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踏雪探春
踏雪探春
文/岳纪维

作者:岳纪维


姗姗来迟的雪花在窗外飞舞着、弥漫着。那一粒粒、一丛丛、一团团的雪花,晶莹剔透,犹如“小精灵”似的,倏儿向这边飘来,倏儿又向那边游去,要么欢快的贴着墙面手拉手一起卷向空中,要么贴着地面你推我搡打着滚儿向墙角涌去。她们兴高采烈手舞足蹈地来到道路中央,冷不丁迎面来了位陌生的客人,吓得她赶忙扯过纱巾捂住脸,轻盈地扭动腰肢,呼啦啦、一下子不见了踪影。当然,也有曾经来过这儿、和人们打过交道的雪花,故意挑逗似的迎着你,大大方方地扑到你的怀里、贴到你的脸上、爬到你的头顶,你亲切地用双手把她捧起来,她却羞涩地露出“庐山真面目”,扑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你,然后倏地从你的手心调皮地跑了。这是飞雪吗?我怎么觉得是一群妙龄少女邀我一起到雪中翩翩起舞呢。还犹豫什么呢,我迫不及待的穿过街道,到滏阳公园踏雪探春去。

昔日熙熙攘攘的公园此时静悄悄的,平坦的园内道上留下一串稀稀疏疏的脚印,好似一串连续不断的问号,她向过往的游客询问什么呢?

抬头望去,滏阳河被白雾笼罩着,河道中间偶尔也有热气升腾的小景象,只是又轻又薄,软绵绵的,有点像江南吴语那般柔软绵长。反观河岸两侧的垂柳,在这白雾朦胧、雪花纷飞中,散垂着滑顺的秀发,身着合体的裙装,透射出标准少妇般风韵,端庄而成熟。

微风拂面,白雾涌动,细听着缓缓流趟的河水,好像她们在悄悄的左顾右盼地互相打探着:见到春姑娘了吗?春姑娘来了吗?

河道中央,十几只水鸭或成排向前快游,或分拨朝不同方向漫游; 偶尔一只水鸭扎进水里、好一阵子才在很远的地方露出水面,伸着脖子欢快的叫上几声,好象是与同伴叫劲似的说:“你们看我在水下游得多远啊!”,每逢这个时侯,就有另外两三只水鸭也纷纷扎进水里,朝着不同方向潜游起来,最后依次露出水面,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圆形。剩余的水鸭也不甘落后,突然在水面上展开翅膀、哗啦啦一一滑飞起来,十几米、二十几米,平静的水面瞬间被这一道道水痕冲破,浪花飞溅、鸭鸣此起彼伏,一时间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春江水暖鸭先知”,这不就是央视《中华诗词大会》现实解说版吗?!

向前来到文化广场,看着今日宁静的广场,我仿佛看到平日里大婶大妈舞蹈队翩翩起舞的芳影,一手持粉红色折叠扇,一手系红色彩绸缎,一招一式、有板有眼,莲步轻移、彩带飞扬,那姿色、那韵味毫不亚于“孔雀王”杨丽萍,最耀眼的是她们的脸上“不是春光胜似春光”!

广场西侧有一座用白色大理石雕砌的拱形玉带桥,高出水面近二十米,中间一大孔、两侧各有一个小耳孔,颇似赵州桥造形,只是此桥拱形弧度较大,接近一个半圆,横跨在河上,非常漂亮。站在桥巅,南北瞭望,飘飘洒洒飞飞扬扬 的白雪给整个公园穿上了一层棉袄,银装素裹、妖娆分外。河两岸树木婆娑,岸柳成行。尽管天上飘着雪花,却也掩饰不住“五九六九、沿河看柳”的暖意,微风中,你细细观看,便会发现丝丝柳梢已经泛出了些浅浅的嫩黄色,“鹅黄爬上细柳梢,自此春色渐渐开”。这不马上要到元宵节了,人们站在这个桥头上,观览着华灯初上、霓虹闪烁、人头攒动、美轮美奂的景色,古人“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故事被不间断地演绎着,今年又有谁将被相约在美丽的黄昏之后呢?但愿世上的每一个人都“有人立黄昏、有人粥可温”。

从桥上下来,路过牡丹园,她们穿着雪棉袄,仍然在呼呼的酣睡中。想来也是,一代武皇何等威严,偏偏你牡丹仙子不买她的账,宁可被贬到洛阳,也不屈服!白雪公主也被你折服,给你一片安静,陪你安安稳稳地睡到自然醒。待到百花仙子率领着姐姐妹妹们百花齐放后,你方隆重登场,一展你的雍容富贵、国色天香。旁边的小竹园幽静高雅,往日里竹林沙沙、莺啼燕昵,今日雪花轻轻的站在竹叶上,“雪映翠竹竹更青,竹依白雪雪更灵”,雪,依偎着竹,竹,揽拥着雪,尚或世人皆能如此,焉有小人乎? 

从竹园向东走,来到湖东侧的梅山,虽说是山,也不过是人工堆积的土丘,高不过十米,此山植被茂密,西南坡植有数株梅树,这在北方越发弥足珍奇。今天雪中赏梅雅兴至极,人们纷纷用手机留下这美好的瞬间,“墙角数枝梅,为有暗香来”,透过淡淡的清香,雪映着梅、梅衬着雪。看着大家凝视的眼神,梅仿佛飘飘然升入空中,拉着你的手、触摸着你的心,和你一起唱着“------红梅花儿开,朵朵放光彩,昂首怒放花万朵,香飘云天外,唤醒百花齐开放,高歌欢庆迎春来,迎春来。”

歌声袅袅绕绕飘向空中、爬上云端,那云儿仿佛被感动了似的,向着四周退了下去。明媚的阳光缓缓地撒泻在大地上------

 

责任编辑:清风

 

 

[上一篇] 小姨的天主堂

[下一篇] 少时的年味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