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我的女儿
我的女儿

作者:董青军





        

        今天,年仅19周岁的女儿只身一人,要去北京一家幼儿学校当幼师了 !

       凌晨五点,还在梦中的我,就听到了女儿收拾“家什”和走动的脚步声,尽管女儿还是十分的谨慎!妻子也赶紧起床,打开电磁炉开火做饭,十分钟后,几个哈巴鸡蛋热热地出了锅,但是,女儿连动也未动,就急匆匆地走出了家门!因为,她已经收到了大巴给她打来的电话,大巴已经停在镇上等她了!
      我开着三码车和妻子把女儿送到了镇上,女儿给我和妻子解释今年的粮价下跌了,家里的玉米也卖不了几个钱,我去北京先忍一忍,一个人好说,你们一大家子烧气,着电,我这里就不带那么多钱了。说完,塞给我一百元钱,告诉我,天黑拿好! 女儿上了大巴,我和妻子在朦胧的夜色里,给女儿招手,但看不到女儿的背影。大巴走远了,我那只向女儿招手的手臂和我的心一样,久久没有放下......
      回到了家里,我躺在床上,女儿一幕幕天真坚强的场景又回到了我的眼前。
      女儿出生在1997年,那一年,女儿的降生,这对我这个爱好女儿的男人来说,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那是一个炎热的上午,得到这个消息,我就从打工的县城急忙赶回了家中!女儿“来”的太突然了,给妻子准备时间很短很短,仅仅就是两三个小时,她就呱呱的坠地了。不过,母子都很平安。当我看到女儿时,她就像我从地里刚刚拽回来的北瓜一般大小,弯弯地躺在妻子的怀抱。她的头上除了盖有一块红红的手绢外,双眼微闭,正在吃奶瓶里的奶水。她蠕动着嘴唇,可爱极了!
        那个时候,由于经济的原因,女儿就连一部简陋的学步车也没用过!这是我和妻子没想到,在爱和感情的问题上,同样欠女儿一笔永远也还尝还不了的债务。农活和家务忙了的时候,到是我们会有自己的办法。找来我们结婚时的木椅,把它放倒躺在地上,再把女儿抱进去,这个小小的“王国”就成了女儿的乐园了!女儿站在里面,仿佛并没有感到这对父母的“吝啬”,而是快乐有加。她在这小小的“王国”一站就是两三个小时,没有一次的啼哭。她跟我们呀呀学语,“咯咯”地嬉笑。当她第一次喊我们“爸爸”“妈妈”的时候,相信这个小小的心灵同样和我们一样激动并幸福着。
        眨眼间,女儿背上了书包,跨进了校门。他是一个小小的姑娘,但是她的衣服都是清一色的“灰蓝”装扮,那是妻子用她哥哥的衣裳拆洗和翻新做成的。有时在放学的路上,免不了小朋友笑她是个“后娘”,谁知她说,“后娘”也叫俺吃,叫俺穿,很不赖呀,连俺的衣裳是都是“巴拿马”的”。女儿的童言让邻居刮目相看,都说这个小女孩,长大肯定要有出息的。
         女儿的童言是真的。当时在农村的集市上做衣服,“巴拿马”的布料确实“火”了好几年!当时,我给女儿“灌输”说,你穿的衣服可是从一个叫“巴拿马”的外国进口的,可贵了!就这样,女儿信以为真,对穿在身上的这身衣服格外珍惜,从没有一点油污。这也算是“善意”的谎言给女儿带来坚强意念的开端吧!
       女儿从那时起爱干净,懂礼貌,坚强的性格也让她做事身体力行!在县职中读书的两年时间里,往返学校二十多公里,她总是以自行车为伴,风雨雪霜,从没有退缩,不叫苦,不叫累!一次开家长会议,她的班主任“批评”我说,你这个家长太无情了,让一个女孩子下着大雪骑着自行车来上学,都成了雪人了,发生了意外咋办?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那一次,我真的脸红了一阵又一阵,无地自容。
        有的时候女儿去上学,偏巧自行车坏了,她又急着往学走,农活忙的我也会发几句牢骚。她拉着我的手哄我说,要不我怎么喊你“师傅爸爸”呢!女儿一句幽默开心的话语,说的我心中的“怨气”烟消云散!我放下手中的活计,赶忙为她修车,补胎,打气,忙的不亦乐乎。
       去年,她的哥哥结婚了,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女儿放弃了春节舒适的生活,到县城一家酒店当起了临时工。在工作中他曾把顾客掉在地上的两百元钱悄然还给顾客时,经理对女儿负责,认真的工作态度,给予高度赞扬。当经理要把女儿从一个几天的临时工调到前台当收银员时,女儿婉言谢绝了。女儿说,首先,感谢叔叔阿姨接纳我,不嫌弃我,自己来这里就是锻炼锻炼,过罢春节还要去上学呢,经理听完后对女儿不能如愿继续工作有些遗憾。
       十七天的假期春节打工生活,挣了一千七百元钱。当女儿把这份钱交给我时,我的心里万千惆怅!


       春节是多少花季女孩潇洒的日子,可是我的女儿却又离开家里给别人打工,他的心里有多坚强!
     写到这里,女儿打来了电话,女儿说:“我已经安全地到了学校,你和妈妈放心好了,天冷了,你们要保重好自己!”女儿说完竟然有些哽咽了,我赶紧询问女儿为何流泪,女儿说:“不错,我真的流泪了,离开了你们,我才知道有父母的孩子才是幸福的,快乐的,我刚到这里,举目无亲,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了......”“要不,你就回来,咱不瞅人家笑话咱!父母和这个家永远是你的‘避风港’!”“不,我一个人来到北京,就是要战胜自己”妻子在一旁给女儿说“那你就不要流泪了”“祝福爸爸妈妈了,妈妈你有高血压,睡觉时千万要服药啊!我做女儿的在北京绝不会给你们丢脸的"......
        男儿有泪不轻弹,这次我真的落泪了!我放下电话,看到妻子坐在沙发上,眼圈红红的。

        都说女儿是当妈的心头肉,当妈的惦记。同样,对于我来说,千里万里,女儿何尝不是我心头一种割舍不掉的牵挂!




                                                                                                                     【责任编辑  卧龙令】






























[上一篇] 受害者

[上一篇] 挑水的日子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