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山村情事》之疯男人的彼岸花(连载四十)
《山村情事》之疯男人的彼岸花(连载四十)

作者:海云千里

第四十章、我们私奔

初一下午,没什么事。

玉来的屋里,因为没有男人和孩子叨扰,几个平时还说得来的女人凑在了一起。

三个女人一台戏。

几个女人凑在一起,自然是一场热闹。叽叽叽、喳喳喳,嘻嘻哈哈地东家长、西家短地,铺排着身边每一个人的逗趣事。

几个女人正说在兴头上,门帘一撩进来一个人。

一个挺高大的男人,进玉来里屋的门时,都得低头。

男人一进屋,玉来小小的里间屋顿时就显得有些狭窄。

一看是东大门里的掌柜,几个女人立刻闭了嘴巴低了头,脸上几乎都浮起了一层红晕。有胆大一些的,还偷偷地看一眼那张刚毅又很干净的魅脸。

眼神里,是无尽的爱意,和仰慕。

这男人,简直就是她们的大众情人、梦中爱侣。

但那张不留胡须的魅脸却丝毫无察,眼睛只看向一个女人。

都知道这男人和玉来的关系,但谁都没说破。

于是女人们彼此交换了眼色,突然都想起了自己还有什么事没干,起身纷纷向玉来告辞。

刚刚还叽叽喳喳的小屋里,眨眼就只剩了玉来和男人。

玉来有些不高兴,满脸愠色地瞪了李贵一眼,“你看你,这大年初一的你来做啥?俺们好不容易凑一起了,都给轰走了。”

李贵好笑道:“碍我啥事?我又没让她们走”又不屑地嘀咕了句,“说明她们还懂点事。”

“你,”后一句话,玉来听着不对味,但一时找不到埋怨他的话,就改口道:“大过年的,你们家那么多事,你过来干啥?”

“我过来看看给你扫雪了没有,上午就想来,实在抽不开身。”又补充一句,“你有身孕,不能再干这体力活了。”

 “……这个时候……大白天的,街上一定碰上了不少人。你总是这样,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竟然还大咧咧的让人家来给俺扫雪。”玉来埋怨道。

“行了行了,你问问这村里谁不知道咱俩的事?”李贵不以为然。

“这么多年了,以为人家都傻子呢。再说,我们这又不是偷不是抢的,谈恋爱,管得着吗?别人知道不知道有什么关系?回头我还要请他们喝喜酒呢。”

说什么呢这是?谈、恋、爱,这识字的人说出的话,就是难懂。

玉来撇了撇嘴,刚想反驳两句,忽然想到了另一句话,立时警惕起来:“啊!你不会……连俺怀孕这事,也告诉那个人了吧?!”

哪个人?”李贵一愣。

“就是你让人家来扫雪的那个人啊。”

男人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没、没,我就是让他过来扫扫雪,没说别的。”

“哦。”玉来松了一口气。

“哎?玉来刚才你说了句什么?大白天的?白天不能来噢?那以后,我听你的,白天不来了,改作晚上好不好?白天在那个家,晚上在这个家?”

说这话时,李贵满脸挂着狡黠和促狭的坏笑,眯缝着眼上上下下用眼神把玩着眼前这个女人。

哪哪都那么顺眼,看不够。

就连那略有些花白的头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不过如此吧?

“你……想的倒美。”

“我想的最美的事情,不是这个。”

“……”女人疑惑地看着他。

“是白天晚上都和你在一起,一刻也不分开,走到哪里都牵着你的手,就算在大庭广众之下,也要牵着你的手

李贵咽了口唾沫,“我还想和你到一个地方,那里没有任何人,就我们俩。男耕女织,你恩我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怎么样,是不是很美?”男人一边说着,上前抬起了女人下巴,热烈却又带着一丝促狭的眼神看着她。

“要不,孩子也不要了,家也不要了,我们私奔,到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就我们俩,重新开始?”

玉来全身一震,这个男人,竟然会有这样的想法,真是个……疯子。

脸红透了,咬唇道:“美死你!”抬手想推开他。

借玉来抬手的功夫,李贵顺势抱住了她,“咋回事啊?又勾引我,投怀送抱啊这是?”

天地良心,这是谁在勾引谁啊?!

玉来不知是羞是急,使出吃奶的力气向外推他,却是越推抱得越紧,最后干脆连整个身体都被打横抱了起来,扔到炕上然后爬上去。

“别啊……大天白日的,你要干啥?!”玉来撑着压在她身上的躯体。

“想要你!”

这是李贵的特定语,玉来当然明白是指什么。

这句特定语从李贵口里说出来,已经不知多少次了。

“不行啊,大白天的!”

“谁说白天不可以要你?”

“不是啊,会有人来的。”玉来一边挣扎一边解释。

“不怕。”

“天啊!你疯啦?让人撞见还活不活啦?要死啊?!”

[下一篇] 《山村情事》之疯男人的彼岸花(连载三十九)

[上一篇] 《山村情事》之疯男人的彼岸花(连载四十一)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