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只因生了一枚蛋
只因生了一枚蛋

作者:真心汉子

 “咯咯哒”“咯咯哒”,挺着高傲的胸,高昂着头,脸上因下蛋憋得通红的颜色还未褪去,芦花鸡从窝里踱出来,一边走一边向全世界宣布:下蛋了,下蛋了,“个—大”“个—大”…… 
 

  听到芦花鸡的叫声,鸡群沸腾了!其它的母鸡们也马上高声附和起来,“咯咯哒”“咯咯哒”的声音响彻农家小院,响遍整个村子。这些母鸡有的是为自己的伙伴叫好,有的是为自己的伙伴庆祝,还有的心生丝丝嫉妒……仿佛叫几声,这个蛋就有了自己的一份功劳。大公鸡来了,容光焕发神采奕奕,踮起双脚煽动有力的翅膀,到了芦花鸡跟前,一边振翅一边转着小小的圈子,眼睛里闪着调情的光芒。虽然已经为女主人下了无数的蛋,芦花鸡还是很激动。芦花鸡不停挥手,向伙伴们表达自己的感谢,它看大公鸡的目光有些暧昧,想为下一个蛋做准备。 
 

  “咯咯”“咯咯”,小草鸡也叫着从鸡窝迈出步来。小草鸡的脚步似乎有些蹒跚,声音里有一些羞涩,明显没有老母鸡的声音高亢有力。这是小草鸡生的第一颗蛋,蛋上还有几许血丝。小草鸡对这颗又丑又小的蛋看一眼,又看一眼,才爬出窝来。 
 

  鸡群同样沸腾着!母鸡们的叫声一浪高过一浪,为小草鸡庆幸,为小草鸡点赞。大公鸡的目光中多了一丝爱怜。小草鸡的肛门和两腿间还有些生疼,但是小草鸡强忍着不适,缓缓地向伙伴们招手致意。小草鸡几乎眩晕在伙伴的赞扬声中,眩晕在大公鸡的爱恋里,眩晕在太阳的光辉里。 
 

  “呱呱”“呱呱”,来杭鸡也从鸡窝出来了。来杭鸡的叫声有点沉闷也有点走音,声音里仿佛存在着一点惭愧。来杭鸡这几天营养不良,身体缺钙,挺不直腰来。今天产了一枚软蛋,自己也羞于去看一眼。 
 

  鸡群更加沸腾了!母鸡们的叫声一浪盖过一浪,为来杭鸡庆祝,为来杭鸡叫好。大公鸡的目光中多了一丝疼惜。来杭鸡带着些许的羞愧向伙伴们点头致意。母鸡们没有谁留意来杭鸡生的蛋是软的,有的母鸡知道来杭鸡生的蛋是软的,但都没有说破,今后自己也会有生软蛋的可能。 
 

  “咯咯哒”“咯咯哒”“咯咯哒”,三黄鸡从鸡窝里爬出来。三黄鸡的叫声盖过芦花鸡、小草鸡、来杭鸡,盖过所有的母鸡们,叫得脖子累弯了,嗓子快使哑了。三黄鸡的声音里明显带有一些虚假,身上出了一层细汗。三黄鸡今天没能生出蛋来,连软蛋也没有。三黄鸡已经好几天没有生蛋了,“鸡老珠黄”,三黄鸡知道自己今后再也生不出蛋了。三黄鸡好几天没有高声叫过了,母鸡们看三黄鸡的目光有些异样,大公鸡的目光中有些惋惜,女主人的目光中有些怀疑。三黄鸡心里有很大的失落,害怕着被杀鸡取卵的将来,所以,三皇鸡今天壮着胆子假装生蛋高声叫着爬出窝来。 
 

  鸡群的沸腾到了极点!老母鸡们喊出最响亮的声音,吼出最华丽的转音,共同营造最热烈的气氛,农家院成了“咯咯哒”“咯咯哒”的声音的海洋,大公鸡带着母鸡们“喔—喔—喔”的领唱起来,以此向三黄鸡表达敬意和祝福。三黄鸡的眼睛有些湿润,频频向伙伴们点头、两翅相合作揖、再作揖。鸡们都对三黄鸡不生蛋的事实刻意隐瞒,因为都心知肚明,三黄鸡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天。 
 

大黄狗从门外钻进来,到鸡窝旁嗅了一遍,对着屋子“汪汪”叫了几声,好像在提醒女主人该收蛋了,然后跑回自己的狗窝。作为主人忠实的奴仆,大黄狗看家护院,随时操心着院里的动静。哪个鸡生的蛋又大又圆,哪个鸡生的是软蛋,哪个鸡不生蛋,大黄狗都一清二楚。虽然有时讨厌鸡群“咯咯哒”的叫声,但是习惯了也就无所谓了。另外,大黄狗不想把母鸡们的真实情况告诉主人。上次就是因为拿了一回耗子,主人怨自己多管闲事。鸡生蛋的事更和自己挨不上边,何必再去多嘴,让主人痛打落水狗呢。小毛驴大哥呢?小毛驴大哥该去干活了。家里的活数小毛驴最重,也干得最多,但是它只知道低头拉磨,不知道抬头看天,一旦驴脾气上来,敢给主人尥蹶子,主人怎么能喜欢呢。说了它多少次也不听,还说我这儿不行那儿不好。唉?好像有生人来了,“汪汪汪”…… 
 

穿着光鲜的女主人从屋里走出来。这是一个性格直率大方、有些见识还有些粗心的女子。女主人抹一下头,拽一拽衣袖,抬头看看今天的天气。从牲口棚里牵出小毛驴走向磨坊。小毛驴看看这些母鸡,有些羡慕又有些不屑。羡慕的是这些母鸡很讨女主人欢心,女主人每天收了鸡蛋,就会给它们不少的玉米豆、高粱米,不像自己,辛辛苦苦拉一天的磨,只得到一些草料充饥。不屑的是,这些鸡们整天“呱呱哒”“呱呱哒”,只因生了一枚蛋,叫得满世界都知道了,恨不得叫到月球上去。生蛋的叫唤,不生蛋的也呱呱,干一点小事就向主人邀功请赏。小毛驴有时也为自己鸣不平叫上几声,主人不是不理会,就是嫌自己制造噪音挨几下皮鞭。小毛驴和大黄狗互相看一眼算是打过招呼。大黄狗看家倒是做得不错,就是有时候连哄带骗,一味讨好主人,在主人面前不知道姓啥了。给它一根主人啃过的骨头、喝剩的腥汤,就摇尾乞怜,一副奴才相。还说什么要向母鸡们学习,最起码要每天叫几声刷刷存在感,我倒是叫了,一叫就挨皮鞭。命苦不能怨政府,还是拉磨去吧,想的多了也没啥用。 
 

女主人转回来,拿小箩筐收上鸡蛋,脸上浮起一丝笑意。女主人就喜欢“咯咯哒”“咯咯哒”的叫声,只要有叫声就有鸡蛋收。这几年靠着养这一大群母鸡,挣回不少花花绿绿的钞票。有了钞票,孩子的学费、老公的酒钱、自己的衣服钱就有了着落。为此,村长还把“致富能手”“文明家庭”的牌子挂在自己的家门口。想到这里,又该提上几斤鸡蛋到村长家里去走走了,还要说上几句好听话:“村长辛苦了”“村长整天为村民操碎了心”“村长为老百姓办实事办好事”等等。以前拍他马屁还要不显山不露水,现在都是明着拍,就这样这个老东西天天听得摇头晃脑,一天不听就睡不着觉。听村长说,现在乡里县里都是如此,到处都是这好那好形势一片大好,没有人说实话讲真话,更没有人敢提意见。女主人盘算着:这几天收回的鸡蛋怎么少了?芦花鸡每天下一个蛋,来杭鸡两天才下一个蛋,小草鸡开始下蛋了,难道是三黄鸡不做活了?今天数它叫得最欢。看来又该买上一批新的鸡崽来喂养了。不说了,还是去看村长吧。 
 

男主人从地里干活回来,洗过了手,擦过了汗,看看桌上的炒鸡蛋,随手倒上二两白酒。这是一个身材魁梧、精明能干的农家汉子。男主人嫌弃鸡群的吵闹和满地的鸡屎,看不起鸡屁股抠出的几个零花钱,不过老婆喜欢养鸡,自己也就随她高兴。还有,自己喜欢喝点小酒,都是老婆给买的。自己还是喜欢小毛驴的踏实肯干,默默付出,地里的庄稼活、磨坊里还是指望着小毛驴这个老伙计。不过这个家伙最近驴脾气又犯了,得去拨拉拨拉顺顺毛。吃完饭,男主人舀一瓢黑豆去喂小毛驴。摸摸大黄狗的头,大黄狗就屁颠屁颠跟在身后。 
 

放假了,上学的孩子回来了。这一天,鸡群们又“咯咯哒”“咯咯哒”的叫起来,被吵醒的孩子拿出棍子朝鸡群扔去……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岁月有痕又无痕

[上一篇] 堂姐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