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权当如真见
权当如真见

作者:月亮


月亮

 

我望了他一路。

他有几次眼光扫过我所在的位置,我甚至有意迎住他的目光,但他的只是路过而已,不像是故意躲开我的。听说眼光是有磁力的,也就是说人会感觉到被注意。而我这样看了他一路,他怎么就没感觉到呢?就算不认识我,也该对我的注意有所感应的呀。

他只是有几次漫不经心地扫过我所在的方位,然后继续他的谈笑。那笑弯弯的眼,那笑弯弯的嘴,那笑灿灿的黝黑的脸,还有那一幅黑框眼镜--虽然眼镜腿是蓝色,也虽然他看上去真的有些年青---頭上沒有白他发,他也是四十二三的人了——以他的温良纯厚的心胸和华仔一般的才华,保持着青春也不是不可能的,可是,我这样的看了他一路,他没有感应,难道真的不是他?可是,真的好像啊。我侧着耳朵仔细地听他的声音,好像是当地方言,没准是他的方言呢。有多少年沒见了?一切变化皆有可能,只是,他还是那样年青而已。

上次见他是那一年来着?哎呀,03年第一次同学聚会,他也没有参加,只是通了电话,他可是超级好人缘,我们都非常想他,特别希望能见到他。可是他却玩起了消失。

十几年不得音信,也就渐渐的忘了他。不想,今天,在801公交车上,遇到了——至少是很像是他的他。应该是,他回来过春节了吧。

 

我注意到他谈笑甚欢的对像是一个年青女子。他的身边总是不缺年青女孩子的。

他一向得女孩子的喜欢,他得所有人的喜欢,包括老人和孩子,也包括猫猫狗狗。他的眼睛是通灵的,任是谁,见了他都凭空感到一阵亲切。我当然也不例外。这个比我们所有同学都小的弟弟,几乎是每一位女孩子的护佑神,也是我这个姐姐的护佑神。我永远记得那个我为情所困,落泪神伤的夜晚,是他,默默地递来纸巾,默默地宽慰着我。从那时起,我心里认定了这个弟弟。他会温婉地惜护每一个人的心。同学们背地里都称他是“宝玉”。可是,这个“宝玉”毕业后不久便离开了单位,去了很远的地方,再也没有跟我们联系,连同学聚会也不回来参加。

岁月给人成长和改变。我不理解他为什么这样懒待理会以前的同学。更不理解,他怎么可以连我这个姐姐也要忘掉!我们难道不是心心相通的朋友吗?况且,我们同是邯郸老乡啊。还记得在毕业纪念册上,他不无认真地写道:

月姐:和你真没什么可写的。写你对我的帮助(我默记于心),写你对我的期待(我令你失望),写我的性格(不可捉摸),写我们的今后(现在还早),写我的故事(模模糊糊),写和你跳舞(气不死你),写和你玩牌(你水平太低)。

终于到了别人分别的日子,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见面时,有话再谈,难道不好吗?

 

嗯,是啊,华弟,毕业后,我们是有见面,我们去过荒郊赏月,我们去欣赏过落日长河。你陪我在进入工作模式之初一起消磨掉年少的最后那抹浪漫和轻狂,然后,在你的祝福中我走进婚姻,再然后你完成使命一般,离开单位,远走他乡……

哦,我想,你应该不会忘掉,忘掉那满盛着欢笑和泪水的过往。你去向远方,是追寻你更美更大的梦想。

但你每年都要回来的吧。比如今年。我多么希望那个像极了你的人就是你啊。

……

车已经进市了。我拉回了思绪。我注意到那个他开始往后门移动。我也移到了后门。

我的心里有一个声音:我必须给他说上话,证实一下,顾不上是否冒失。否则,我会后悔的。

下一站就是丛台公园。我们都移到了门口。我看清了他的伙伴,两个女孩和一个男青年。他们三个都很年轻。我心理不再那么侥幸了,但,我还是说话了。

车快要到站时,我指着他问他的那个男伙伴说:请问,他叫什么?

青年说出了那人的名字。不是他的。青年然后问:怎么啦?

我说,他特别像我的一个熟人。

见陌生人在谈论自己,那个“华仔”正过脸来看向我,饶有兴趣地问:“有多像?”

--天哪,正是他一样的调皮而風趣的口吻,活脱脱的。

我已完全明白这真的不是他了。我十分轻松下来。我高兴地十分认真地说:“百分百。”

那孩子说:“难道是失散多年的兄弟?”

--瞧瞧,也是这样的幽默,完全一样。

“是啊,回去问问吧。没准是呢。”我也调侃道。

那孩子半认真半玩笑地说:“没听我妈说过呀。” 

车到站了。我控住自己的另一个冲动,没有让人家配合拍照合影。

真的不是他。便是合影了,有什么意思呢。 

回家后,我找到那个号码,发了短信。我说,在家吗?今天车上遇到一个人,音容笑貌百分百的像你。如能收到短信,代问伯父伯母好,并请回信。

这个号码还是几年前他妈妈给我的,当时拔打关着机呢。后来打过几次照样没人接。他是铁了心自绝于民呀。这一次,我也不抱什么希望。只是试试。

而,这次,他却破天荒地回复短信了。说谢谢挂念。虽回来了,却有事,马上又走了。

几小时候后,又打来电话。声音完全是他的。我细说了车上的奇遇。我说,如果你是明星,我定会建议那个孩子去做超极模仿秀。如果我跟那个“你”合影了,放同学群里, 没人会认出那不是你。

他听出我满心的埋怨。他说他没有玩消失,以前有一段时间他停用那个号了而已。对于这次的不能相见,他说,就当遇到的那个是他吧。

是啊,真见了,不一定比这个更像。再合成了这次的电话传音,权当是真的见了吧。

树高千尺,终不忘根。这个世界,真实的,究竟是真实的啊。

唯祝愿我亲爱的华弟一生精彩,笑口常开。不管在那里,都快快乐乐,平平安安。

 

[上一篇] 受害者

[上一篇] 五月槐花自多情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