。这就是小说与散文的关系,小说长而散文短;这样的散文也是一种读书随笔。

 作者简介:马永欢,永平职中教师,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采风学会会员,《东方散文》等多家刊物微刊专栏签约作家,《永平回族》杂志主编,《东方散文》杂志编委,《当代精英文学》编委散文副总编。作品在《散文百家》《北极光》等报刊上发表,出版9部著作。作品入选多种选本,荣获采风网2018年度“银牌作家”奖,荣获河北省采风学会2018年度“银牌会员”奖,荣获大理州2013年度公开出版图书奖等多项奖项。参加第八届全国回族作家、学者笔会,《踏雪寻梅》首发式在《东方散文》遵义笔会举行,奔流文学院第七期作家研修班学员。文学成就载入《中国回族文学通史》,《永平记忆》等5部著作被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

 责任编辑:清风

 

[下一篇] 领略用生命写作

[上一篇] 阅读活着——读余华的长篇小说《活着》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