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九十六)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九十六)
作者:海云千里

第九十六章、是对还是错

第二天的晚上。

春生在前院吃了饭就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刚进院不多会儿,振生约了春明等几个儿时的玩伴过来,和他闲扯了一会儿。

年轻人不安分,商量着几个小伙伴做点什么事情,日子不能就这么不咸不淡地混啊对不对。

这些年春生不在的时候,他们也知道李贵在城里的生意风生水起。

但他们不敢和李贵过招,就等着春生回来了,看能不能通过春生,在李家大门的生意上做点什么事情。

这伙小年轻也是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的,都是在为生活打拚的人。

春生回到小山村的消息,立刻就在这帮发小间炸开了——这下好了,那小子,总算是回来了。

那时候战乱并没有波及到这个偏居一隅的小山村,相比较山外的动荡不安来说,这里还算是比较稳定和安宁。

如果不是后来日本人来了,这伙年轻人,在春生的带领下,依托着李贵的生意,没准真能鼓捣出点什么事情来。

李贵和春生的娘在前方只管负责销售和策划,他们在后方负责生产和供应。

什么好销他们就生产什么,什么赚钱他们就供应什么。

是的,这是一个很好的产业链。

而且,在日本人来之前,这个产业链已经很是有模有样了。

春生和这几个年轻人,通过这个产业链,还真给李贵的生意增色不少,同时他们自己也小赚了一把。

眼看着就成气候了。

结果,日本人来了。

啥也弄不成了。

当然,这是后话。

 

送走了儿时的玩伴,同时也谢绝了堂哥春明留下来和他作伴的想法。

此刻的春生,就想自己静静地思考些什么事情。

想想其实也没什么事。

屋里有些闷,还是院里清凉一些,于是一个人在院里纳凉胡思乱想。

想着想着,就又想到了被二宽两口子扣在头上的那个标签。

愤懑之余,反过来想,也不怪他们这样说自己,自己不就是个不识字的穷小子么?

秀子不计较自己是个不识字的穷小子,要嫁给自己,虽说让自己感动,但是,终究自己也应该配得上秀子才对。

秀子的这份心,究竟是年少之人不知道好歹头脑一热的冲动呢?还是铁了心的要跟自己?时间久了,心智成熟了,秀子还会这般冲动、这般执著地,要跟他这个不识字的穷小子过一辈子吗?

还有,那天,听到秀子娘说出这句话,虽说当时就发了狠心,一定要改变自己,至少不能让他们这样小看了自己。

可是平心而论,怎样改变呢?

不去偷盗抢劫砸明火,有什么营生可以让自己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摘掉头上这顶严重伤害自尊的帽子呢?

难道,终究还是要去县城,傍贵叔这棵大树?

想到这里,春生多少有些为当初自己的选择懊恼。

既然早晚都得傍贵叔这棵大树,真不如一开始就跟了贵叔去城里,那样,自己现在,哪里还会是个“不识字的穷小子”?

那年,如果自己没听那个女孩子的话,没有任性地拒绝贵叔和母亲让自己去城里上学的要求,现如今,穷富先放一边,至少,自己不会是不识字的穷小子。

要知道,读书识字,那可是自己一懂事,就想做的事情呢。

当时,看着秀子的哥哥上学回来的那个神气,羡慕煞了都。

而且,焉知自己如今不是在做着一片很不错的买卖,在城里也人五人六地吆喝着呢,没准,还把春明、振生他们都用了起来做大买卖呢,还用得着现在几个小伙伴在一起计谋。

妈的,不听老人言,果然吃亏在眼前。

古来的话,是有道理的。

不过,当初如果不再去秀子家了,倒是不会有眼前的苦恼了,可是,肯定也就得不到那个女孩子的心了。

自己,是真的好喜欢那个女孩子。

不是现在才喜欢的。

那年秋天,自己第一次见了那个扎羊角辫的女孩子,就喜欢上了。

那些年,那个扎羊角辫的小姑娘,就是他精神上的全部依靠。

没有这个小姑娘的陪伴与慰藉,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度过那段苦难的日子。

所以,那个世间最美好的形象,就是那个扎羊角辫的小姑娘的形象,早已深深印刻在了脑海里。

当年,如果不顾那个小姑娘的死死挽留,一味地为了读书认字而离开了她,哪里,还会有那个小姑娘对他的追随?

感情这东西,真是好生奇怪。

——春生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痴痴地想着。

有时候,一个情字,可以让一个人赴汤蹈火、肝脑涂地而在所不惜。

自己,却是因为一个姑娘,错失了人生中一个很好发展自己的机会,被扣上了一顶那么丢人的帽子。

这么说来,自己当初的选择,究竟是对呢?还是错了?

想到这里,春生头大如斗,有些迷茫。

唉,这世上的事,本来就没有十全十美的。

所谓舍得,有舍才会有得,而有所得,必得有所舍……吧?

 

没容他这么不得要领地继续乱想下去,就听得门口有马车的声音,然后是人声,似乎像是……有娘的声音。

春生立马站起身来,向门口扑去。

“春儿!”

是娘的声音。

春生三步并作两步到了门口,正瞧见娘从车上急急跳下来。

“娘!”

春生两步就跳到了娘的身边,一把扶住了身形有些晃的娘。

娘却是伸出双臂就把儿子抱住了,“春儿,你怎么没去城里啊?”

“嗯,娘,我想您了。”

“想娘你不去城里,这么远回这儿干嘛?”

“嗯,娘……”

春生有些动容,嗓子哽噎,话没说下去。

李贵和张氏也相继下了马车。

李贵一边往门口的树上拴马缰绳,一边看着玉来抱着儿子,不耐烦地催促道:“行了行了,别在门口磨叽了,回家多少话不能说啊?还没吃饭呢都。”

就不能看见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儿子也不行。


责任编辑:清风

[下一篇]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九十五)

[上一篇]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九十七)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