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天台山上野花香
天台山上野花香
作者:吕瑞杭

“啊,真香。”一阵阵犹如茉莉花的香味沁人心脾。途经石柱山直扑天台上的路上开着细小不起眼的野花兀自散发着花香,吸引着一群驴友一路荆棘,穿行其中,尽情欣赏。

周日,天空像一张阴沉的脸,好像酝酿着一阵大雨。眼下正值北方的主汛期,驴友们格外小心,甄大哥提议去石柱山吧,下雨可退,雨停可进,进退自如。

车行至石柱山脚下,天空似乎明朗了一些,看来一时半时还不下雨。刘大哥建议从石柱山顶峰奔天台山,那里或许天高云淡。

山路上,花香相伴,野果相随。驴友们愉快到达石柱山顶峰,红彤彤的山丹花开在悬崖峭壁,诱惑着我们谨慎前行、抓拍。从石柱山顶峰到天台山,洁白的野花一路相伴,一簇簇,一枝枝,散发着诱人的花香,像是专为我们而开,专为我们而香。山顶的一路荆棘挡不住我们闻香前进的脚步。

天台山主峰位于临城县。我们从赞皇县石柱山穿行算是捡了一条近路。五谷仓是我们首先进入的一个景区。这里曾经留下了美丽的传说。很久以前,天上出现了十个太阳,像一串火轮,一齐在天空中运行。只晒得大地焦热,禾草枯干。大旱让百姓苦不堪言。玉皇大帝派杨二郎用两座大山把九个太阳压住。杨二郎奉命,用一副扁担挑起两座大山,匆匆出发,路过天台山时,两座大山忽然从扁担上脱落,压毁了无数良田。这下更糟了,老百姓焚香跪拜,恳求杨二郎把大山移走。二郎说:“山移不走了,送给你们五个粮仓吧。今后遇到灾荒,只管来仓里取粮。”说吧,用手在天台山东侧捏起五个粮囤。那粮囤酷似农家用荆条编制的粮囤。他在五个粮囤里装满粮食,一囤盛的是小麦,一囤盛的是小米,一囤盛的是黍稷,一囤盛的是稻谷,一囤盛的是杂粮,所以取名“五谷仓”。

传说归传说,这里的五个山丘确实像五个粮仓,高高的,圆顶,分布错落有致。与山下的村庄遥相呼应,诉说着人们心中的美好与希冀。

连接五谷仓的钢制旋转楼梯不时发出“叮叮咚咚”的响声,络绎不绝的游客踩踏楼梯声,声声入耳。连接旋转楼梯的木梯木廊显得粗壮有力,外面缠绕着红花绿叶,像迎亲的一道道拱门。居五谷仓山顶,俯视众山皆小。望远处人车如蚁,盘山路如一条白线在绿林中缠绕。

下五谷仓至一线天脚下。时近中午,路人的一根香肠味勾起我们的食欲。

餐间,十几个人席地而坐,打开午餐包,香味满山飞。驴友们纷纷奉献出自己的美味食物。油条、黄瓜、炒豆角、炒饼、鸡蛋在你我之间传递着、品尝着,绝不亚于一桌丰盛的午餐。席间还传递着各家的做饭“妙招”,让我们这些“吃货”直吞口水。腹中有了“垫底”,话匣子打开了,驴友们谈论着本周的工作热点、政事、国际风云变幻等无所不谈。一群驴友享受着几家人的欢乐,不是一家胜似一家。

饭毕。吊床里、树荫下成了我们午休的阵地。“呼噜、呼噜”的打鼾声不绝于耳,有忙着聊天发朋友圈的,也有私下看视频的,各取所好。只有树上那些不知疲倦的知了在漫无边际地唱着,独享高空的一片天。树梢上,不时有飞鸟飞过,叽叽喳喳,声音悠扬婉转。

“蓝牙连接成功。”不知道是谁悄悄地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小音箱,唤醒了那些歌迷、戏迷。一曲《我爱你,塞北的雪》,给炎炎夏日降了温。一首首动听的歌曲吸引着其他游客驻足欣赏。时而发出“好、好”的喝彩声,时而鼓掌呐喊,时而小声吟唱,把“山涧音乐会”推向了高潮。几位棋迷也不甘示弱,在地上围着一盘象棋东挡西杀,只杀得天昏地暗,喊声如雷,把几位路过的小朋友吓了一跳。

归途中,一线天栈道让人胆战心惊。百米高的峭壁直插云霄。中间仅有两米宽的栈道镶嵌,斜插于山体。尽管有栏杆保护,胆小的王大哥依然打哆嗦,直呼“慢些,危险。”

一线天,高、险、陡,让人叹为观止。一线天高,高耸入云,仿佛手可摘星辰,一眼望去,弯弯曲曲,望不到尽头。一线天险,险处摇摇欲坠,几乎不可攀越,有时仅容一人穿越,还需弯腰低头。一线天陡,陡峭处近似于直上直下,攀岩者捏一把汗是常事,有时还需几人相扶而上。

天台山上景色美,让人欢喜让人忧。喜的是左右迷途常常峰回路转;忧的是胆小的人需小心翼翼,稍有不慎,魂飞魄散。

赵大哥折回几枝洁白的花,嗅着花香,沉醉了许久,又把这散发着幽香的花枝分给几位友人。“送人玫瑰,手留余香”也莫过如此吧。

登天台山,享受了美好,饱尝了醉人的花香,也算是一种意外收获吧。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西山灵秀,芍药花开

[上一篇] 第一届“香公杯”乡愁诗文大赛初选入围作品‖齐栋修《童年的枣树林》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