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一百三十)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一百三十)
作者:海云千里

第130章、天,他们……夫妻?

看秀子这样,春生哪里还会放过她,“说!什么事?不说今晚回家就把你做了。”

“别、别、别,其实也没啥事,瞎说着玩的。”

“不信,没啥事这么神神道道的?你要不说,今晚等你睡着了,我就跑你屋睡觉,然后……”春生说着,脸上也挂着危险的坏笑。

“没、没、没,真没事,回家吧。”秀子越发地不敢讲了,那样的事,怎么能乱讲呢。

“说不说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做了你?”

春生的好奇心真的被勾上来了,一边吓唬秀子,一边真的抱住她的身体,并紧紧贴住自己的……。

感受一下,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秀子一边挣脱,一边告饶,“好好、我说,你先放开我。”

“不放,说了才放。”春生更紧地按着她的身体。

“真没啥事,你放开我啊,放开我真的告诉你。”

挣脱了春生的束缚,秀子才说:“其实也可能是我多心了,我感觉,贵叔……怎么对婶子有点……那样?”

说这话时,秀子做出了时刻准备跑的姿态,眼睛一刻不离地盯着春生的反应。

这样的事,怎么能乱讲呢,别把这小子惹毛了。

哪个儿子,对自己的母亲,不是圣母一样看待?怎么能够容许他人对母亲的圣洁玷污?

 

时刻准备溜之大吉的秀子,并没等来春生的炸毛,似乎这傻小子没听懂秀子的所指。

“那样……哪样?”

秀子翻了翻白眼,没听懂?

“算了。”秀子扭身往前走去。

“别啊,你刚才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是我多心了。”

“不行,你不说清,今天就没完,到底说什么呢这是?”春生拦住了秀子。

“就是……就是……哎呀,就是……感觉贵叔有些和婶子太……太……那样,”怎么表述呢,这种难以启齿的事,“太……亲近了些。”

春生一听这话,脸立时垮了下来,以为啥事呢……

什么?贵叔和娘的事,秀子,不知道?

“哼,这有什么奇怪的?他们俩,不亲近才怪呢。”春生不屑地撇了撇嘴。

那么大岁数了都,连春生自己,都觉得替他们丢人,比年轻人……还黏糊,真没出息啊。

秀子吃了一惊,“不是啊,感觉贵叔……像是看上婶子了呢。”

嘴里这么说,秀子心里却很忐忑,怎么感觉自己这是在给人家挑事呢?

女人天生就爱八卦,但是这八卦,还真有点那个。

这是在给人家的亲生母亲上颜色呢,这小子……不会把自己撕了吧?

对于李贵和玉来的关系,秀子显然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邪门,这么多年,她和春生那么好,竟然,连这事,都不知道。

“哼,”春生仍然是那幅欠奉的神态,“岂止是看上了呢,我在他们俩面前,简直就是个多余。”

多余,就是多余!

那颗受伤的心啊,一想这事就心酸。

秀子:“……”

这下,轮到秀子张大了嘴巴冒热气,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自己的母亲勾搭别的男人,也或者被别的男人勾搭,这种事情,总归不光彩,作儿子的,也能接受?

这什么儿子?

秀子看春生的眼光开始有些异样,怎么是个这人啊?

这儿子做的,也太……那个了吧。

 

之前,并没有人告诉过她,那两人压根就是两口子。

玉来只在那一年去过秀子家一次,之后再没去过。

当时秀子还是个孩子,哪里会懂得这层关系?况且那时候玉来去的时候,虽然两人开始你情我愿的在一起,但严格说还不是两口子。

看着秀子一脸的懵圈,春生噗嗤笑了,“他们是两口子!”

“啊?!怎么……会是……两口子?那你……”

秀子大吃一惊,一个一个的问题开始在脑海里咕嘟咕嘟往外冒泡。

“我什么?”春生两手一摊,好像这事压根与他没关系。

“那你……怎么不叫贵叔……爹?”

“我为什么要叫……爹?”

“你不说他们俩是、两口子么?那个是你的娘,这个当然应该是……噢,不对……哦,对。”

突然想起,前两天在自己家的时候,贵叔说来着,春生是他早些年认下的儿子。而且他还以贵叔儿子的名义,参加自己父母的葬礼呢。

原来是这种儿子啊。

秀子心里开始嘀咕,既然与贵叔有这么一层关系,为什么当年还把他送去那么远?

去他们家揽活,是他不听贵叔的话被发配么?

而且,是不是,自己的爹娘也不知道啊?不然,怎么从来没听爹娘说起过啊?

既是两口子,春生的娘为什么不在贵叔家住呢?

……

天啊!他们,竟然是……夫妻——秀子还在吃惊这件、在她看来简直是逆天的事情。

[下一篇]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一百二十九)

[上一篇]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一百三十一)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