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八十八)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八十八)
作者:海云千里

第八十八章、秀子去哪

众人吃了饭,春生望了望小东屋,就又领着大伙下地了。

秀子娘和帮厨拾掇完毕,靠给帮厨喂猪、鸡,然后冲东屋喊道:“秀子,到屋来,做点营生活。”

秀子听娘叫她,就从自己的小东屋里出来,走进正屋的东里间。

母亲正摆弄着一大块白粗布,看秀子进来了,说:“秀子,来,这两天先别干别的营生,给你春生哥做一身换季的衣服。你先拿去浆洗一下,晒干后我给裁裁啊。”

见秀子板着脸没有吱声,秀子娘就又问:“你是不是身体很不舒服啊?要不,你先歇着,我洗算了,等晒上了我和你去找先生看看,看是上火了还是风吹着了。”

“不用了,娘,我没病,我洗吧。”

秀子木然地拿起炕上娘扯好的白粗布回到了自己的小东屋。她心里清楚,这也许是最后一次给他做针线了。

想想自己一直和他那么要好,都好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昨天夜里还差点把身子都给了他,他却那么狠心地一甩手要走……秀子心里一阵难过,扑到炕上又呜呜地闷哭起来。

这个小哥哥,平时对她那么温柔体贴,怎么现在这么没心没肺了呢?

从没想过他还有走的一天,就想着他会一直在他们家住一辈子。

一辈子他们都不会分开。

怎么突然,就要走呢?

你走了,我怎么办?

 

又过了几天,早晨。

春生收拾好包袱,也没有什么,就几身换洗的衣服和平时用的洗漱用品。

那个时候,虽然农村基本上还看不到牙刷牙膏之类的洗漱用品,但城里是有的。

艮福回来用的时候,让春生看到了。

看着春生艳羡的样子,艮福再回来时就给春生和秀子各带回来一套。

艮福还告诉他,如果牙膏用完了一时又买不到,可以用牙刷沾上点散盐用,也会把牙刷干净。

春生是个爱干净的人,特别是在秀子面前。

有了这东西,自然喜欢得不得了,宝贝一样带在身边,平时偶尔回老家几天,也会带在身边,此时将一去不返,自然更得带走了。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到北屋辞行。

“这就走啊?”二宽看到他手里的包袱,问。

“嗯,早点走吧,路远。”

“给,带上这个,回去讨一房媳妇,好好过日子。”二宽说着递过来一个不大却有些份量的袋子。

春生看着,知道是钱财之类的东西,心里一阵刺痛——东家用这东西,就把自己和秀子的未来,给买断了吗?

是的,二宽思来想去,不想因为这个在春生那里落下人情,他要把春生拒绝得一点渣渣都不剩。

只好忍痛割肉。

春生眼圈红了,他好心灰意冷,用手把袋子推了回去,“唉,大伯,这东西,我不要了。”

我在这里,不是为了这种东西,我是为了自己的心。

“拿着,一定要拿着。这么些年,如果不是在这里,干点什么,也比这强。你知道,大伯的家底也不是太殷实,这些……虽然不多,但是大伯大娘的心意。回去后,修房盖屋、娶妻生子,哪一样都离不开……你别嫌少。”

“就是,拿着吧,就算是这么多年的工钱。”二宽妻也忍不住说。

二宽瞪了妻子一眼,低下了头——

他董二宽,不是很薄气的人,但摊上这么个婆娘,觉得有时候,真的是挺没面子。

这女人,还工钱?较起真来,这点钱,够干什么?

 

春生沉默了一下,终还是接过了那代表着他这么多年薪酬的小布袋。

二宽妻又去里屋拿出来一身土布衣裤。

已经不是先前的那种白色了,上衣是原始的白,裤子却是秀子做好后,用了红土染成了土黄色。

那时候,庄稼人的衣服,没有太丰富的颜色,冬天衣服颜色比较深,一般用锅底灰染成灰黑色;夏天衣服颜色浅,则是用红土或是绿叶染成土黄色或黄绿色。

“给,带上这个,回家之后换换季。”

“哎呀,不用了大娘,我有的穿,留着给大伯穿吧。”

“这就是给你做的,你大伯身子宽、穿不上。在咱这儿也没别的好给你,这身粗布衣服,是秀子这两天给你赶做出来的,是大伯大娘的心意,你一定要收下。”

春生一听说是秀子做出来的,心里一热,捧过了衣服,像捧着秀子的心。

“秀子哪去了?怎么一直没见她?”春生似乎是漫不经心地问,一边解开包袱把衣服和那一小袋东西放进去。

一起来就开始注意她了,一直到现在都要走了,都没看见她。

“就是啊,吃饭的时候她还在东屋呢,谁知道那丫头片子又疯哪去了。这几天她们一帮的一个女孩子从婆家回来了,准又跑她家玩去了。”二宽妻也漫不经心地说。

 

春生今天要走,秀子是知道的

可是,从早起至到现在,都要走了,影子都不肯让自己瞧见

连送一送,都不肯么?

“想跟她说一声也不成了,大伯大娘替我向秀子辞个行吧。”

春生心里有些酸涩,一边故作轻松地说,一边向门口走去。

期望着一到院里,就会看到秀子就在院里等着。

但是,院里还是没有秀子

心里的酸涩变成了刺痛,春生猜测,这可能是东家两口子借故把秀子支了出去。

不然,秀子不能这样无情。

二宽和妻子,还有刚吃了饭还没出门,等着送走春生再下地的伙计们,一齐将春生送到门口。

独独……没有秀子。

他又四下望了望,期望秀子突然从某个方向跑回来。

但是,没有。

春生的心像是被钝刀子割锯着,很痛。



[下一篇]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八十七)

[上一篇]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八十九)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