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一百一十六)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一百一十六)
作者:海云千里


116、觉醒

就在艮福要走出去的时候,还是那个外乡人手快,一把抓住了他,“兄弟,慢着!”

等艮福被拉住了,那人说:“报仇也不是你这样子报啊,你这样单枪匹马又缺个考虑,是去送命呢,还是报仇呢?就算杀他几个,又能怎样?你以为咱的仇人就那几个人吗?你以为,就你有深仇大恨吗?再说,光杀几个日本人,不把他们彻底赶出中国去,行吗?”

“那你说咋办?”艮福意味深长地看了对方一眼,反问了句。

听了这人刚才的这席话,艮福心里已经确定,那天手下说的没错,这个人,就是那边的人。

只是此刻,他已经不再把那边的人作为敌人了。

他的敌人是谁,经历了这次事件,他心里已经很明确了。

当时听日本人说的天花乱坠,觉得跟着他们,是在干一件救国救民的很了不起的千秋大事。

不光是他,好几个踌躇满志的同学都进来了。

可是,耳闻目睹这些日本人干的,好像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而且与救国救民的主张更是一点边都沾不上。

不仅沾不上,整个就是在祸国殃民。

而今,自己安分守己的爹娘,招谁惹谁了?竟然也都让害了,而且害他们的手段,更加地不光彩。

所谓事实胜于雄辩,再不觉醒,还是人么?

 

听董艮福主动问起了自己,那个人直接就切入了这次来的正题。

“咋办?仇一定要报!不光你的仇要报,志坤家的仇也要报,咱中国每个家庭的血泪仇都得报,国仇家恨,哪一个不报也不行。不过不能像你那样凭一时的血气就是了。”

“嗯,你看看人家,你老子白供你读了这么多年书了。”路宽数落了艮福两句,又冲那人点点头,“那你说说,这仇怎么个报法?”

“比如说这筷子,”这个志坤的亲戚顺手拿起了一根筷子,“要折断一根,很容易,可是我要把许多筷子捆在一起,凭这双手,还能折断吗?如果咱们所有要报仇的人拧成了一股劲,那力量,可比你董艮福一个人的力量,要强大的多,对吧?

“所以,咱们得把大家都动员起来,组织起来,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拧成一股绳,团结起来共同对付咱们的仇人

“别人可能不知道,艮福你可是比谁都清楚,日本人现在正在势头上,锐利得很呢。咱可不能拿鸡蛋往石头上碰,傻里傻气地去白白送死。咱得配合着在前线打仗的正规军,在后面悄悄地想办法,牵住他们、拖住他们、消耗他们。什么时候把他拖疲了、耗垮了,什么时候就是咱们大反攻、算总账的时候。

“这是在咱的地界上,又不是在他们的日本岛。要论耗,他能耗得过咱们不?

“咱老百姓,不是当兵打仗的军人,不能真刀真枪地去战场上跟小鬼子干仗。咱来明的不行,暗的行不行?咱不能明着跟他们干,但咱可以用咱的方式,支援前线的将士打仗啊咱也可以用咱们的方式,在后方蚂蚁啃骨头地消灭他们,对不对?

“只有把做恶多端的侵略者鬼子兵打残了、打怕了、打跑了,咱老百姓才可能有好日子过。不然,国无宁日,家无宁日,艮福你就算以你一条命,那怕多杀几个日本人又有多大意义?”

说到最后,这个被艮福认定为“那边的人”,又语重心长地说: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这话,别人懂不懂,艮福你是读书人,你懂得。这报仇的事可不是热血上涌心血来潮当下就能去办好的事,也不是哪一个人哪一家就能做到的事情。

“日本人,现在要灭的,不仅是你董艮福的家,也不仅是他董志坤的家。他要灭的,是咱们整个的中华民族,是咱们的国家。咱这仇,是国仇,咱这恨,是国恨。

“咱这国家都要让人家给灭了,咱特么都是亡国奴。一个亡国奴,日子还能好到哪去?

“所以说,报仇雪恨、保家卫国可不光是你董艮福一个人的事情,也不是三天两早晨就能解决的事情。这应该是每一个中国人的事情,是咱们国家今后相当一个时期内的主要事情。所以咱得从长计议,从大处计议大家伙都动员起来,这事就好办了。”

嗯,在理儿。”董路宽听了这人一席话,点了点头。

路宽虽是务农的粗人,但和自己的兄弟一样,也是读过两年私塾认得几个字的人。

虽不及李贵书读的多,但这人也是大道理一点就通的人。

这个外乡人一席话,路宽自然就晓知利害了,也知道这人不是个普通老百姓。在赞赏人家的同时,又忍不住冲自己的侄子骂道:

“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真是枉费了读书人这个名号。”

怎么看着自己的侄子都不顺眼。

“咳,老哥,话可不能这么说,艮福当这个差,也不过是为了生活罢了。你看那些当皇协军的,死心踏地的,其实也没几个,不过是混口饭吃而已。可别把这些人一棒子打死。再说,真能在警备队弄个一官半职,也不是坏事啊。”

说着,那人又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行了,别再挖苦我了,现如今我也不想穿这身狗皮了。你说的这大道理我也懂,从今后我不会再像从前一样傻不拉的跟着他们跑了。我爹娘都让他们害了,我还跟着他们干个什么劲啊?”

此刻的艮福,脸上写满了惆怅、沮丧和羞愧,臊眉耷耳地低着头。

“不干也好,省得让乡亲们看咱家笑话。”路宽愤愤地说。

就觉得自己的侄子在日本人那里做事,是天大的耻辱,辱没了八辈儿祖宗似的。

尤其是自己的兄弟和弟媳,又是这样死的。

[下一篇]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一百一十五)

[下一篇]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一百一十七)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